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骸綱】潛藏-9 ( 慎入)

ALL綱/骸綱 慎入
 
 
章之九 真實
 
 
 
「呵呵呵……我等很久了……親愛的綱吉。」
 
 
「……你怎麼在這裡?」晶瑩的水珠從髮間滴落至臉頰,綱吉拿起白色浴巾胡亂的在頭髮上搓了兩下。
 
綱吉的反應很冷淡,跟骸預想中那慌亂的可愛模樣完全不同,自知無趣的開始環看這房間。小小的,雖然不比總部裡那真正屬於首領的偌大空間,但是顯然綱吉也很喜歡這裡,因為房內特地擺飾了一些小白花,跟總部一樣。「……那小綱吉爲什麼會在這裡……隱瞞身分當個小員工呢?」
 
「你先回答我,其他守護者都在同時間內回來了,只有你比較慢呢?」把浴巾晾在一旁的椅子上,綱吉瞇起眼睛盯著骸,打死都不相信他的那份任務比較艱難。
 
「呵呵呵……如果晚了幾天回來,小綱吉就會擔心我,然後一直響我電話喔……」不過事實上,綱吉到現在為止連一通電話都沒打過,以前要是超過預定的時間沒回來,哪怕是晚個一天,綱吉就會猛打他手機的,也因為這點,骸才會刻意完成了任務而拖著不回總部,只是這次他的小小詭計沒實現。
 
骸盯著綱吉,綱吉也看著骸,兩人都不再開口,房內的氣氛詭異到了極點。
 
沒多久,綱吉把眼神移開了,這種氣氛他受不了,也不喜歡一直看著骸那異色的眼睛,不是討厭,而是單純的不喜歡。
 
骸爲什麼會突然來到第三分部,綱吉也能猜到一二,因為在過一星期骸還是得到這兒視察,今年剛好輪到他負責第三分部,大概是因為不想在跑一趟,回總部途中臨時決定提前來的吧?他就是這麼隨性。
 
相較於此,身為首領的自己居然在這裡才是大疑問,相信對方可能知道第四分部的事了,都快過兩個星期了,在西西里上,這是目前最熱門的話題。
 
綱吉默默的走到床邊坐下,坐在骸的旁邊,頭低低的,似乎在想什麼。
 
「綱吉……是因為第四分部的關係,所以你才會在這裡的嗎?」骸的聲音很柔,跟剛剛還帶點玩笑的語氣不一樣,這是在綱吉生病或者情緒低落時,骸特有溫柔。
 
他總是能輕易的看透自己的心思,卻又跟里包恩有些不同,那種差別綱吉自己也說不上來。
 
就算想撐起笑臉說謊……似乎也是徒勞啊……
 
微微的點頭,不想開口,不想說出令他痛苦的源頭。
 
「瞞著其他人來的?」綱吉又點了頭,覺得眼框熱熱的。
 
「……親自來抓……兇手?」
 
綱吉愣了一下,沒有回應骸,眉頭揪的比方才更緊,腦中浮出某個男人的嘴臉,讓他恨不得想往那張令任作嘔的臉狠狠打下去。
 
纖細的手指抓著身上的睡衣,用力的連指尖都泛白了,本人都還不自知。看著這樣的綱吉,骸終於忍不住將人兒抱在懷裡。綱吉沒有像平常那樣害羞的推開人,反而把頭更埋進骸的胸口,可能覺得聽到對方的心跳聲,心情就會平復一點。
骸的心跳總是平穩的,往常遇上什麼煩心的事,他總是喜歡靠在那人的胸口。
 
可是……
 
爲什麼現在的心緒還是無法平靜下來呢?
 
