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L綱】潛藏-7





ALL綱
 
 
章之七 契機
 
 
 
暴風雨──這是綱吉離開總部第四天的時,獄寺的心情寫照。
 
綱吉不曾像這樣不帶任何一名守護者或巴利安的成員踏出總部,他很擔心,他擔心首領的安危,也擔心是否首領是因為還在生氣,所以變相的在處罰他們。
 
獄寺搖搖頭,否決了後者的猜疑,綱吉不是這樣的個性,生氣歸生氣,但絕對不會這樣對待他們的。
 
十代首領說是視察……但是也太久了吧?
 
還希望我們不要找他……
 
可是,里包恩先生說過幾天就會回來的……
 
「啊啊!十代首領您在哪裡啊!!」獄寺終於忍不住大喊,完全不顧自己正在走廊上。
 
「你在幹麻啊?獄寺?」
 
一道人聲突然從背後傳來,令獄寺愣了一下,但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並沒有特地轉過頭。
 
「…哼…不關你的事……肩胛骨。」
 
見眼前的人還是不願轉過頭面對自己,山本只好往繼續往前走,想想這幾天獄寺也三不五時就像這樣莫名其妙的大喊「十代首領您在哪裡啊?」,雖然不是不能體會他的心情,但也不行這樣下去。
 
「……我們去調查阿綱在哪吧!」經過獄寺身旁時,山本以極小的音量說,卻也成功的讓獄寺把頭轉向自己。「你…這樣是對十代首領不敬!」這念頭獄寺想過不下百次,也曾經偷偷行動過,但是卻被里包恩給制止。
 
「你不想知道阿綱人在哪裡嗎?」
 
「……」真是廢話,要是不想知道,他還用得著抱頭大喊嗎?
 
「雲雀昨天已經行動了……可是就在剛才被XANXUS和里包恩阻止。」山本依舊維持著低音量。
 
「你說什麼!?」原來不只是自己……連雲雀那強大的地下組織也被里包恩發現,甚至是XANXUS也出馬了,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這一定是十代首領拜託的……
 
──所以……
 
「是阿綱他們策劃好的吧?」一針見血,山本狠狠的說出事實,能同時請得動彭哥列第二交椅和瓦利安首領的,也只有綱吉了,會這麼推測是應該,也是必然。
 
「……那你想怎樣?連雲雀都被阻止了,就憑我們?」
 
「哈哈哈,怎麼可能嘛~」
 
「……山本武,你現在是欠炸彈嗎?」本來以為山本是有什麼好主意,才會說一起去調查的,看樣子會這麼以為的自己真是天大的白痴。
 
「別生氣啦,你忘了我們守護者還有人沒回來嗎?」
 
「誰啊……啊!六道骸!!」是了,就那傢伙還沒回來……說來也奇怪,連藍波也回來了,六道骸沒理由還未完成任務的,除非……又想到什麼鬼主意了,令人完全摸不著他的心思。
 
如果是利用六道骸的能力,恐怕連里包恩或XANXUS都沒辦法了吧?
 
獄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山本笑了笑。
 
「哈哈……我們等兩天後的首領聚會就知道啦。」
 
 
 
 
 
 
「哈啾!」
 
「……感冒啦?羅爾斯?」褐髮人兒大大的打了個噴嚏,引來卡爾的注意。
 
吸吸鼻子,「不……大概是有人提到我吧?」八成是里包恩吧?可惡啊!大概是在說還不趕快回來批公文之類的……
 
「你小心一點啊!可別感冒了……」
 
「嗯,我知道。」
 
自從卡爾知道羅爾斯──澤田綱吉的身分後,只要一有空,就會待在他附近,就是因為這樣,綱吉才不告訴卡爾混進第三分部的梅蒂洛斯的人是誰,那一定更慘。儘管表面上看不出來,他可以感覺的到卡爾的不安,以及想要保護身為首領的自己的行動。
 
不過,對於卡爾的演技來說,綱吉也稱得上安心,若是換成獄寺……不,他完全不能想像,光是要叫名字就會結結巴巴的老半天了吧?
 
……總之,暫時不用擔心身分會曝光。
 
「羅爾斯,等一下把這些文件處理一下,然後就休息了。」
 
「是。」
 
來了數天,綱吉也開始熟悉起第三分部的運作,他從來不知道分部的分配是這麼的井井有條,這麼的
 
有人性。
 
早上七點起床,下午六點休息,一律採輪流制巡街、晚守備,生病受傷可以回家休息,醫藥費分部出,薪水每個月固定拿,而且還不是一筆小數目。
 
天知道他這個十代首領早上七點的時候就坐穩辦公椅在批文件了,除了吃飯、上廁所,偶爾應付一下部下們的性騷擾,必須等到晚上八九點才能夠休息,有時還得解決某只天然災害之一的生理需求,弄得無法好好休息……更慘的是生病還得含著溫度計批公文(請款單),醫藥費也只能從自己的薪水扣(預支)……
 
爲什麼別家首領是很有威嚴的坐在沙發上,美女左摟一個,右摟一個,同時享受美酒的香甜,想要什麼下令一聲馬上就有什麼,一切事務只需要吩咐下去工作就能完成?
 
