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骸綱】王騎-5






章之五
 
 
 
早上七點半。
 
這個時間的伊費歐國,大街上已是充滿熱絡的人群,女人們開始整理家務,男人們也出門工作,街上兩旁的小販早就喊的呼天搶地了,當然,也少不了來觀望美麗城堡的遊客,一切,都是那麼的平常。
 
唯一不同的是,今天伊費歐城堡內異常的熱鬧,只要是在城堡內工作的人員都知道──國王─六道骸最討厭一大早繁雜的吵鬧聲,所以這時間的城堡裡是寂靜的,彷彿只能聽到女僕來來回回的腳步聲,但,今天可是個大日子──國王認命騎士的儀式。
 
伊費歐的皇家貴族,沒有一個人不知道先王的遺囑──要鄰國的一名少年─澤田綱吉擔任六道骸的騎士。但,也沒一個人不知道現在的國王─六道骸是多麼的厭惡著這個遺囑,應該說,他六道骸討厭被人命令。
 
當這名傳說中的少年初次來到伊費歐國後,六道骸馬上就命令要進行測驗,大家都在暗地裡為這名少年祈福,爲什麼呢?因為國王的殘酷是出了名的。沒想到,這名少年最終是平安的回來,而且國王也同意讓少年擔任這騎士的位置,
 
所以,
 
城堡內的大廳,現在坐了一排排的皇家貴族,不顧那早晨的禁忌,熱烈的談論著,每個人都想一睹這名少年的風采。
 
 
 
 
 
 
噠噠噠──噠噠噠──
 
綱吉不清楚自己這是第幾次來回踱步了,等下就是任命儀式,也不是沒見過這種場面,但今天這個盛大場面的主角不是別人,而是他澤田綱吉啊!他現在緊張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好來回的在房間裡繞圈子。
 
「嗚嗚……冷靜啊!冷靜一點啊!澤田綱吉!」綱吉伸出雙手拍了臉頰一下,以提起精神。
 
無奈的一個轉身,正好面對著鏡子,綱吉看看鏡中的人,「果然……這種高貴的衣服真的不適合我呢……」鏡子映著的,是穿著純白色騎士服的自己,樣式跟第一次穿的那套有點不同,但也沒差到哪去。
 
「國王殿下……是不是還在生氣呢……」這個問題自從骸昨天氣沖沖的離開自己的房間後,綱吉就不斷的想著,搞的他昨夜根本沒睡好,現在可能出現黑眼圈了,又望了一眼鏡子中的臉,綱吉瞪著眼睛下方那淡淡的黑色。
 
無奈的坐回床上,心情似乎是平靜下來了,但綱吉腦海裡卻浮出昨晚骸那生氣的臉龐,想到這裡,他不知道等下的骸會用什麼表情看著自己,可能同樣是生氣的臉……
 
 
 
叩叩叩─
門外傳的敲門聲打斷了綱吉的思緒,「澤田先生,請問準備好了嗎?」
 
「啊、嗯,準備好了!」綱吉慌忙的把門打開,外面站著的是昨天替他送早餐的那名女僕,「國王殿下要您準備好後,到大廳後面的貴賓室等待。」
 
「咦…我、我不太清楚貴賓室在哪裡……」
 
「請跟我來。」
 
 
 
 
 
跟著女僕的腳步,綱吉漸漸的可以聽見從大廳傳來的討論聲,內容的主角肯定跟自己脫離不了關係,害得他又開始緊張了。
 
突然,女僕停了下來,漫不經心的綱吉差點就撞上女僕的背了。
 
 
「就是這裡,請您先進去等待,國王殿下也在裡面。」女僕說完後便掉頭走人,留下愣在貴賓室門口的綱吉。
 
怎、怎麼辦?國王殿下在裡面呢……
 
綱吉緊張得絞著手指,他考慮著要不要進去。
 
「還待著做什麼?進來,澤田綱吉。」從貴賓室傳出一道熟悉的聲音,那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嗓音,綱吉絕對忘不了,是國王殿下特有的音質。
 
這是國王的命令,綱吉躊躇了一會,最後認命似把手抬起來轉動門把,心臟的律動很快,似乎要跳出來一樣,所幸就把眼睛給閉緊了,殊不知裡頭的人早已走向門邊。骸不耐煩的把門打開,綱吉的手還放在門把上,被骸這麼一拉,整個人往前倒,就這麼的跌進骸的懷裡。
 