 
越來越焦躁的綱吉,雙手環上了骸寬大的背部,但卻好像沒辦法得到舒緩,因此加重了環抱的力道,把骸身上穿著的黑色風衣給弄出了一道道摺痕。
 
綱吉覺得哪裡好像不對,儘管自己現在是抱緊了那平穩的心跳,可是,不夠,還是不夠,心裡沒有充實的感覺,有的只是悲傷。第三分部跟總部不一樣,沒有真正可以分擔痛苦的夥伴,來到這裡後只能靠自己,即使出發前就已經這樣提醒過,綱吉也以為可以這樣撐過這一星期,沒想到今天一見到骸──見到那支持著自己的人之一,所有的忍耐都崩潰了……不知該如何是好,難受的綱吉在骸的懷中開始輕輕的啜泣起來。
 
「……綱吉……?」人兒的異常收進骸眼裡,間接明白這次的事件對綱吉的打擊有多大。
 
可惡……爲什麼偏偏這種時候,自己沒陪在綱吉身邊?
 
骸皺起一邊的眉頭,把人兒從懷中拉開,大手抓著那細肩,順勢將人壓倒在床上。
 
「骸!?你……」被骸突然的動作嚇到,綱吉睜大了眼,一滴淚珠剛好從眼角落下,話還沒說完,骸便吻了上去。
 
跟平日的輕柔不同,骸粗魯又不失溫柔的啃咬著嫩唇,綱吉兩隻小手打算推開上方的人,但卻毫無作用,骸更是又往下壓了點,綱吉放棄了掙扎,停了幾秒,慢慢將手環上骸的頸部。
 
將人兒的動作解釋為邀請,骸靈巧的舌撬開了對方的齒貝,探入口中,綱吉愣了一下,慢慢的用舌尖回應,骸像是得到了許可,更是放肆的纏繞著。
每次跟骸的纏綿,彷如有半世紀之久,而這次好像又更加的延續,永遠不會停止般。
 
直到綱吉喘不過氣,開始捶始作俑者的肩膀,骸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呼、呼……」看著底下的人兒大口大口的喘氣,夾帶著剛才未乾的淚水,因缺氧而泛紅的臉頰,這時看起來是多麼的搧情。
 
意識渙散的綱吉瞇著眼看著上方的人,他的經驗告訴他,對方接下來要做什麼。
沒有以往的推拒,反而主動吻上方才那蹂躪自己的唇,輕輕的一印,但又快速的退離。
 
骸很驚訝,綱吉的主動是從來沒有的,不如說……
那是身為首領的綱吉不被允許的。
 
大空雖然包容著各種天候,
但也不屬於
任何一個天候。
 
一但破壞了平衡,世界必定失去秩序。
 
可是現在的綱吉管不了那麼多,黑暗與絕望無情的襲上心頭,只能依照本能的向眼前的人求助,請求解脫,請求忘懷,他要骸溫暖的擁抱,就跟以往一樣。
 
面對人兒的要求,骸當然是樂意之至,同時也知道,這主動並非是他心中所想的那樣,不是愛,不是那種一起許下永遠的纞人之間的愛,這只是綱吉目前想忘卻痛苦的唯一方法。儘管心底有些失望,那也……無所謂,只要能待在他身邊,保護他,讓他得到幸福,就算他的身心都不能完全屬於自己,都沒關係,只要……
 
世界能維持那表面上的祥和。
 
 
大手輕柔的把人兒身上的鈕扣一一解開,俯身吻上那小巧的耳,得到底下的人一個輕顫,然後慢慢滑向白皙的頸子、鎖骨,到達胸前的櫻紅時,那忍耐多時的呻吟從口溢出,「啊……」聽在骸耳裡是天賴,是鼓勵。
 
單手把礙眼的衣物剝下,閒下的手探上人兒的慾望,有意無意的套弄,加上胸前的刺激,使得綱吉嬌喘連連,不久,隨著一聲高分尖叫,綱吉的慾望解脫在骸的手中。
骸滿意的一笑,隨手拿起床頭櫃上的一罐白色瓶子,倒了些液體出來,那是護手霜,洗完澡後,綱吉都會擦一點以防止手龜裂,正好可以拿來當潤滑劑。
 
