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L綱】潛藏-11

 
 
 
 
ALL綱
 
 
章之十一 歸回
 
 
 
「好了,你們誰來跟我解釋這到底怎麼回事?」
很難得的,說這句話時綱吉帶著平靜的表情,卻從身上散發出一股濃厚的黑氣,現在他正坐在一星期不見的首領辦公室的椅子上,叉著手,翹起二郎腿。
 
辦公桌前站著一排排的守護者們,各各面容凝重,沒人敢回答綱吉的問題。
 
「……我說,爲什麼我也得站在這裡?」開口的是骸,他站在最邊邊的位置,所有人都往他那看去,而綱吉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破壞東西的是他們吧?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骸無辜的舉起右手。
 
「閉嘴!你任務完成拖著不回來報告的帳更重。」低沉且又冷靜的語氣,要不是額上沒有火焰,不然任誰都會以為綱吉進入死氣狀態。
 
骸乖乖的不再開口,氣氛又回到剛才的低氣壓,死氣狀態的綱吉很恐怖,但是生氣的綱吉又更加恐怖好幾倍,『平時溫和的人生起氣來很嚇人。』這句話的意思大概就是指這種情況吧?守護者底下互相交換著眼神,每個人都在推託著誰快去說幾句話,但都沒人敢再站出來。
 
綱吉看著這樣的一群人,連嘆氣都嫌浪費。
 
 
 
 
 
事情回到三十分鐘前──
 
 
「歡迎回來!阿綱!」
剛從巴尼亞聚會回來的綱吉一踏入彭哥列總部大門,就見藍波衝過來,一個勁的抱住自己。
 
「哎呀,藍波,小心一點哪……」突然的動作讓綱吉有點失去平衡,差點往後跌。
 
藍波頑皮的笑了下,把頭埋回綱吉懷裡。
 
整整一星期不見了呢……搞不好還以為我是生氣,所以才不聯絡的吧?
 
寵溺的摸摸藍波的頭,雲雀和了平也到大門來迎接自己,看上去大家都很擔心自己呢,只是有人臉色不太好……
 
「喂……六道骸怎麼也在?」雲雀看向綱吉身後的六道骸,獄寺和山本先去了巴尼亞聚會,跟綱吉一同回來一點都不奇怪,但是怎麼消失這麼久的六道骸也跟著回來了?
 
「呵呵呵……小麻雀是在忌妒嗎?」
 
「好了!你們兩個,不要鬧了……」
 
已經夠煩了,還要吵架嗎?
 
「蠢綱,聚會怎麼樣?」
 
「里包恩!……XANXUS大哥……」
 
里包恩和XANXUS站在不遠的樓梯旁,兩人臉色稱不上好看,尤其是XANXUS……青筋那麼明顯。綱吉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正視他們,想必這幾天一定是忙翻了吧?不然里包恩怎會不出席巴尼亞聚會。
 
「跟往常一樣……」
 
「是嗎?……那麼接下來你就自己處理吧……」
 
「嗯,辛苦你們了,里包恩、XANXUS大哥。」
 
感激的對兩人微笑,一點都不足以表達綱吉心中的謝意,這件事要不是有他們的支持與幫助,根本不可能執行的。
 
「哼,用不著謝的太早……我說過吧?我等著你回來收拾爛攤子。」
 
「咦?」話一落下,里包恩馬上調頭離去,弄的綱吉一頭霧水,只好以眼神求助於一旁的XANXUS。
 
接收到綱吉的求助電波,XANXUS也好心的比了比自己身後的方向。
 
看後面?
 
綱吉不懂的往前探,不看還好,只是……來不及了。
 
「……」
除了現在自己所在的一樓大廳和樓梯還算完整外,二樓樓梯口旁的牆壁、柱子、畫像、裝飾品,沒有一樣能稱得上是“物品”,依照上面的痕跡看來,兇手不是同一人而且還是好幾個,最明顯的就是彈痕,更讓人覺得神奇的,被破壞成那樣的支柱,居然還好好的立著,實在是不得不佩服彭哥列的建築工……
 
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奇觀,但這次的奇觀是他目前見過最壯觀的樣子了,該擺出生氣的表情嗎?連綱吉自己都不清楚了。
 
「十代首領您怎麼了?」還未察覺綱吉的不對勁,獄寺不知死的問了一句。
 
「哼哼……這麼久不見了,你們一定很多話要說吧?那麼我們就一起到辦公室去慢慢聊吧?」
 
綱吉轉過頭來對著守護者們露出大大的笑容,他們發誓這是綱吉有史以來最美麗、最燦爛的笑容,但是不久的將來,只要綱吉一露出這種笑容,個個都會避而遠之,能逃的就逃、能躲的就躲,不能逃也不能的躲的,很乾脆的就直接撥了手機到棺材行,不過,這也只是後話了。
 
 
 
 
「……算了,這件事之後再說吧……」按了按眉間,依現在的狀況將心神放在這裡實在不怎麼明智,應該慶幸的是這辦公室還完好如初吧?
 
