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L綱】潛藏-4






ALL綱
 
章之四 潛入
 
 
 
「哇!這裡也太豪華了吧!」
 
「光這走廊就好幾公尺了耶。」
 
褐髮青年正走在一群人的後方,聽著前面不知重複多少次的說辭,慵懶的打個哈欠,他實在不明白這宅子到底哪裡豪華了,到今天早上為止,他所住的地方根本不是單單的“豪華”兩個字可以形容的,就佔地來說,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你能想像光是從二樓走到一樓就得花個三十分鐘了?
 
「到了各位,請你們先在這裡等著,等下叫到名字就進去。」領頭的男子收起腳步,停在一間看似是會議室的門前,禮貌的請這群人坐在牆邊一排排的木椅上,褐髮青年也收起睡意,挑了最旁邊的位置坐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已經叫了好幾個人進去,但偏偏就是叫不到自己,而且那些進去後的人就沒有在出來過,褐髮青年發現在外跟自己一樣還沒被叫到的人,一部分開始緊張起來,另一部分則是氣定神閒的樣子,他也屬後者。
 
「羅爾斯‧沙瓦達。」
 
整整一小時,終於叫熟悉的名詞──是自己的名字,站起身環看週遭,身旁早就沒有半個人影,因為他是最後一個,雖然一開始還能悠閒的欣賞每個人走進會議室的表情,可是看久了還是會膩的!尤其都是一些中年大叔,最年輕大概就是自己了吧?看著身旁的人一個個走進去,卻遲遲輪不到自己的感覺實在不好,好運之神似乎從來不想跟他打交道,『喔!不是不想,是不屑!』羅爾斯想。
 
握緊門把一轉,先看到的是一張單人座沙發,沙發對面則坐了四個中年男子。
 
「請坐!」由羅爾斯的角度來看,左邊數來第二位有著墨綠髮色的男人開口。
 
這種極像在大公司應徵工作才會出現的場面,羅爾斯似乎是相當習慣,挂起淡淡的微笑,輕盈的邁出腳步,及肩的褐色長髮隨之動作在身後擺蕩,舉手投足可說是高雅大方,還帶點不容冒犯的壓迫感,跟方才的前幾個人完全不同,這是四名中年男子的內心評語。
 
貌似是看傻了眼,四名男子直盯著褐髮青年瞧,羅爾斯故意『咳』了一聲,將眼前的人從恍神中拉回現實,注意到自己失態的四人將眼神移往旁邊不在直盯著青年,「你是羅爾斯‧沙瓦達吧?」開口者仍是有著墨綠髮色的男子。
 
「是的。」微笑持續。
 
雖然他很想告訴眼前這個青年別在那樣笑,不然等會就會有不知名的紅色液體從鼻間流下,但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你之前是待在第五分部的?」由於第四分部爆炸的事件造成不小的傷害,所以彭哥列第三分部這次所接應過來的人幾乎都是第四分部的人員,對於是第五分部調過來的羅爾斯感到一絲疑惑。
 
「是,但原本我是要調到第四分部的,只是不幸發生那種事。」
 
男子若有所思的打量下羅爾斯,彭哥列的分部也是有層級的,數字越小代表越高級,所做的工作內容就更為機密,越大則反之,而能親自接到首領命令的除了總部人員外,就只有第一、二分部的少數幾名高級成員,從剛剛青年的姿態以及壓迫來看,不應該是待在第五分部,反到像是第一分部的人員。
 
望了望手邊的資料,的確,第五分部支部長給得評價也很不錯,所以才打算將他調到第四分部,像是肯定青年,墨綠髮色的男子輕頷了首,其他的三名男子也給予了個肯定的眼神。
 
「很好,羅爾斯先生,請你去那邊的會議室。」指了後面的門,要青年過去。
 
 
 
羅爾斯將門開啟,這才知道原來之前的人都到這裡來了,難怪在外面都沒人走出來……
 
比剛才更大的空間,座椅像戲院般排列,層層向上,全部面向前方的的一個大螢幕,「這裡應該是集合用的會議室吧……」羅爾斯快速的看了一圈,走到前方來,挑了個空位坐下。
 
 
安靜……
 
不…應該是死寂……
 
不像在進入審核身分前,一群人還興高采烈的談論著這宅子的偌大豪華,沒人再出過聲音,使得氣氛凝重到彷彿可以壓死人,特別是在一個空間裡。
 
……是不安嗎?
 