塗了一點在手指上,輕輕送入正開闔著的幽穴,不能適應異物的綱吉低鳴了一聲。
 
修長的手指在內壁刮杓,憑著經驗,在經過某地方時惡意的彎起手指,「嗯啊……」突然的刺激讓綱吉又是一絲呻吟,骸刻意往那點挑弄,使得喘息聲不斷。慢慢增加手指數,時快時慢的抽送,讓綱吉為之瘋狂。
 
身下的腫脹感越來越難耐,骸的額角冒出冷汗,但是不做好準備工作,身下的人兒就會受傷……
 
「……骸……不要忍了……進……進來吧……」
 
「不行……還沒好,這樣會流血的……」就算得到底下的人同意,但還是不能。「沒關係……已經夠了……骸……進來……拜託……」努力的撐起因快感而癱軟的身軀,抱住了骸。
 
面對綱吉再次的主動,最後一絲的理智也徹底瓦解,骸抽出手指,將自己的慾望送了進去,跟指節不同的感覺,是火熱的脈動,填滿了所有的空虛。「啊啊!!」就如骸所擔心的,準備不完全的後果,痛感傳入腦袋。
 
不敢大幅度的動作,只是緩緩抽動,淫糜的水聲回蕩在房裡。
 
「骸……骸…………」呼喚著另自己心安的名字,綱吉的指尖陷入了骸的背,「嗚嗯……更、更多……快一點……」經過多次薰陶的身體想要更多更多,應人兒熱情的要求,骸也加快的身下的速度,喘息又更加地急促。
 
「嗯……嗯……不要…不要離開我……求求你……不要離開我……」喘息中夾雜著綱吉下意識的呻吟,不知道是對著誰說的,但是聽者卻明瞭這句話的函意,「我在這裡,沒有人會離開的你……綱吉……」像是聽到骸的回應般,豆大的淚水從美麗的粟色眼眸落下,雙手更是抱緊。
 
用力的衝撞,被頂到最深處,強烈的疼痛與快感侵襲著綱吉的意識,藍髮與褐髮糾纏在一塊,身軀緊緊重疊著,醉人的嬌喘換來一個又一個深情的吻,比起身體的熱度,下身的濕黏感更加的明顯,腰身弓起一個弧度,享受著身體的所有刺激。
 
狹小的空間內,只剩下明顯的呼吸聲。
 
 
 
 
浴室因水龍頭打開,傳來嘩啦啦的水聲。
綱吉癱在骸懷裡,任由對方清洗著身體,享受激情過後的另一種溫柔。
 
「……骸?」
 
「嗯?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剛才沒做足準備果然太衝動了點。
 
「沒有……只是……我這樣是不是……很糟糕?」
 
居然想藉由歡愛忘卻心中的痛苦……
 
憐惜的在綱吉額上落下輕吻,「呵呵呵……那滿足這樣的你的我是不是更糟糕呢?」骸故意將人兒體內的手指勾了起來,惹來對方那有氣無力的抗議。
 
「討厭……我不想又重洗一次身體。」
 
「是,小綱吉後天還有首領會議要參加,我不會亂來的。」
 
清洗好留在人兒體內的穢物,又替對方穿上了睡衣,骸打橫抱著綱吉離開浴室,將人輕輕放在床上蓋上棉被,自己也窩進了被單裡把人兒抱在懷中。
 
「那個……我們……剛才的對話還有……」最後的詞還未脫出口,綱吉臉又紅了。
 
「呵呵……放心,打從我踏進房間之前就施好了幻術,我們所有的談話內容還有剛才小綱吉那麼熱情的主動都不會有人知道喔。」骸邪佞的一笑。
 
「好啦,我知道了啦!」雖然一開始就能察覺到骸的幻術,但還是再確定一次會比較安心。
 
「……你們……爲什麼要瞞著我梅蒂洛斯的事?」綱吉在骸的胸膛捏了一把。
 
「那小綱吉為什麼偷偷跑到這裡抓人?」骸要笑不笑的盯著綱吉。
 
兩個人都不打算回答對方,他們都清楚這是互相的,所以導致的後果,誰都不能責怪誰,「怎麼不叫其他人來就好?」骸勾起綱吉的下巴,強迫對方看著自己的異眸,這個問題可能重複多次了,但他不要聽綱吉那套同樣重複多次的官方說法,他要他內心裡最真實的想法。
 
