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L綱】潛藏-5





ALL綱
 
 
章之五 工作
 
 
 
「哈啊啊~」小嘴張得大大的,用力的打個呵欠,可說是毫無形象可言,若是被平日的教師給看到了,肯定又是一陣槍亂打,但現在他的教師不在,而自己也身處外地,在加上他正在房間內所以無所謂,「累死我了….」無奈的摸上那及肩的長髮,羅爾斯慵懶的從床上爬起,打算去梳洗。
 
昨天一整天,光是要記起第三分部的路線圖以及相關的運作模式就以已經夠他累的了,另外還要擔心自家那幾個天然災害有沒有安分的在工作,不……沒有認真的工作也沒關係,只要不破壞東西就該偷笑了,在偶爾應付一下里包恩和XANXUS大哥打過來分明跟工作毫無關連的騷擾電話,更誇張的是當前方的工作人員在介紹各個辦公室的時候,一堆中年男子不斷的問自己的名字和電話號碼,好在都打發掉了,不然現在手機一定響不停。
 
「咕~嚕嚕」從肚子裡發出響亮的聲音剛好打斷了昨天的回憶,羅爾斯皺起眉頭,「去吃早餐吧……」望了一眼鏡子中的自己,確定都打理好後拎起掛在椅上的西裝外套便離開房門,當然目的地是第三分部的餐廳,若不好好補充接下來一天所需的營養,怎麼會有體力去應付那些煩死人的蒼……呃,工作,那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早安,羅爾斯。」
 
「您也早安,亨利部長。」幸虧自己算是起得早,餐廳裡沒有太多人潮,恰巧遇到亨利部長,至少他不會像那群蒼蠅一樣來騷擾自己。
 
「別那麼客氣,直接叫我卡爾就好,其他人也都是這樣叫我的。」
 
「是的,卡爾先生。」
 
這並非是一個人的謙虛,只是卡爾不喜歡這種身分上的差別而對自己恭敬,那樣會顯得疏遠,身為下屬理當是要對上司尊敬,直呼上司的名字是很不禮貌的,但那加諸在身上的地位名稱,只會提醒著自己所必須擔負的責任,羅爾斯也能切身的體會到這種壓力,所以也沒有多餘的反駁,況且卡爾這個人的為人的確令自己感到不錯,就現在而言。
 
「等下的工作清楚了吧?」
 
「是。」
 
「對了,這次我會跟你們去。」
 
「咦?」堂堂的人事部長也要跟著?
 
雖然這樣擺明了是不信任原先的第四分部的員工,但是這裡可是黑手黨,什麼時候會被身旁的夥伴反將一軍,這誰都不能保證。
 
「我先走了……你慢慢用。」
 
「好的。」
 
 
 
結束了算是愉快的早餐時光,羅爾斯現在正走在大街上,除了卡爾,身旁還有數名昨日見過卻不知其名的工作夥伴,正確的說,應該是他們都向自己報過姓名,只是記不起來罷了。
 
身穿黑西裝的一群人在逛大街,對南義大利的居民來說,可說是見怪不怪,他們都很清楚,這是彭哥列的成員們例行的巡視街坊,這裡是彭哥列的地盤,為了卻保障不讓其他家族的人來鬧事,也算是一種宣示主權的意味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是為了保護這裡的居民才這麼做的,但是也不會有人親切的過來來打招呼,甚至是他們經過的時候刻意避開,究其原因,也只是因為……
 
黑手黨就是黑手黨。
 
 
 
羅爾斯對於居民這樣的行為,感到有點不適,或者說有些……失落感?畢竟他從來沒有做過巡視街坊這種事,就算他想做也不行,一定會被他的教師和那群天然災害轟個狗血淋頭,說什麼「巡視街坊這種工作還用不著你親自去,嫌你桌上的那疊文件太少了是不是?」、「什麼?您要去巡街?萬萬不可啊~這樣太危險了,萬一身分被……绝對不可以啊!」、「體力太好了沒地方發揮?那麼我們先來一點刺激的運動,屆時你在去也不遲。」
 
到時候就下不了床了!你要我怎麼去啊?
 