──而自己呢?
 
是彭哥列……對,是所有家族都很敬畏的彭哥列的十代首領啊!!
 
美女什麼的沒興趣,美酒之類的從來不碰,但每天辛苦工作、做牛做馬卻還是拿不到薪水(被扣完了),好吧……這就算了……可是,可是!身為男人,健康的男人,雖然自己是長的很瘦小,他還是男人啊!憑什麼要被守護者壓在下面!!首領應該在上面的吧(重點應該不是這個吧……)他首領的臉往哪擺啊!
 
綜合以上種種,害得綱吉有種乾脆永遠待在第三分部的念頭,至少這樣不會在看到巨額的請款單還有……被壓得死死的……
 
 
「哈啾!」綱吉又突然打了個響亮的噴嚏。
 
「……你真的不是感冒嗎?」挑眉。
 
「……不是吧?……」這次是XANXUS大哥了吧!他現在一定是因為要壓制雲雀派出人馬調查我,所以在不爽,嗯……一定是。
 
 
 
 
 
 
此時,距離第三分部約有三公里的大街上,一個頂著奇怪髮型的男子正悠閒的漫步,身著一件黑色風衣,嘴角微微的勾起,表示男子心情愉快。
 
呵呵呵……故意晚了幾天才回來,綱吉會不會太擔心我而哭泣呢?
 
「你聽說了嗎?馬蘭大街三天前又發生了黑手黨的爭鬥了……」
 
「是啊……最近老是這樣……」
 
街旁的幾名男人的閒聊傳進了男子的耳裡,這裡是義大利,人民的對話裡會出現「黑手黨」三個字一點也不奇怪,他自己本身對黑手黨一點興趣也沒有,但是「馬蘭大街」這名詞引起了男子想繼續聽下去的念頭。
 
馬蘭大街……呵呵……梅蒂洛斯的人又來鬧了啊……
 
這樣下去,想要繼續瞞住小綱吉可麻煩了呢……
 
「對了!你知道嗎?據說那天有個彭哥列的新人,連槍都沒用上就撂倒了來鬧事的黑手黨好幾名人員耶!」
 
「有有!我有聽說過,是個褐色長髮的美女呢!」
 
「不是吧!他是男的。」
 
褐色長髮……很美?長得很像女人的男人?
 
呵呵……好像小綱吉喔……
 
男子沒興趣聽下去,他現在只想回到他這幾天來朝思暮想的人兒身邊,加快了原本放慢的腳步。
 
「……這個不重要,有人傳說彭哥列的第四分部幾星期前遭到攻擊整個變成廢墟了啊!」
 
什麼?第四分部……
 
「對不起,麻煩你可以說得清楚一點嗎?」男子走回頭詢問閒聊著的男人,他實在不太相信會有哪個家族這麼明目張膽的攻擊彭哥列,說不定梅蒂洛斯的人幹的,如果是,守護者們瞞著綱吉的事就會曝光,到時綱吉一定會氣得不跟他說話的。
 
「呃……我是聽別人說的……兩個星期前,彭哥列家族的第四分部突然發生大爆炸,很多人員傷亡,大家都在傳是遭到其他家族的攻擊……」
 
男子身上散發著詭異的壓迫感,使得男人只好吞吞吐吐的說出他聽到的傳言。
 
「是嗎?那彭哥列有什麼行動?」
 
「我、我怎麼知道彭哥列的行動,我又不是彭哥列的人。」
 
哼……看來是完全沒任何動靜了……
 
真是奇怪……發生這麼慘重的事件,綱吉一定不會不知道,可是到現在都還沒有動靜……
 
以往的話,不用等到瓦利安,守護者們一得到綱吉的同意,就會馬上查到是哪個家族,然後轟轟烈烈的殲滅吧?
 
「是嗎?謝謝,我知道了。」男子哼笑了聲,便調頭走了。
 
馬蘭大街是吧?看來下一個目標很有可能是第三分部呢……
 
說起來,自己本來就是負責例行視察第三分部的,就繞去第三分部查看看吧……說不定能知道些什麼,萬一小綱吉生氣起來,也可以贖罪啊……
 
 
「反正現在回去,也只能看到一張逞強的笑臉吧……」
 
 
 
 
 
 
「哈、哈啾!」這時,正在處理文件的綱吉又狠狠的打了一個噴嚏……
 
「嗚…奇怪……可能真的感冒了……啊啊~又要被里包恩唸了……」
 
 
 
 
 
 
 
 
 
 
 
 
 
 
 
 
 
 
 
 
 
 
 
 
 
TBC
 
 
喔~耶!阿骸骸登場了~((轉圈圈+灑花))雖然沒出現名字 =口=|||||(被巴)
 
總覺得這篇很惡搞阿……
 
  
本篇字數:2887
 
 
謝謝──點閱
 
P.S.阿羅我申請了繪圖板,請大家有空就來畫畫吧~(上方有連結鈕ˇ)
 
 
SEROKA 2008.9.2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