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L綱】The secret of Vongola-彭哥列首領




※The secret of Vongola為系列文,每篇皆不延續上篇文章內容。

※配對一律打ALL綱,若文章有雷請小心。

※黑綱吉有。





















 

01. 彭哥列首領
 
 



 
 
有時候彭哥列首領的想法令人摸不清,甚至是他的守護者。
 
或者,應該說從綱吉上任首領一職後,他們便不想去涉及綱吉的內心,一旦越過那條看不見的警告線,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事沒人可以預料。
 
 
至少,只要他們保持沉默,那麼綱吉就能保有這樣的美麗與強大。
 
 
 
 
 
 
「我要出去。」
 
綱吉慵懶的聲音響起,讓正好來收“工作”的里包恩頓了一下,「如果你手邊的東西現在能立刻交給我,隨便你怎樣。」里包恩瞥了一眼壓在綱吉手下數張的白色文件,那是他昨天丟給綱吉的重要文件。
 
「可以,拿去。」
 
綱吉笑著拿給里包恩,但他並沒有從辦公椅上爬起來,而是等待里包恩來接過文件。
這也是里包恩教育綱吉成為首領的其中一項規矩。
 
如此乾脆的態度實在讓人不得不懷疑是不是真的完成了,里包恩拿過文件隨意翻了幾張,的確,真的都好好簽上了名和一些相關的囑咐。看里包恩滿意的表情,綱吉拿回那些文件,右手朝著紙上頭一揮,全部都蓋好了死炎印,重新遞給里包恩。
 
「若是以前的你,還得要一張一張的蓋呢。」這不是感慨,而是難得的稱讚。
 
「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綱吉淡淡的說。
 
綱吉從抽屜抽了幾樣東西放進口袋,便繞過里包恩走出辦公室。看著關上的門,里包恩掏出手機,撥了幾個按鍵。
 
 
 
 
 
西西里是個美麗而又黑暗的地方。
這裡是黑手黨的堡壘,所有秩序不屬於政府,在這裡穿上黑西裝就代表著權力與身分,他們融入西西里的生活,穿梭於每個地方,即使黑手黨是這樣的普遍,居民還是能避就避,誰都不知道下一秒他們所待的地方會不會變成槍林彈雨。
 
綱吉走在馬蘭大街上,享受下午舒服的陽光。
他身上套了一件松垮垮的休閒服以及牛仔褲,多年未剪的頭髮已經長至背部,綱吉隨意的將它綁成了一束,並不是刻意要留頭髮,只是懶得去修。
 
記得上次一個人出來閒晃是兩個月前的事情了,綱吉需要這樣的時間,沒有守護者和部下的陪伴,像個普通人一樣享受生活,儘管自己最清楚,現在的他已經不是澤田綱吉了,而是彭哥列十代首領。
 
但是說到底,綱吉也只是覺得帶著一群人出來逛街很礙事罷了,在里包恩准許下,他瞞著大家偷溜出來,不穿黑西裝選擇輕鬆的便服也是不希望又惹上麻煩,要知道,黑手黨就是喜歡惹事生非。
 
──真是無聊。
 
 
 
 
 
綱吉漫無目的的亂逛,看到什麼特別的東西就繞進店家看看,像個第一次來到這裡的觀光客。
他看上眼的東西不少,卻都不肯花錢買下,去年和獄寺從一場同盟會議回程時,他無意間發現了一間小店舖的玻璃廚櫃裡雕刻成玫瑰的藍水晶,車速不慢,但綱吉還是注意到了那樣東西,他立刻要司機停車,站在玻璃廚櫃前仔細凝視美麗的雕刻。
 
『十代首領喜歡嗎?那我……』
 
『不,獄寺,就讓它留在這裡吧……』
 
他溫柔的說著,帶著一絲不捨的眼神再坐上了車,而這些獄寺都看在眼底。
 
隔天,那個玫瑰的水晶雕刻擺在綱吉辦公桌上。
那天,綱吉對著獄寺生氣了。
 
 
 
『獄寺知道嗎?人總是喜新厭舊的,一旦得到手了就變得沒有價值了……』他沉著眼眸,『我寧願它放在原來的地方或被人買去,下次能再看到它時,就能保有第一次看見般的心情。』
 
耀眼的火焰,使那動人的水晶瞬間幻化成灰,『這樣……就不會失掉我對它的那份感動了……』
 
『十代首領……』
 
獄寺皺著眉頭,臉上的表情複雜,綱吉給他的,是淡淡哀傷的微笑。
 
──對不起啊……獄寺。
 
 
 
 
 
 
很多人都說他變了,獄寺、山本,甚至雲雀,只有骸說他仍然天真,一點都沒有改變。綱吉自己倒是沒有注意,不過這麼多人都這樣認為,或許是真的有改變了吧?里包恩可能也有同樣想法。
 
綱吉想起了早上里包恩對他說的話。
 
『若是以前的你,還得要一張一張的蓋呢。』
 
 
改變或許是必然的,
──因為我是彭哥列十代首領。
 
 
 
不過這個想法馬上被綱吉嗤笑,因為彭哥列首領是不會穿著休閒服一個人在路上沒形象地舔著甜筒的。
 
將最後一口末端的捲筒鬆餅丟進嘴裡,綱吉滿足的用舌頭舔了嘴角。
 
「玩了這麼久,再繼續破壞形象的話,讓里包恩知道了大概又要唸上一陣子了。」
 
綱吉瞥了眼旁邊的巷道,帶著銳利的視線。
 
 
──那麼……
 
 
 