羅爾斯想到這裡不禁狠狠的來個吐嘈,臉上還不爭氣的紅了一半,猛搖著頭想要把腦中的畫面給揮去,一個黑髮男子身上散發著濃厚的殺氣,將手中握著的銀色長拐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說多恐怖就多恐怖。
 
「你怎麼了?」卡爾注意到羅爾斯臉上一下紅一下青的,是不是在緊張?
 
「啊?沒、沒什麼啦!」憨笑了一下,覺得自己永遠也改不了愛吐嘈的習慣。
 
繼續巡街的工作,西西里的大街稱得上是直的,用不著拐彎,一路這樣走下來根本像是在散步,不像在工作,看著居民的日常活動,婦女們聚在一起閒聊、孩子們在大街上嘻鬧發出的笑聲、幾個男人坐在樹下談論著時事……一切,都很和平。
 
想想自己若不是遇到里包恩,現在他的生活也應該是如此,當個小小的上班族,薪水不高也無所謂,過著簡單又普通的日子……但又有多少人羨慕自己現在所擁有的金錢、權力、地位,只要一聲令下所有想要的東西都會擺在眼前?
 
默默的在心裡嘆口氣,羅爾斯想巡街也巡得差不多了,他們目前已經在街尾,也該回去了,「碰!」突然從前面不遠處傳來槍聲和人們的尖叫,卡爾和羅爾斯一群人立刻衝向前去。
 
同樣穿著黑西裝的一群人正拿著槍在威嚇兩旁的小攤販,似乎有人重彈,地上到處是血跡斑斑,一旁的婦女放聲尖叫和孩子的哭泣聲傳入羅爾斯耳裡。
 
「你們在幹什麼,這裡是彭哥列的地盤!」卡爾怒吼。
 
「我們怎會不知道這裡是彭哥列的勢力範圍?哪敢亂來?只是這裡的居民好像對我們很不友善呢?」一個右臉上有著長長的傷疤,站在眾人前面用著輕挑的語氣說著,大概就是那群人的老大。
 
「說,你們是哪個家族的?」
 
「別激動嘛,我們是梅蒂洛斯家族的,首領要我們來給彭哥列問好。」
 
聽到“梅蒂洛斯”這個詞時,羅爾斯的心臟好像被人重重的壓了一下,身體的血液似乎在沸騰,握緊了拳頭,殊不知用力程度連指節都發白了。
 
「你們小心!」
 
卡爾的大喊,讓羅爾斯恢復了清醒,也注意到那群黑衣人已經將槍架好,準備掃射這邊。
 
對方毫不留情的往卡爾一群人的方向掃射,羅爾斯輕巧的避開了往臉上打來的子彈,但由於突如其來的攻擊,讓人措手不及,在卡爾左邊的一個同伴被打到大腿,因而跪了下去,這種情形很危險,對方一定會趁亂開槍。
 
要用嗎?
 
羅爾斯伸手握住口袋裡的手套,卻又立刻放棄此念頭,快速的衝向梅蒂洛斯的人。
 
「羅爾斯,不可以!危險啊……」
 
卡爾見羅爾斯空手赤拳的往敵方衝,腦中只浮現青年被亂槍掃射的畫面,怎料,羅爾斯一個翻身躲過往自己來的子彈,右手為支撐點往順時針方向一轉,一腳踢中剛才開槍的的男人,男人應聲倒地,其餘的人先是一愣,卻又立刻往羅爾斯開槍,「臭小子!去死吧!」又是一個乾淨俐落的轉身,羅爾斯消失在眾人面前,「奇怪!那傢伙在哪裡?」
 
「太慢了,你們。」聲音是從後方傳來,當要轉過頭時已經來不及了,一記俐落的手刀打在男人的後頸,一聲哀鳴從男人嘴裡溢出後,便昏厥過去。
 
見老大已經倒地,讓其他同夥不敢輕舉亂動,卡爾和其他彭哥列的人也掏出手槍擺好了架式,知道在打下去一定是自己這邊不利,梅蒂洛斯的人員背起倒地的兩個男人往小路逃跑。
 
「呼,你沒事吧?」卡爾放下槍,擔心的詢問羅爾斯。
 
「啊啊,沒事啊!」拍拍手中的灰塵,一副輕鬆的樣子。
 
羅爾斯走向方才重彈的同伴身邊,從口袋中摸出一條手帕,將一直流血的傷口堵住,又摸出另一條將傷口綁好。
 
「這樣就先不必擔心會細菌會感染了,回去後在做治療吧。」想想自家某個愛吃糖的孩子,常常被炸彈攻擊,弄得身上到處是傷,自己總是拿起手帕幫他把傷口包好,沒想到這個習慣現在也用得到。
 
