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骸綱】王騎-2





章之二
 
 
 
早晨的陽光照耀在伊費歐國的土地上,矗立在這個國家正中央的是國王所在的城堡,因以白色建材為主的關係,讓堡身反射陽光而鋪上一層光芒,號稱是伊費歐國的美景之一,許多民眾或遊客都會趁這時間來欣賞,總使得一早大街就充滿著熱絡的人群。
 
此時此刻,位在城堡中間層的某個房間裡的少年還在呼呼大睡,渾然不知門外傳來陣陣敲門聲。
 
「……失禮了。」
 
穿著正統白色圍裙的女僕人因得不到少年的回應而直接開門,見少年用不甚好看的姿勢躺在床上熟睡著,連自己站在身旁都還不察覺。
 
聽說他即將要擔任國王殿下的騎士……
 
可是這副德行……根本是普通的少年嘛……
 
「澤田綱吉先生,請您起床了。」
 
……沒反應?
 
床上的人仍然閉著眼,女僕有點腦火的深深吸了一口氣…….
 
──請您起床了!」
 
「哇啊──我又睡過頭了,對不起──母后…….」
 
綱吉被大聲的音量給驚醒,立刻從床上坐起,但睜開眼睛所看到的並不是平常熟悉的擺設,看向一旁的女僕,才緩緩記得自己是被叫來擔任伊費歐國王的騎士。
 
不亞於他的驚嚇,女僕也被綱吉的那聲“母后”給嚇到了,她瞪大眼睛看著這個少年。
 
「啊……我、我在說夢話啦!哈哈…………..」
 
「抱歉,澤田先生,我是來給您端早餐來的。」女僕把推車上一盤盤的餐點放在房內的桌子上。
 
「還有,國王殿下有話要我跟您傳達。」
 
「國王?」
 
「是的,國王殿下要您十點準時到樓下的訓練場地,記得換上衣服。」
 
指了指茶几上的盒子,示意衣服在那裡面,待綱吉點頭後,便離開休息室。
 
綱吉望了一眼在自己旁邊的精緻盒子…….
 
咦?什麼時候有個盒子的……
 
想著昨天進門的時候並沒有那盒子的存在,不過注意力馬上就被自己肚子傳出的聲音給拉了過去,拿起刀叉開始享用今天的早餐。
 
 
 
 
 
環繞著白色城堡的數百坪土地,其中一處被用來當作訓練場,平常這時間應該是一大群的士兵正在做例行訓練,宏亮的喊聲都會傳遍附近的民宅,但今天卻異常安靜,因為國王的命令而讓場地空著。
 
「骸殿下,測驗的內容……」
 
「呵呵呵呵……等會兒你們就知道了。」骸難得心情大好的笑著,還哼著歌……
 
「您好像很期待……?」
 
聽到千種的問題,骸的表情又回到平常的樣子,讓千種不敢在多說下去。
 
「……期待?是啊!我很期待他留著血跪在地上喘息的樣子。」邪佞的勾起嘴角,眼裡充滿著冰冷。
 
在骸還是王子的時候,曾經為了挑一名隨從,準備了各種慘無人道的測驗,應該說那根本不是“測驗”而是“酷刑”,當時死了好幾個人,骸仍然面不改色。
 
千種推了推眼鏡,
 
是啊!冷酷無情──這就是他的國王,六道骸。
 
 
 
 
 
 
 
「呃……好緊張啊……不知道等一下會有怎樣的測驗……」
 
「該不會天上有大岩石掉下來,地板突然冒出尖刺……還是……」
 
想想昨天骸對自己的態度,綱吉並不認為骸會準備一個普通的測驗讓他輕鬆通過。
 
「糟糕了!要十點了啊!?」
 
從剛才到現在,綱吉腦中一直出現那些奇奇怪怪的幻想,擔心的忘了時間,望向牆上的時鐘,綱吉急急忙忙的衝出門外。
 
記得換上衣服──
 
剛剛女僕的話回響在耳中,綱吉連忙跑回房間打開茶几上的盒子……
 
「哇!!好高級的衣服啊!」
 
純白的棉質布料,在袖口和衣領鑲上籃邊,鈕釦是純銀打造的,簡單的設計但又不失高雅,綱吉深深覺得自己不適合這麼高貴的衣服,但礙於國王的命令只好乖乖地穿上,察覺到時鐘的分針走到五十分的地方,快速的跑往訓練場──接受國王的測驗。
 