血紅色的瞳孔閃爍著讓人顫慄的感覺,一種看盡人間冷暖的高傲以及……不屑。
輪迴了六世,骸常常在他面前提起人類的種種,但都脫離不了虛偽這二字,有時候想反駁也找不出詞彙,從骸的嘴裡說出來,是那麼的有力……而事實上,自己也披著名為首領的外皮見人……
 
對里包恩也好、對XANXUS大哥也好,還有卡爾……其他所有的人也是……
他都可以用首領的外衣去面對他們……
唯獨……這只眼……
綱吉不希望被這鮮紅的瞳孔納入虛偽的分類。
 
 
「骸……外面的黑手黨是怎麼說彭哥列第十代首領的?」
 
「……不沾染血腥的黑手黨首領,只是虛位罷了。」既然要對方說出實話,那麼自己也不必隱瞞真實,況且……綱吉自己早就知道了。
 
「嗯……所以自從我上任以來,其他家族對彭哥列的紛亂就越來越明目張膽了……」
 
即使守護者們和瓦利安毫不留情的鎮壓,還是一點都沒有減少的跡象。
 
「一切……都是我的錯,早該繼位典禮那天我就要覺悟了,這麼下去……彭哥列未來哪天一定會被毀滅的……」
 
那麼……我發誓要保護大家的願望也會……跟著毀滅。
 
「我不要再躲在你們的保護下面了,既然是我能阻止的,我就必須去阻止……我是彭哥列的十代首領!我也要和你們一起戰鬥。」褐眸裡有的是堅定,更多是想守護大家的願望。
 
骸對著綱吉露出不捨的表情,不捨他即將染上血腥,不捨他變成稱職的黑手黨一員,「綱吉……要是之前第一次見到你時就把你殺了……現在也就不必站在這裡了?」
 
「不……骸,雖然痛苦,但我很高興我是十代首領喔……」
 
「!?」
 
「如果我只是普通的澤田綱吉,現在我就不會遇上大家,身邊也不會有這麼多朋友,然後……
跟你在這邊滾床單。」
 
說到最後一句時,臉不爭氣的紅起來,不過……心情終於好多了……心中搖擺不定的遲疑也跟著消散……
這次的事情,絕對會有完美的結局。
 
「謝謝你,骸。」
 
骸只是笑了笑,沒有多做回應,拍拍綱吉的背表示該睡覺了,在骸懷裡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然後慢慢闔上眼。
 
 
「綱吉……我愛你……」
 
甜蜜的情話,就是骸給的晚安句,綱吉只能輕輕頷首,就如同他對其他人也一樣公平,雖然今天稍稍的破壞了心中的平衡,不過算了……
 
明天開始,他還是屬於大家的首領,
 
───真正能守護大家的大空。
 
 
 
「晚安……我的霧之守護者。」
 
 
 
 
 
 
 
 
 
 
 
 
 
 
 
 
 
 
 
 
 
TBC
 
 
 
 
各位不用說了,我自己走進焚化爐就好(慢著
 
好廢的一篇……消失這麼久,居然打出這種東西阿阿阿阿阿阿!!
事實證明,看H跟寫H是完全不同的一件事。
 
還有,我考慮把標題改成【骸綱】……
一個人的私心是藏不住的!!!((力指((被巴死
 
 
可惡,我說不下去了……
 
丟雞蛋、砸石頭請到會客室找人吧。=口=|||||||||
 
 
本篇字數:4498 ((好多啊|||||||
 
感謝──點閱、投票、訂櫃、留言。
 
 
SEROKA 2008.10.2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