綱吉離開了辦公椅,轉而走到前方的沙發對守護者們使了眼色,就跟……一星前一樣的場景。
 
綱吉坐在主位,他將剛剛屬下拿來的熱茶到了七杯,一一遞給分坐成兩邊的守護者,溫熱的水氣遇到了冷空氣,白煙從杯裡緩緩升起,擾亂了視線。
綱吉盯著杯子,沉默。
 
一切的一切要開始了,所有的疑問,以及所有的解答。
 
「你們……什麼時候知道第四分部的消息?」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
 
「……阿綱,是昨天……」山本輕瞥了一眼對面的雲雀。
 
「……昨天啊?真該說里包恩和XANXUS大哥果然厲害,還是我應該將你的地下組織清一清呢,雲雀?」
 
「你才沒那個膽。」
 
「……」你明知道我不會的。
 
和綱吉心中所料想的時間晚了一些,外面都傳成那個樣子了,彭哥列內部還可以撐這麼久,真不愧為門外顧問和瓦利安首領……
 
找個時間再謝謝他們吧。
 
 
「什麼時候開始的?梅蒂洛斯的小動作。」
 
「!」
 
守護者的表情閃過一絲錯愕,雖然綱吉知道這件事是時間上的問題,也做好了讓他責罵的心理準備,只是沒想到……居然會是這麼平靜的反應……
 
「……三個月前……」
 
「嗯……跟我想的時間差不多……」
 
山本說的三個月前,就是獄寺重傷的一個月後,梅蒂洛斯在第三分部附近以及馬蘭大街和其他零零散散的小地方開始鬧事,就像綱吉在第三分部巡街看到的那樣,並非是很嚴重的紛亂,也沒有特別的大動作,守護者們也認為那只是梅蒂洛斯那次突襲失敗,對彭哥列表達的不滿,這樣的家族不知有多少個,因此沒特別理會。
 
那時綱吉好不容易恢復了一點精神,他們說什麼也不想再讓他煩心,卻又不能沒有首領的同意就殲滅梅蒂洛斯,最後,守護者們和里包恩共同決意將這件事情壓下。
 
「……嗚……阿綱……我們不是故意不告訴你的……」
藍波開始哭泣,可是又不敢大聲哭出來,整個身體縮在了平的旁邊,就連還是孩子的他也明白,他們這麼做的後果反而讓綱吉得面對更殘酷的事實,也讓彭哥列損傷不小。
 
沒有首領的命令,守護者們不可以擅自行動──這是黑手黨的絕對規矩。
就職典禮那天,他們對著綱吉發過誓的啊……
 
「別哭了藍波……我沒有怪你們……錯的是我……」
 
「澤田……」
 
「早在當初……談判失敗時就應該動手的……不然現在也不會演變成這樣……」
 
綱吉閉上眼睛,腦中浮現鮮紅血跡,那是獄寺的血,清晰的……彷彿才昨天的事,。
 
 
 
 
「去死吧!」
 
「十代首領!」
 
碰碰──
 
 
 
「您沒事吧!首領大人?」
 
「快!快救獄寺!」鮮豔的血色刺激著綱吉的視覺。
 
 
 
「你想怎麼辦?綱吉?」
 
「算了吧……還好獄寺沒事了……他也應該得到懲罰了吧……」盯著心跳儀,綱吉緊握著獄寺犉暖的手,儘管病床上的人還是沒有徵開雙眼。
 
不要……不要再看到血了……
 
「他們得不夠教訓的!只要你同意,我們馬上去……
 
「這樣就好,夠了。」想起對方首領跪在地上喊著饒命的樣子。
 
「這次放過,下次還會再發生同樣的事情的!讓我們……
 
不要再說了!
撕破喉嚨的吼叫,不只雲雀,連自己都被嚇到了……
 
「……知道了,如果這是你的命令。」
 
『喀喳!』
雲雀離開病房關起門的聲音響徹在綱吉耳裡,揮散不去,就像在告誡什麼。
 
……只要別再有人流血……那怎樣都無所謂了……
 
 
 
