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骸綱】王騎-3





章之三
 
 
 
「國王殿下!!」
 
 
 
綱吉喊叫的瞬間,骸不確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閃過眼前的是一抹金橘色的火焰,然後衝向自己的那個黑衣人已經被打飛,狠狠地撞到一旁的樹幹上昏死過去,此時,不管是骸、千種亦或其他的黑衣人都愣住了。
 
待雙腳重新落地,額上的火焰更是高漲著,轉過頭的剎那,骸看見了那美麗的金眸。
 
「我絕對不會讓你們傷害國王殿下。」
 
別於印象中那還帶點稚氣的嗓音,冷靜的聲音,象徵著嚴重的警告。
 
「……澤田綱吉……!?」
 
這是有生以來骸第一次瞪大了眼,口中的呢喃代表著心中的疑惑,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人,渾然不知背後充斥著危險。
 
火焰又瞬間消失,再次出現時已在一群黑衣人中,黑色的拳套在手背上鑲上靛色的寶石,揮舞出去的同時燃起耀眼的火焰,嬌小的身軀所揮出的拳頭卻強而有力,轉身,踢擊,動作乾淨俐落,褐色長髮隨著擺動,金中帶橘的眼眸閃過一絲冰冷,尤為一片黑暗之中,白色更加的突出。
 
 
好美……
 
這是骸目前唯一能想到的話,直到剛剛還不這麼認為,純白的騎士服穿在褐髮人兒的身上是如此的動人,捨不得將視線移開任何一秒。
 
最後一個黑衣人倒地不起,闔上金眸在睜開時,火焰也跟著消失,黑色拳套現在變成了毛線手套,褐色的大眼看著骸。
 
「您沒事吧?國王殿下?」
 
似乎忘了呼吸,骸倒抽了口氣,不同於之前的冰冷,現在看著自己的清澈雙瞳充滿著擔心,彷彿剛才的一切都是虛幻的。
 
 
「呵呵呵……我終於知道為何父王要你來擔任我的騎士了。」
 
「……?」
 
「你,通過測驗了喔。」
 
「什麼!?」不僅是綱吉,連千種也不明白骸的意思。
 
「黑衣人是我要士兵假扮的。」
 
綱吉突然感到沒力,原來這些都是國王一開始所設定的計謀,他剛剛可著實的被嚇到了,心情一放鬆,腳也跟著軟了,支撐不住身體的重量,整個人便往地上坐去。
這反應真好玩啊……
 
「呵呵呵……再告訴你一件有趣的事吧?倒在樹下的就是犬。」
 
「咦!?」
 
快速的回想一遍,第一個拿刀刺向國王殿下的黑衣人……他自己已經把那個人給揍飛撞到樹幹……
 
「啊、啊!對、對不起,我不知道那就是犬先生……」
 
綱吉慌張的道著歉,下意識的想要站起來,但因剛才的戰鬥現在全身處於疲憊狀態,又跌坐回草地上。
 
見狀,骸當下有想笑出來的衝動,故意把頭別過去,
 
 
「……你先回休息室吧。」
 
「是……但是這些人……」
 
環看著被自己打趴在地上的人們,綱吉擔心的用手抓住衣服的下擺。
 
「等下他們自己會醒來,受這點攻擊就昏死過去真是沒用。」
 
骸輕笑了幾聲,喚著千種往城堡內走去,看著他們緩緩縮小的背影,綱吉勉強的起身拖著腳到犬的身邊。
 
輕輕的把黑面罩拿起,犬也因為綱吉的舉動而醒過來。
 
「……小鬼……看不出來你挺厲害的嘛……」
 
「不!我……我不知道是犬先生,所以才……」
 
這傢伙怎麼又在道歉了……
 
「骸殿下呢?」
 
「呃……已經跟千種先生走了。」
 
知道國王已經離開這裡,犬從地上爬起,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傷很嚴重的樣子,其實綱吉都刻意避開了要害……
 
對敵人還手下留情,真是個天真的小鬼。
 
「那個,犬先生……」
 
「幹麻啊?」
 
「國王殿下……常常遇到這種事嗎?」綱吉的表情露出一點哀傷,從他知道黑衣人是士兵假扮的時候就想到這點。
 
「是啊……常常。」
 
不否認,要暗殺國王的人不計其數,想到許多不好的回憶,犬也皺起眉頭。
 
 
權位越高,越是危險──這就是這個骯髒的世界。
 
 
 
 
 
訓練場揚起的塵土弄髒了衣服,骸走回房間脫下厚重的披風換了新的一套,
 
『我絕對不會讓你們傷害國王殿下。』
 
綱吉的聲音迴響在耳邊,骸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白色的身影彷彿還歷歷在目,在眼前揮之不去,明明才離開沒多久,現在居然有想要在看到那張小臉的念頭……
 