意識到以後要在這裡生存下去而感到恐懼?對於未來……
 
害怕同樣的事情再次重演?
 
害怕同伴像隻脆弱的螻蟻般被奪去生命?
 
害怕自己也會落得此下場?
 
在這……黑手黨的世界?
 
 
思緒無法停止,像是在嘲笑自己般,聲音無情的回蕩在腦中,非常清晰,「呼……」輕嘆了一口氣,『現在不是在想這種事的時候啊……』晃了下腦袋,使精神重新集中,提醒著自己別忘了重要的事情了。
 
羅爾斯裝作休息樣,不動聲色的觀察每一個人,找到鎖定的目標時,瞳孔不太明顯的小幅度縮放,心臟似乎也漏跳了那麼一下。
 
從心底深處好像有什麼在翻騰……
 
不可以……
 
現在……還不可以……
 
 
「喀喳!」在安靜的環境中,連開門聲都顯得響亮,成功的把青年的注意力移轉。
 
剛剛的四名男子走向大螢幕所在的講台,氣氛也稍稍回溫了點,墨綠髮色的男子調了調麥克風,準備等下的發言,審核時也都是這個男子在審問,不太可能是支部長,不過在這四人中他的身分是比較大的,這是羅爾斯可以確定的事。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卡爾‧亨利,是第三支部的人事部長。」
 
人事部長?那麼就是意味著以後我們將由他來管理了……
 
「在場的各位將在這工作,稍後會有人將各自的工作內容送上以及關於第三分部的運作模式。」
 
「在此,你們將重新發誓,對於彭哥列十代首領的絶對忠誠。」
 
右手提放到左胸,閉上眼,按著心跳的律動,默念著那不容許被玷汙的詞句,這便是黑手黨一貫的習俗,藉著手的觸感,暗示著性命也必須奉上,給他們的首領。
 
只知道“彭哥列十代首領”的名詞便包含了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必須交給這個名為“彭哥列十代首領”的人,連面都沒見過,甚至是連名字都不能提起,重要的性命就這樣一並交了出去……
 
簡直是……無上的諷刺……
 
 
 
終於結束了那令自己心煩的儀式和說明,跟著其他工作人員的帶領,來到休息室,以後,這裡就是屬於自己的房間、要在這裡工作,羅爾斯將行李隨便整理下,就將身體整個倒向雪白的床上,望著天花板呆滯了一會,心裡的寂寞慢慢的湧出,像是忍耐到一個極限般,一股腦的將臉埋至枕頭裡。
 
 
「明明才離開不久的說……」
 
卻好想見大家啊……
 
怎麼會那麼沉重?喘不過氣來了……
 
尤其是那個儀式……
 
 
 
 
「其實這才是你最不想讓我來的原因吧……里包恩?」
 
 
 
 
 
 
 
 
 
 
 
 
 
 
 
 
 
TBC
 
 
 
 
 
 
嗚阿!我終於來更新啦~(灑花),最近一直過著痛苦的暑輔生活。
 
話說這篇也很沉阿……“潛藏”是來讓我沉的嗎?
 
聰明的人應該知道羅爾斯是誰吧?整篇幾乎都是他所構成的呢XD根本是內心戲了嘛!
 
 
希望滿意ˇ
 
本篇字數:2300 (非常剛好ˇ)
 
 
謝謝─點閱ˇ
 
 
以上ˇ
 
 
SEROKA   2008.8.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