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L綱】潛藏-8





ALL綱/骸綱

 
 
章之八 突發事件
 

 
 
 
在一陣嘈雜的人聲中,走來一道影子……
 
不明白,綱吉實在無法明白
 
──為何六道骸會出現在這裡!?
 
 
 
 
「呼~整理完了……」綱吉扭了下脖子,滿意的看著幾小時前還亂糟糟現在卻一一分類好的文件。
 
滿意歸滿意,但是總少了那麼一點什麼的……成就感?
在總部的時候,每天面對的是一座小山,雖然辛苦,但是批改完後的那種滿足感,卻是那麼的令人舒暢,所以就算薪水少拿了點,綱吉也會努力的解決掉,那是自己的責任,同時也爲了自我滿足。
 
現在,綱吉盯著眼前的幾個資料夾,嘆了口氣,他想,內心這種不痛快的感覺大概是被人稱為“習慣”的東西在作祟吧……
 
「羅爾斯,你處理完了啊?」卡爾剛好在綱吉抱起文件時從進來。
 
「嗯,是阿,正巧要拿給卡爾先生呢。」
 
卡爾拿了綱吉手裡最上面的一個資料夾翻了幾頁。
 
「……咦?你把全部的文件都重新排了!?」皺眉。
 
「是啊……呃…是不是弄亂了啊?」綱吉覺得先前的資料有點繁雜,因此重新排了一次,把不必要的資料放在另外的夾子裡,但畢竟資料最後不是自己在看的,每個人翻閱資料都有個人的習慣嘛……這麼做有點太雞婆了點。
 
「不、不會的!系統很分明,想找的檔案一下就翻到了呢!」卡爾愉快的翻著資料,邊點著頭。「您真不愧是……」見卡爾差點就要把最不能說的兩個字脫出口,綱吉立刻把食指放在唇上,「噓───」
 
「啊……抱歉,差點就……」
 
「呵呵…沒關係,你滿意就好。」瞧卡爾一副驚嘆的表情,綱吉覺得很開心。
 
其實,這種處理文件的排列方式,是雲雀教他的。
在剛接手彭哥列的時候,那些既多又雜的檔案、資料,曾有一度令綱吉想逃回日本,就在有一天,雲雀剛從任務中回來要把報告交給首領,打開辦公室的門,看到的是一個嬌小的身影攤在充斥著文件的辦公桌上,嚇得他趕快來到綱吉身旁,只見一張小臉緩緩抬起頭,「嗚……雲雀學長,救救我吧……」這才知道綱吉自上任以來一直困擾著的煩惱。
 
於是,雲雀幫忙整理了那不知積了幾天的公文,順便教導綱吉資料的分類方法,果然,之後批改文件的速度快了很多,也整理的很有條理,綱吉真的非常感謝雲雀。
 
現在想想,可能雲雀曾是風紀委員的關係吧,對資料的處理真的很有他的那一套。
 
 
「好啦,羅爾斯今天就這樣了,可以休息了。」
 
「嗯……不過現在也才下午四點多,還有什麼要幫忙的告訴我吧!」綱吉覺得如果這樣就跑去休息,心裡就會有種莫名的恐懼,或者是一些不堪回首的回憶突然竄入腦海裡,例如:里包恩拿著來福槍的樣子。
 
「不用了,這樣就好,剩下的部分有其他人會去弄的。」卡爾推著羅爾斯走出資料室,示意要他出去透透氣。
 
「好吧,我出去走走……」
 
 
 
 
綱吉不想回到臥室,那一定會被人打擾,但是也不知道要到哪裡逛去,第三分部也就這麼大,這幾天的時間就繞了好幾圈了。
 
「乾脆去看看訓練場上的演練好了。」雖然不比總部的演練方式,但這是消磨時間的好方法,搞不好其中某些部分可以當做總部的參考,或者可以在要離開的時候,針對不足的地方給卡爾建議,讓他去告訴負責演習的長官。
 
打定主意的綱吉往訓練場走,卻沒有看見預想中的演練,因為
 
訓練場上半個人都沒有。
 
 
「怎麼都沒人啊?」
 
就在覺得奇怪時,大門的方向傳來許多雜聲,大概是所有的人員都往那裡去了吧?綱吉也好奇的走過去。
 
果然不出所料,門口擠了一推的人員,由於太過吵雜,以致於說話的聲音都聽不清楚,但由零零碎碎的詞語來組合,貌似是有什麼大人物來了。
 
但擁擠的人潮,讓綱吉無法看到是誰來了,只好站在後面靜看著。
 
「羅爾斯!」
 
「卡爾先生!」
 
處理完公務的卡爾聽到騷動聲,便也走過來看看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怎麼了?人員都往這裡擠?是誰來了?」
 
「不知道呢,我也是聽到聲音才過來的。」綱吉又往外頭看了一眼。
 
突然,嘈雜的聲音安靜下來,原本擠在一堆的人員很有秩序的往兩旁站,讓出了本該通往第三分部門口的一條大道,就這樣,綱吉和卡爾現在呈現的是面對大門口的狀態,也可說是即將要走過來的人的正對面。
 
由於面對陽光的緣故,綱吉只能模糊的看見一道黑色人影緩緩走過來……無法看清楚長相和穿著,那黑影每走一步,綱吉的心就跳得越快,他自己知道這是血液裡的超直覺在作祟,不安和那有點熟悉的詭異感一直上升。
 
慢慢的,隨著那人的腳步,身型和臉的輪廓越來越清晰,綱吉的臉色也跟著慢慢的轉黒。
 
綱吉不清楚自己有沒有在呼吸,那越來越明顯的髮型,讓他有種想往後跑的衝動。
 
他不明白,實在無法明白……
 
──為何六道骸會出現在這裡!?
 