 
 
 
城堡本身裡的佔地就不小,讓綱吉花了不少時間才抵達中央的大門,中間還迷了路,不由得令他想罵“這城堡也太大了吧!”,因趕時間的關係一路上都用跑得,現在已經是氣喘噓噓,還沒測驗前就先消耗掉一些體力了。
 
呼──累死我了……
 
嗯…訓練場好像是在那邊吧?
 
昨天剛來到伊費歐國時,有幾個士兵帶他稍微參觀過,但綱吉本身記憶力不能說是好的,現在也只能憑著印象走了。
 
到時在問人吧!
 
等等……怎、怎麼都沒人啊?
 
那些駐守在外的士兵呢?
 
這麼說起來,剛剛在城內的走廊上也只有少數的僕人在走動而已……
 
綱吉邊走邊把手放再下巴偏著頭思考著,就在左腳踏下去的瞬間,他覺得那邊的磚塊似乎陷下去了。
 
不、不會吧……
 
「哇啊啊啊!!!」
 
數十根銀白的尖刺突然冒出來,綱吉嚇得跳向旁邊,幸虧是躲過了,不然就變成名副其實的人肉串,但還不能這麼早就安心,尖刺不斷的向他冒出,讓他不停的往前方逃,跑過磚塊地後,那些尖刺也停了,鬆了口氣的綱吉,就直接攤坐在草地上。
 
「呼呼……終於停下來了……怎麼跟我想的一、一樣啊?那接下來──」
 
話都還沒說完,綱吉感到光線暗了下來,抬頭───
 
「……大、大岩石啊!」
 
跟尖刺一樣,巨大的岩石不停的從空中掉下來,只好一直跑一直跑,當一樣結束後,另一樣恐怖的東西又開始,不知重複了多少次,綱吉已經累到沒力氣,就這麼的倒趴在地上。
 
「我……我不行了……那、那個國王簡直是要害死我啊……」
 
乾脆就不要再爬起來算了……
 
「澤田綱吉,這樣就不行了啊?」
 
熟悉的語調,讓打算攤死在草地上的綱吉猛然抬起頭。
 
「國、國王!?」緊張的立刻從地上爬起,綱吉懷疑他剛才說得話是否被聽到了,環看四周,原來自己已經到訓練場了。
 
「好了沒?可以開始測驗了吧?」
 
「哈?」
 
綱吉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開始”測驗?那、那之前那些是怎樣啊!?
 
「剛才的只不過是士兵們平常的訓練罷了,忘了告訴你要小心。」
 
士兵的訓練!?真的假的?
 
不!這傢伙一定是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
 
看著眼前人兒的臉由紅轉青再轉白,欲言又止的樣子,骸感到有趣極了。
 
「那麼,澤……」
 
「小心!!!」
 
被千種突然的一喊,骸和綱吉便往身後看去,幾十名身穿黑衣、面罩的男子手中拿著劍,正瞄準骸的心臟刺去。
 
 
 
 
 
「國王殿下!!」
 
 
 
 
 
 
 
 
 
 
 
 
 
 
 
 
 
 
 
 
 
TBC
 
 
 
 
哈阿!骸危險了阿~~
 
剛好停在這裡呢XD(歐)
 
綱吉接下來會做什麼事應該很好猜吧?老梗了啦!XDD
 
那聲“母后”可能是未來的轉捩點也說不定XD(幹麻那麼不確定阿?)
 
我好想畫綱吉的騎士服喔……(算了吧你!)
 
 
這篇貼的很趕阿……希望不要有句子不順之類的問題…..
 
 
希望會滿意ˇ
 
 
以上ˇ
 
謝謝點閱。
 
本篇字數:2177
 
 
SEROKA         2008.7.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