 
「……你們知道他們把炸藥裝在第四分部的哪裡嗎?」
 
「!?」
 
綱吉將茶杯握緊在手中,反映在茶水裡的臉毫無感情。
 
「……就在地基以及所有支柱。」
 
「什麼!這……」根本想殺了所有人……
 
獄寺也是個能熟悉運用火藥的人,他非常明白將炸藥放置在那些地方的後果,而事實上第四分部存活的人員根本不到一半。
 
「呵呵……發生事情的時候,我連去現場都沒辦法……」
 
明明就是我的罪過……
 
「……那天……是山本你要去視察的……差點我就害死你了……」
 
「阿綱!你別這樣……」
 
「……甚至對雲雀發脾氣……」
 
綱吉垂著頭,許久未修的瀏海遮住了面容,語氣平穩的讓人摸不清他的情緒,每人心裡泛起一絲痛楚。
 
將手裡的茶杯放在桌上,綱吉慢慢的提起右手放在左胸口,閉上眼睛感受著剛才熱茶遺留在手心的溫度,心臟規律的跳動傳到大腦,「……在此,我發誓,對彭哥列十代首領的絕對忠誠。生命、靈魂,全部獻給我偉大的首領。」嘴角勾起一個微弧,輕笑。
 
「……知道我在做什麼嗎?」綱吉半睜著眼,沒有焦點,沒有感情。
 
「這是…….」他們怎會不知道?因為在場的守護者們都曾對綱吉說過──這個效忠的儀式。
 
「……在第三分部新進人員會議的時候,大家……對彭哥列十代首領的……忠誠。」
 
……明明我就在那裡……我就是彭哥列的首領,可是……
 
沒有人知道!
 
「那個時候……我第一次意識到我是彭哥列的首領,而不光只是你們的首領。」
 
面對你們我可以任性、可以撒嬌,可以……依賴你們,可是……
 
「這次因為我的任性,害死了很多的人……甚至看到墓碑上的名字,我連他們是誰都不知道……但是他們也爲了一個不知道名字的人而犧牲……」
 
「我也該……當個稱職的黑手黨首領了……」
 
綱吉抬起頭看著守護者們,帶著堅毅的眼神。
 
「我要……親自結束這次的事件。」
 
看著那樣覺悟的瞳眸,一瞬間也只能錯愕,骸微微皺起了眉頭,其他人臉上寫滿了驚愕……當綱吉戴上戒指的那一刻,他們就該知道黑手黨的規矩將逼迫綱吉走上這條路,儘管他們總是小心翼翼的守護著他,但是……並不代表這是好事,唯有做好覺悟的人……才能活下去
 
──在這骯髒的世界。
 
 
「……首領……」
 
「……獄寺別露出那樣的表情啊……馬上就結束的。」
 
「你什麼意思?」雲雀聽出綱吉的含意,「他們要行動了?」
 
「嗯……是啊……明天吧?直覺。」
 
──又是超直覺。
「你想怎麼做?」雲雀瞪著綱吉,可是又不能說什麼。
 
 
「這個嘛────」
 
 
 
 
 
 
里包恩坐在會客室裡的沙發上,命人倒了杯Espresso,咖啡的香味溢滿在空氣中。
 
「……擔心他啊?」里包恩翻著今天的晚報,坐在他對面的男人直瞪著他手中的報紙。
 
「才沒有,也不需要。」XANXUS不屑的把頭撇到一邊,「反倒是你……」
 
剛剛還偷偷站在首領室門外……
 
「啊,我很擔心。」
 
「……」XANXUS愣住了,沒想到對方居然這麼坦白?還是另有所指?
 
「要是他做出會讓彭哥列陷入危險的事,我會很麻煩的,不過……」話還沒說完,里包恩拿起Espresso小喫一口,「以後他不會再讓我擔心了。」
 
「……是嗎?」
 
終於……下定決心了啊……
 
從綱吉回到彭哥列總部時的表情來看,多少能猜的出來,XANXUS回憶起以前指環爭奪戰時,他好像也是這樣的表情。
 
「幫忙到這地步算是仁至義盡了,我們的任務到這裡就結束了。」
 
XANXUS挑起眉,看著里包恩將杯中的Espresso飲盡,「還真是難得……」
這不是很平常的事,認識里包恩的人都知道他絕不喝最後一口咖啡,綱吉曾為了這點對里包恩說教,但換來的是一句“我的習慣用不著你來管。”讓綱吉啞口無言。
 