「啊!……」
 
沒有想像中的痛,綱吉慢慢的把眼睛張開,沒想到卻看到一雙異色雙瞳,國王正抱著他,「啊、啊!對…對不起!!」綱吉離開了骸的懷裡,燥熱的感覺爬上臉頰,想必是臉紅了,連忙把頭低下去。
 
「下次小心一點。」罪魁禍首完全沒有知覺是自己的錯,骸在綱吉倒向自己懷裡的瞬間,下意識的抱住了他,卻意外發現這個少年的身軀居然比實際看到的還要瘦小,骸真不敢相信昨天綱吉就憑這樣的身體打倒了數名頂尖的戰鬥高手,甚至是犬。
 
骸走回原來的沙發坐下,見綱吉還杵在門口,便用食指在空氣中點了兩下,示意要綱吉坐在對面的位置,被指名的人兒慢慢的往沙發走去,坐下。
 
綱吉把頭壓得低低的,一是怕臉上的紅暈還未褪去,被骸看了可不好意思的,二是怕看到骸的臉,他怕他一抬頭看到的是昨晚骸甩門出去時的表情,三,這才是主因,骸正盯著他直瞧,那道視線即使不用抬頭也可以知道是投射向自己的。
 
不安的感覺使綱吉難受,指頭被絞白發紅了還不自知。
 
「……昨晚……沒睡好?」骸問道。
 
「啊?……嗯……」骸突然冒出的一句話,讓綱吉有點反應不過來,只能用單音應諾。
 
國王殿下八成是看到我的黑眼圈了吧……
 
「你的黑眼圈很重。」
 
果然。
 
綱吉現在很想問骸是否還在生氣,但是……就算骸真的在生氣,那自己又能怎樣呢?說穿了,現在的自己只是個下人,不,只能稱為是平民吧?
 
情緒又陷入一個低潮,綱吉把頭壓得更低了。
 
「你……該不會是在介意昨晚的事吧?」
 
「!!……我……對不起……我、我不是有意要說那樣的話的……」綱吉的頭低得快要碰到膝蓋了。
 
「用不著道歉……澤田綱吉,把頭抬起來。」骸不管昨天晚上的心情是什麼,他只是覺得不這麼說的話,眼前的人真的會把頭貼在大腿上的。
 
「咦?」
 
「我說,把頭抬起來。」
 
綱吉猶豫了一會,終於讓頭和大腿的距離拉開了,但是視線還是盯著地板看。
 
「……看著我。」
 
這次綱吉可沒乖乖聽骸的話了……兩眼還是定在地板上,手指絞的更緊了。
 
骸看綱吉這樣子,輕輕的嘆了口氣,「……我沒有在生氣,所以看著我好嗎?」骸想,這可能是他活到現在用過最溫柔的語氣了。
 
「真的!?」骸的話一出,綱吉馬上就把頭抬了起來,和那雙異眸對上。
 
終於,那雙清澈的褐色大眼又看著自己時,雖然不明顯,骸笑了。
 
其實骸自己也不明白,昨晚他是真的動怒了,而現在卻在澤田綱吉面前說沒有,老實說,他六道骸是不想看到綱吉失望的臉才這麼說的,可是在他心裡的某處卻打死都不承認這點。
 
跟剛才死氣沉沉的樣子完全不同,綱吉現在很有精神的看著骸。
 
這傢伙……這麼在意昨天的事啊?
 
「等下儀式就要開始了,現在後悔還來得及。」骸刻意用冰冷的語氣強調最後的四個字。
 
綱吉知道骸想表達什麼,不過他可是覺悟過才來伊費歐國的,有關骸的事蹟早在他還在自己的國家時就聽聞過了,「我才不會後悔呢……」
 
 
綱吉的褐眸裡傳達出覺悟,骸只是輕笑了下,別過頭去,等待沒剩多少時間就要開始的任命儀式。
 
 
 
 
 
 
 
 
 
 
 
 
 
 
 
 
 
 
 
 
 
TBC
 
 
 
對不起!
我知道停在這裡有種不夠的感覺,不過還是先停在這裡吧…(被巴
 
卡了這麼久,終於又生出來了(泣
 
說實在的,我不知道這篇是在打什麼,要是能讓大家感到一點點甜味就夠了ˇ
 
還有……
 
請問有人在等王騎嗎?(對不起阿婪婪,我知道你在敲碗。)
 
 
 
本篇字數:2461
 
感謝─點閱、訂櫃、投票、留言。
 
 
SEROKA 2008.10.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