特別是,他瞥到綱吉走去找犬說話而露出難過神情的那一幕,他竟然感到厭惡。
 
不耐煩的往床上一坐,視線剛好對到櫃子上的一個純銀打造的小盒子。
 
……澤田綱吉……沒想到他真的成了我的騎士……
 
那東西……乾脆明天交給他好了……
 
正伸出手要去碰盒子,卻被千種的敲門聲打擾而縮回。
 
「骸殿下,裁縫師問您確定要澤田綱吉擔任騎士,就要在拿幾套衣服給他。」
 
「嗯……」
 
「那任命儀式的時間?」
 
「這個嘛……就明天吧。」若有所思的摸著銀盒。
 
「我知道了,現在就去安排。」
 
 
千種打算轉身告退,在踏出腳步前卻被骸給叫住。
 
「呐,千種,那個手套……」
 
好像在哪裡聽聞過……
 
「是,怎麼了嗎?」
 
「不……你去告知其他人儀式的時間,澤田綱吉那邊我等下去。」
 
順道問問手套……以及那橙色的火焰……
 
「是,那就先告退了。」
 
 
千種關上門離去後,骸再度伸手觸碰銀色的盒子,若有似無的,臉上牽起淡淡的微笑。
 
 
 
 
 
 
『國王殿下……常常遇到這種事嗎?』
 
『是啊……常常。』
 
 
綱吉目送犬走回城堡內後,聽著國王的命令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坐在白色大床上,雙手的指頭絞在一起,低著頭回想剛才的對話……
 
連這裡……也是一樣的嗎?
 
所以國王殿下才會那樣冷酷嗎?
 
 
咚!張開雙手用力的往後躺,疲累的閉上眼……
 
「……好累……」
 
緩緩的張開眼睛,注意到自己的袖口沾染到一些灰塵,其它地方也沒乾淨到哪裡去,脫下衣服,走進浴室。
 
 
 
骸快步的走在長廊上,不理會經過的僕人的招呼,走過數千次,從沒像現在一樣心急,每走一步,想見到澤田綱吉的念頭越是強烈越是感到心煩。
 
該死……這走廊到底要走多久啊……
 
 
好不容易來到綱吉休息室的門前,敲門,卻沒有回應。
 
又來了……該不會又睡死在床上了吧?
 
骸皺起眉,有點惱怒的開門。
 
 
 
 
 
 
「啊~洗完澡真舒服啊~」
 
綱吉泡完澡走出浴缸,卻發現他忘了把自己的換洗衣服拿進浴室。
 
「糟糕了……衣服在外面的行李裡面啊……」
 
得出去拿才行……
 
 
才剛打開浴室的門,踏出腳步……
 
「澤田綱吉,你給我……!!!」
 
褐色的長髮因濕潤的水氣而服貼在臉頰兩旁,方才的熱水讓白皙的身體和小臉都染上淡淡的粉紅色,透明的水珠由髮梢落下至胸前,滑過腹腔到大腿,浴室裡的熱氣和人兒身上的水珠碰上外面的冷空氣變成白霧,環繞在兩旁,使得身體若隱若現……
 
 
「啊!國王殿下!?」
 
被綱吉這麼一叫,骸才驚覺自己居然猛盯著他的身體瞧,慌張的轉身背對綱吉。
 
可惡……我怎麼心跳的好快……
 
而且……
 
好熱……
 
「抱歉,剛才敲你的門沒有回應……」
 
啊……我幹麻道歉啊……
 
「對、對不起,我馬上穿上衣服。」
 
 
尷尬的把門關上,待綱吉把衣服穿好,骸站在門外,又不是沒看過男人的裸體,偏偏看到澤田綱吉的身體居然讓他心跳加速,就算是女人的身體也不曾這樣過。
 
把手放在眼簾,骸深深的吐了口氣。
 
 
振作點,六道骸……澤田綱吉可是個男人啊……
 
 
 
 
 
 
 
 
 
 
 
 
 
 
 
 
 
 
 
 
 
 
 
 
 
TBC
 
 
 
 
阿阿~前半部被我寫得好像犬綱XDDD(還算不錯的一對嘛……)
 
終於來更新了,但又停在怪怪的地方XD(被毆)
 
這次又是很老梗的劇情阿……(那你想點新的阿!)雖然我很想寫骸看到綱吉的裸體就馬上撲過去……要忍住啊!!
 
 
以上ˇˇ
 
 
喜歡就給點票吧……(注意禮貌阿你這傢伙!)
 
其它的坑我看是填不完了……XDDD
 
 
本篇字數:2477
 
 
SEROKA     2008.7.9 (明天要返校阿~OT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