折好報紙,里包恩起身離開,卻在門口停了腳步,「……其實沉澱在底下的咖啡才是最甘美的。」喃喃的說了一句,剛好XANXUS也聽到了。
 
隨著越來越小的走步聲,XANXUS盯著桌上的空杯子,空氣中Espresso的香氣仍然未散。
 
 
「哼……應該是最苦的吧?」
 
 
 
 
 
 
 
古老的吊鐘鐘擺規律的擺盪,現在是晚上的十一點整。
「我說……你怎麼在這裡?」
 
綱吉剛洗好澡,身上穿著白色浴衣從浴室走出來就瞧見雲雀正坐在他的床上,一臉不爽。
 
「你跟骸真是一個樣子……」綱吉小聲說著。
 
「你說什麼?」
 
「沒有……」
 
綱吉聳聳肩,走到雲雀身邊坐下,「在生氣?」
 
「……」
 
絶對在生氣,看雲雀沉默不語的樣子就知道了,綱吉無奈的往雲雀身邊擠。
「氣我擅自決定這件事?」將頭靠在對方肩膀上。
 
雲雀點頭。
 
「……你們還不是一樣擅自瞞著我……」話才一說出,綱吉就遭到雲雀憤怒的視線。
 
「咿……別生氣嘛!我知道你們是為了我啦……」
明白他特地過來關心自己,綱吉在雲雀臉上啄了一下。
 
「嘻嘻……這是謝禮喔!」
 
「就這樣?不接受。」
 
「啊~小氣!」
兩人相視而笑,雲雀捧起綱吉的臉,輕柔的一吻而隨即分開,然後再次覆上,舌尖放肆的互相纏繞,雲雀的手摟上綱吉的腰際,卻被人兒推離,「只能到這裡喔……」綱吉用食指壓著雲雀的唇。[.1]
 
「明天就要趕回去了呢……」
 
雲雀挑起眉,「那就快點睡吧……」將綱吉摟在壞中,躺下拉起絨絲棉被。
 
「……好溫暖……」綱吉慢慢的闔上眼,果然還是自己的被窩最舒服了,「……真希望快點結束……」靠在雲雀的胸口,輕喃,「……剛剛里包恩站在我們門外呢……」
 
「嗯……」
雲雀也發現了,應該說……大家都知道吧……
整件事的始末里包恩都看在眼裡,連第四分部傳來消息時也在綱吉身邊,最擔憂綱吉的人……就是他了啊?
 
「對了……你們該不會趁我不在的時候在屋裡大戰吧?」
 
不然怎會變成那種悽慘的盛況?
 
「……」
又是默認了,綱吉在雲雀身上輕啃一口。
 
「啊……兔子變成肉食的啦?」
 
「什麼兔子啊!」不滿的在對方胸口一捶,惹來雲雀將摟著人兒的手更往懷裡抱,「在捶下去我就不讓你睡囉……」聽到雲雀的警告,綱吉乖乖的收手,調整了舒服的位置,不再亂動。
 
 
「晚安……我的首領。」
 
「嗯……晚安……雲之守護者。」
 
 
 
 
 
 
 
 
 
 
 
 
 
 
 
 
 
 
 
 
 
TBC
 
 
 
 
 
 
以為那兩人會出現H的舉手!((馬上被丟進焚化爐
 
唉呀呀……下一章就完結了耶……((感慨ing
想想當初在寫“序”的時候好像是6月1日,現在已經是12月了啊…..((快半年了呢!
 
不知道文筆有沒有進步呢?((搞不好退步了阿阿阿阿!!!!
 
最近一直在校稿潛藏(出本阿…),看完一遍又一遍快吐血了……說真的,這絕不是人幹的!(力指!((終於知道出本子的都很有耐心和決心(((何?
是說前天稍稍排了一下稿子,發現目前(含本章)的頁數大約有120左右……(目標是180↑啊)
 
看樣子我必須讓Ending很精采了…(遠望)
還有番外呢……((連動都還沒動((死
特典二目前也處於草稿狀((爆
封面還沒上色……((風化
 
 
希望最後別讓我天窗……(巴死)
 
以上ˇˇˇˇ
 
本篇字數:4826 ((哇喔~破紀錄了~((下一篇完結就會說金式世界紀錄XDDDD
 
感謝──點閱、訂櫃、投票、留言、預購
 
 
SEROKA 2008.12.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