「不好意思啊……」傷患對著青年一笑表示謝意。
 
「不會,小事而已……卡爾先生,剛剛的人……」
 
「他們是梅蒂洛斯的人,最近老是常來鬧事,因為你們在這裡也算是新人,所以我才會跟著來。」
 
「……」
 
……最近?居然有這種事?還以為他們只是突然攻擊第四分部罷了,沒想到這裡……早就在對彭哥列示威了吧?
 
我…根本就不知道…難道第三分部沒有傳消息來總部嗎?
 
不……八成是里包恩或者那幾個傢伙把消息壓下不讓我知道吧?
 
 
「羅爾斯?」
 
「啊?怎麼了嗎?」
 
「你好像很習慣這種場面?身手很強啊……也不會畏縮。」
 
「呃…這個……沒有啦,在第五分部時常常被訓練……」習慣?根本就是家常便飯了嘛?每天被人拿槍亂轟可不是轟假的咧,若不隨時隨地提高警覺,搞不好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卡爾從昨天第一次審核羅爾斯的時候,就覺得他跟其他人不同,只是沒想到這樣一個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能輕鬆面對這種只要一個毫不留神就會斃命的爭鬥。
 
「為什麼不拔槍?……你有帶槍吧?」
 
「……我害怕開槍的……感覺。」毫無猶豫的回答。
 
這下卡爾可真搞糊塗了,別人拿槍往自己打不怕,反而害怕開槍打人,又何況是敵人?
 
「你真不適合黑手黨。」這是卡爾的真心話。
 
「哈哈,我常常被這麼說呢……」苦笑。
 
處理好受傷的居民,加上有受傷的夥伴,卡爾一夥人便回第三分部。
 
 
 
 
 
「我覺得他很不錯,要不要將他調到外務部?」
 
「但他才剛進來而已,卡爾,你在觀察一下吧?」卡爾正待在外務部門裡,跟他說話的是外務部門的部長。
 
「啊……說得是呢,而且也應該問問他本人的意見。」突然發覺自己有點操之過急,不好意思的搔搔頭。
 
「你老毛病又犯了,一發現有好人才就這樣……」
 
是啊……他可從來沒見過一個青年能有那麼俐落的身手,豪不畏懼的眼神,而且……身為黑手黨居然害怕開槍?這該說是溫柔抑或是軟弱,以後一定會有一番作為吧?
 
「好吧,我去問問羅爾斯有沒有意願去外務部。」
 
「人大概在餐廳吧?現在已經是晚餐時間了。」
 
「喔,好。」
 
 
 
 
 
在第三分部的後院,種植了許多矮叢,腹地廣大,白天被用來當做訓練場,一到晚上卻空無一人,只能靠著月亮微微的光芒才看得到路,尤其是晚餐時間,根本不會有人來,但此時卻出現了一抹黑色的人影。
 
「這裡應該不會有人來吧?」羅爾斯像是安慰自己般唸著。
 
本來想打個電話好好詢問在總部那幾個天殺的傢伙,不料老是有人來敲自己房門來打擾,說什麼一起吃晚餐之類的……真是夠了!只好跑到這裡了……
 
拿出手機,按了一個鍵,「里包恩嗎?……是我。」
 
 
 
 
 
「你們有沒有看到羅爾斯?」
 
「嗯……沒有耶,怎麼了嗎?卡爾先生?」
 
卡爾先去了房間,但敲門卻沒人回應,跑到餐廳也沒有羅爾斯的蹤影,只好問今早一起巡街的人員。
 
「我好像有看到他往訓練場那裡走的樣子……」坐在另一邊的男子說道,現在想想,他好像還走的很急呢?
 