 
 
 
六道骸漫步的走了進來,一副看盡世界的高傲模樣,其實不是刻意要擺出這種樣子,這是他六道骸一貫的態度。
 
骸心裡只想快點把事情解決,好快點回到總部找那褐髮人兒,站在兩旁的人員他都沒看一眼,他想直接找第三分部的分部長,就當骸把思緒轉回了現實,讓視線放在前方,沒想到那張朝思暮想的小臉就這麼的在他面前出現……同樣也是驚訝的表情。
 
骸一瞬間懷疑是自己對人兒的思念太過濃烈,所以下意識的施展幻術……
 
不過,好像不是這麼回事。
 
「請問先生是哪位?」站在綱吉旁邊的卡爾把骸的注意力給拉開了。
 
骸看向卡爾,又看向綱吉,綱吉正皺著眉,微微的搖頭,骸不清楚綱吉想表示些什麼,他自己也還沒從驚訝中恢復冷靜。
 
「呃……這位先生怎麼了嗎?你認識這位人員?」卡爾覺得眼前的男子很可能是綱吉認識的人,甚至是總部裡的高級幹部,瞧男子滿臉疑惑的樣子,八成也不知道首領為何在這兒吧?但是現在首領不能在公共場合暴露身分,所以故意加重了「人員」兩個字。
 
……人員?
 
啊……大概知道綱吉在玩什麼把戲了……
 
「呵呵呵……我是彭哥列的霧之守護者,突然來視察而已。」拿出霧之戒指在卡爾面前晃了兩下。
 
骸又回復到平常的表情,使綱吉鬆了一口氣,也感謝骸目前的配合。
 
「啊!原來是霧守大人。等等我叫分部長過來,其他人的快回去做自己的工作!」果真是高級幹部,卡爾很敬佩這種狀況下,還能冷靜思考的六道骸,好在他沒有叫出羅爾斯真正的身分。
 
 
 
 
 
「霧守大人,請問怎麼了嗎?」分部長看見霧守又皺了眉。
 
「不,沒什麼……請你繼續報告吧。」
 
下午,骸與綱吉那閃電式的相遇後,並沒有對綱吉說些什麼,態度就好像他們之間是陌生人般,跟著分部長的帶領,繞著第三分部,一一的聽著報告,
 
很認真視察的樣子。
 
但到了晚餐時間,骸要求去員工餐廳吃飯,其實他是可以到貴賓室享受專人服務的,卻以“視察每一個地方是我的工作”為由來到這裡。
 
事實上,分部長報告的每一個字骸都沒有聽進去,眼睛直盯著眼前,那自然不是分部長,而是離他有十公尺遠的綱吉以及……身旁的一群蒼蠅。
 
可惡的雜碎……居然敢這麼靠近綱吉……
 
 
遠處正在跟羅爾斯有一句沒一句聊著的“蒼蠅”們並沒有感覺到那股強烈的怨念,但綱吉卻明顯的感覺到了,即使他目前正背對著骸。
 
每當雲守或其他人靠近時,骸就會直盯著自己瞧,彷彿想用眼神把他開一個洞一般。
 
嗚……這樣要叫我怎麼吃得下飯啊!
 
 
 
 
好不容易結束了晚餐時間,綱吉以為骸會忍不住來找他,但卻沒有,就好像方才那炙熱的視線都是假的。
骸又跟著分部長到處巡看、聽報告。
 
這樣也好,綱吉可以先整理整理思緒,骸可能會有許多問題想問他,而他也有著更多的問題想問骸,儘管那不全是針對骸,只因骸剛好出現。用不著超直覺的提醒,綱吉相信等會骸一定會私下來找自己。
 
 
 
 
「羅爾斯,你認識霧守大人嗎?」人員A。
 
「不,我怎麼可能認識呢?霧守大人是高級幹部哪!」
 
「可是霧守大人見到你時一副驚訝的樣子……」人員B。
 
「有、有嗎?應該是你看錯了吧!對、對了!昨天是誰幫忙把資料放到我桌上的呢?」霧守的話題要是在繼續下去,綱吉恐怕就應付不來了,趕緊轉個話題。
 
「啊…是我呢,昨天看你很忙的樣子,所以直接把檔案放到你那去了。」
 
「喔…真是謝謝你啊……我還在想是誰呢……」
 
 
話題不斷變更,綱吉和幾個認識不久的人員聊了一會,這是他來到第三分部後每天會做的事之一,在與他們談話間,偶爾也會聽到他們對彭哥列本身的看法,或者是十代首領的相關話題,雖然有時會提到不好的地方,但大多都是在讚揚,也有時,會提起第四分部的事情……往往都讓他的心重重的痛了一下,無情的提醒自己來這裡的最終目的。
 
看看時間也差不多該休息了,打發掉身旁的人們,綱吉便回到自己的房間準備洗澡睡覺。
 
 
而待綱吉穿著件藍色睡衣,頭上還蓋著一條白色浴巾從浴室走出來的,是一張微笑到不能在笑的俊臉以及一頭美麗的藍色頭髮和一雙異色雙瞳。
 
 
 
 
「呵呵呵……我等很久了……親愛的綱吉。」
 
 
 
 
 
 
 
 
 
 
 
 
 
 
 
 
 
 
TBC
 
 
 
 
劇情都發展成這樣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也很明瞭了吧?
 
 
下一篇是 H !!
 
我人生中的第一篇H阿阿阿阿!!
 
 
 
話說…大家留個言吧……
給我一些建議,或者來打屁聊天催文討論都可以,就留個言吧……((泣
 
 
本篇字數:3273(有點多…|||||
 
感謝──點閱
 
 
 
以上
 
SEROKA 2008.10.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