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骸綱】Transmigration-初遇

 
 
Transmigration
 
 
 
 
他的世界只有鮮紅與血腥味,總是站在一片血海之中,面無表情。
 
──什麼時候變成了習慣?
 
連自己也不知道,多久了呢?為得又是什麼?許許多多的記憶片段像跑馬燈一樣在腦袋裡閃過,卻又抓不穩其中的一節,雖然都是曾經經歷過的。
 
這一世……也會被下一世淡忘吧……
 
 
 
 
01.初遇
 
 
 
嬌小的孩子站在白霧中,任由大滴的雨水打在臉上,水順著臉頰描繪輪廓滑到了下巴,很快的伴著下一滴水珠一起掉到石磚地上,混著紅色。
 
他那一頭藍髮跟腳下的艷紅有種不違和的搭稱,一紅一藍的奇異瞳孔沒有感情的看著身邊一具具的屍體,孩子嗤笑,笑他們的愚蠢,他們不該綁架孩童帶去黑市販賣,至少不要找上他,那麼下場就不會這般悽慘。
 
厭惡的閉上眼,孩子用力甩了甩右手緊握的三叉戟──那是剛才使用的凶器,鮮血從銀白的尖刺飛出空中和水氣結合,再次掉落地面,原本應該濃重的鐵銹味,因為這場雨的關係沖淡不少,讓孩子的心情愉快了一些。
 
他揮揮手,三叉戟消失於空氣中,衣上沾染的血漬也讓雨水帶走,孩子想重回大街上繼續漫無目的的散步,這是他每天的興趣之一,怎知道突然被四個男人半拉半扯的拖到無人的陰暗巷道裡,不過這也好,畢竟要是在人多的街上大開殺戒,事後會有很多麻煩衝向自己,某種角度而言,他有點謝意對於那四個躺在石磚地上永遠也睜不開眼的男人們。
 
──不管是這次的人生、還是上次的人生,哪個世紀的世界、哪個輪迴……
 
人類同樣骯髒。
 
那麼,他是人類嗎?他也能被稱為人類嗎?
帶著無數的記憶一次又一次穿梭於人界,得到了人類不該有的能力,可笑的是,有這種想法的孩子,更加證明自己是個徹徹底底的
 
人類。
 
 
 
 
 
「什麼時候可以結束呢?」
 
輕聲的呢喃,孩子不是問自己,但也不是針對任何人,或者是……神。
 
──爲什麼偏偏是他呢?
 
孩子舔了舔手指上的血液,那個永遠不會變的味道,彷彿象徵著自己永遠也脫離不了名為“輪迴”的牢籠。
 
 
 
 
 
思緒突然終止,孩子感到有人的氣息在背後,消失的三叉戟重回手中,俐落的轉身、銀色的尖端對準站在自己身後的人的脖子。
 
然後,孩子瞪大了眼。
清澈的粟色,印在自己眼裡。
 
「……我不是壞人……」褐髮褐眼的男人牽起苦笑,舉起雙手,顯然有些驚嚇。
 
孩子頓了頓,那種顏色很少見,尤其是這裡──西西里。
更讓他感到奇怪的,這個人……一點也不慌張。
 
三叉戟始終沒有放下來,只要孩子願意,男人就會跟地上的屍體一樣──心臟再也不會跳動。
 
「你……沒事吧?」男人輕皺起眉頭,語氣還是一樣平靜。
 
──這個人跟街上的人一樣,看到了自己被拖走的場面,不同的地方,他
 
追上來了。
 
爲什麼要追上來?他應該跟其他人一樣,冷眼看待一切事情的發生,然後,隨即忘去。
 
孩子的視線停在清澈的粟色,他甩了右手,銀色的尖端不再指著那人的脖子,但仍然存在,像警告一般。
 
「……你不怕嗎?」閃爍在孩子右眼的紅光,讓人戰慄。
 
男人絕對知道地上的鮮紅出自孩子之手,那又爲什麼要這麼問他呢?
 
「因為……你在哭啊……哭的很傷心。」
 
孩子驚訝,左手下意識的撫上臉龐,是濕的。
但是孩子明白,那並非是淚水,而是雨水罷了。
 
「你的眼睛告訴我你在哭泣啊……」
 
男人的聲音很輕很輕,輕得虛幻。
 
「你……沒事吧?」
 
「……沒事……」
 
其實根本沒必要回答這個問題,但就是有種魔力使嘴巴張開。
孩子覺得無法在眼前這個男人面前再多待幾秒,不然……心臟身處的某樣東西將會破碎。
他讓三叉戟消失,轉身想要盡速離去。
 
「要去哪?」
 
──要去哪?
 
孩子停住了腳步,說真的,他要去哪呢?原本想繼續回到街上,可是一點心情也沒了,現在只想快點離開男人。
 
「不關你的事,要通知憲兵也好,要走也好……不要管我!」
 
孩子的聲音沒有抑揚頓挫,也沒有轉過頭。
他希望那個男人快點離開自己身旁。
 
 
笑聲傳入耳中。
孩子疑惑的轉身,男人笑的燦爛。
 
「呐……跟我走吧?」
 
「什……」毫無法則的言論讓孩子撐大了瞳眸。
 
男人依舊笑著,很柔很柔,柔得縹緲。
 
他瞇起粟色,對孩子伸出手,像紳士邀請淑女。
 
孩子不知所錯的瞪著擺在眼前的掌心。
 
──那掌上的溫度……應該很溫暖吧……
 
 
 
 
 
意識拉回現實後,孩子才知道自己的手已經準備搭上掌心了。
急忙的縮回手,大概連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臉上是怎樣的表情吧?
──沒有事情能讓他這樣狼狽。
 
不要再理會這個人了,快點,快點離開他。
 
心底的聲音大到孩子認為自己出了聲。
 
但是,
 
身體卻不聽使喚。
 
孩子的停頓讓男人收回手,臉上的笑容消失,皺起一邊修長的眉。
 
──要走了吧、要離開我了吧?
 
浮現在腦海裡的字句,讓孩子剛才沸騰的血液冷卻下來,那就是名為“失落”的感覺吧?
 
 
 
 
 
然後,手上多出了溫度。
孩子看向自己的手,相較於孩童沒有多大的掌心正包覆著冰冷,熱源竄入心臟,意外的……
叫人舒服。
 
「走了。」
 
一樣虛無縹緲的音質從上方傳來,然而這次……
 
孩子握緊了掌心。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