「訓練場?…好,我知道了,打擾了。」
 
 
卡爾往訓練場走去,「這種時候去訓練場做什麼啊?」撥開一叢雜草,從不遠處傳來說話聲,便往聲音發源地走。
 
「你該不會早就知道梅蒂洛斯在第三分部附近的馬蘭大街有動作了吧?」
 
……這聲音,是羅爾斯……
 
卡爾察覺到聲音的主人是誰,不在往前進,躲靠在一旁的矮叢。
 
「獄寺他們也知道吧?是你不讓他們告訴我的是不是?」
 
……跟早上的氣勢差好多,現在的他就像是昨日審核的樣子,不太一樣的是壓迫感上升了……
 
「里包恩,你到底瞞了我多少事?」
 
里包恩……?是門外顧問的那個里包恩大人嗎?
 
卡爾覺得羅爾斯是個很有禮貌的人,沒經過同意應該不會直呼上司的名,而且還像是再責備對方?又里包恩是彭哥列第二把交椅,怎麼會跟一個支部的小小基層人員說話?
 
真是奇怪……
 
「算了……反正你跟他們都是一個樣……我自己會去查個明白,你可別跟過來啊!否則你們就去找第十一代首領!」
 
什麼!十一代首領?
 
「……喂!里包恩你別亂開槍啊!這個月的經費已經沒多的了!……別在從我這扣,我這裡也沒多餘的了……好好,我知道,我會小心的,到是你那邊可別讓他們發現我在第三分部!……」羅爾斯嘆了一口氣,把手機切斷。
 
發現羅爾斯在這裡?怎麼回事?他不是第五分部調來的嗎?而且還有第五分部長的簽章?
 
卡爾猶豫著要不要趁羅爾斯還沒發現自己的時候,趕快掉頭回去。
 
 
「……好了,請你出來吧,我知道你在那裡,卡爾先生。」
 
羅爾斯慢慢轉過身來,卡爾嚇了一跳,發現眼前的人沒了早上那溫柔的微笑,取而代之是嚴肅的面容,眼神留露著冰冷,尤其加上微弱的月光只能看出清楚半邊臉,身上散發著比剛剛更為強大的壓迫感,簡直判若兩人。
 
……動不了……手腳不聽使喚……
 
羅爾斯見卡爾沒有動作,便往他的方向走。
 
見羅爾斯一步一步逼近自己,對方身上的壓迫快壓得他喘不過氣來,一滴汗珠從額角滑落,「你……你不是第五分部的人……你、你是誰……?」
 
「看樣子剛才的對話都聽到了吧?……算了,抱歉,我好像嚇到你了。」見卡爾似乎很緊張的樣子,羅爾斯才注意到自己氣勢太超過了,臉上又重新挂起淡淡的微笑。
 
「冷靜點聽我說……」卡爾似乎還是沒放鬆警戒,羅爾斯只好停住腳步,「接下來的事情可別跟人說啊……」
 
 
 
 
「我是澤田綱吉,你們彭哥列的第十代首領。」
 
 
 
 
 
 
 
 
 
 
 
 
 
 
 
 
 
 
 
 
 
 
 
 
 
 
TBC
 
 
 
 
 
 
 
 
 
 
XD剛好停在這裡XD似乎很吊人胃口呢?(被巴)
 
小綱吉的名字終於寫出來了XDDD最後一段似乎讓綱吉有“攻”的氣勢?(遭拐&三叉戟外加亂槍打爆)
 
中間的那一段寫得很開心,尤其是雲雀的那句「體力太好了沒地方發揮?那麼我們先來一點刺激的運動,屆時你在去也不遲。」我邊笑邊打XDDDD(滾地)
 
有沒有人想要接下來怎麼發展?歡迎到會客室跟我聊XD
 
最近想要在開系列連載文(像王騎那樣),可是沒什麼好靈感阿……有沒有人可以提供有趣的意見阿?(嫌坑太少是不是阿你!先去填坑阿!)
 
 
 
本篇字數:4677 (超級爆字數XD)←基本上在加這段廢言就破5000了XD
 
謝謝─點閱
 
 
SEROKA   2008.8.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