 




 
 
 
彭哥列大宅給人的感覺既戰慄而幽森,可能是因為建築有一段歷史的緣故,從外頭看這幢佔地不小的豪宅,能形容的只剩壓迫而已。
 
在宅苑後方有座小小的花園,種了很多彩色的花朵,多的是小波斯菊,看起來活潑又可愛,跟陰森的建築比較起來顯得不搭,不是彭哥列的人可能真的不會相信,這些溫柔的花朵正是黑手黨教父親自栽種的。
 
偶爾在這裡會有個小茶會,彭哥列首領和守護者難得全體聚在一塊聊天的地方。
 
現在正在花園替這些花兒澆水的不是彭哥列首領,而是這個時代被稱為彭哥列首領左右手的──嵐之守護者。獄寺的表情很平靜,跟平常凶神惡煞的臉成了極大的對比,而這樣的溫柔他只留給他最尊敬的那個人而已,沒人可以例外。
 
 
「那是什麼?」
 
聲音從後面傳來,獄寺轉過頭去,里包恩站在那裡,看著一旁小桌子上放著的東西。
 
「啊……是十代首領幾個小時前要我準備好的。」
 
優雅的透明桌上放著的,是一束束純白的白玫瑰。
獄寺關掉灑水器,絕對不能因為自己分心而讓它們喝太多水,雖然看似生命力很強,其實脆弱不堪,能碰這片花園的除了彭哥列首領,就是獄寺。
 
「白玫瑰啊……」里包恩抽出其中一朵,玩味的眼神充滿諷刺,「原來這次不是偷懶啊……果然還是讓我猜對了呢。」
 
獄寺聽懂里包恩話中的涵義,一向討厭白玫瑰的綱吉,會特地叫人準備的原因只有一個,這也是唯一的理由。
 
「那麼首領他帶上誰了?」希望不是蠢牛,他是最讓人不放心的一個選擇。
 
「沒有,一個都沒有。」里包恩手一甩,玫瑰重重的摔在地上,「他又幹出這種事了。」
 
聽著里包恩滿滿的怒氣,獄寺現在的情緒被擔心佔滿,打算轉身就走,卻被里包恩制止,「現在去找他,搞不好那傢伙還會因此生氣,何況……」
 
里包恩突然停話,口袋中的手機微微發出震動,他有不好的預感。
 
掏出手機,顯示在螢幕上的,是一條短信。
 
『over!』
 
雖然只有一個單字,卻足夠證明是誰發的了,里包恩臉色沉了下來,嘴角勾起一個弧度,看得獄寺越來越心慌。
 
「不愧是我教出來的學生,不……應該說,果然是彭哥列首領。」
 
 
 
 




 
 
 
「就你們而已嗎?」
陽光無法完全到達的陰暗中,褐色頭髮青年的眼中閃過輕微的殺氣,他低頭俯視跪在地上穿著黑西裝的男人們,就像獅子在看到手的獵物,毫無憐憫。
 
「是、是的,沒有其他人了。」留著平頭的中年男子慌張的低頭,沒有權力直視青年清澈的眼。
 
「是嗎?那,把手機拿出來。」
 
男子恭敬的把手幾交給青年,只見青年按了幾個按鍵,似乎發了短信,又丟回男子手中,「回去,不要再跟著我。」
 
「可是……里包恩大人……」男子非常猶豫,眼前青年的話不能忽視,但里包恩的命令也不能不管。
 
“這是我的命令。”,你跟他這麼說去吧,現在立刻帶著其他人離開。」
 
面對青年冰冷的語氣,男子愣了一下,毫無猶豫的點頭,「遵命,首領。
他給了旁邊同夥一個眼神,對著青年鞠躬後,一伙人馬上消失在青年面前。
 
褐髮青年搔搔腦袋,輕嘆,「回去之後,八成是一推工作等著我吧……」
 
 
 
 
 
 
綱吉繼續毫無計畫的漫步西西里。
怎麼說這也算是難得能好好輕鬆的小小假期,他不想浪費任何時間,途中綱吉又解決掉了一根熱狗,也到廣場小坐一下,欣賞鴿子悠哉的在地磚上一跳一跳的。
 
走了多久了?綱吉偏著頭想,明明只要抬起左手,這個問題馬上能解決,但是他卻沒有這麼做。
從馬蘭大街繞到了這裡,而這條大街綱吉並不熟悉,或許是第一次來也說不定,雖然西西里充滿歐洲特有的藝術氣息,但是這裡卻比繁華的馬蘭大街更加古典。
 
綱吉張望了一下四周,街上的行人很少,他很喜歡這種休閒寧靜的感覺。
 
又逛了幾家小店,綱吉發現了在轉角那間掛著“Caroline”招牌的老舊店面。
跟其他商家不同,它完全沒有展示櫥窗,也沒有窗戶,有的,只是一扇能進出的木質門,門週遭種了許多小波斯菊,五彩繽紛的,讓綱吉想起大宅後苑的那片花園,而外牆上掛了兩幅向日葵的寫真畫,那正好是窗戶的位置。
 
有點緊張的推開木門,門上方掛的風鈴因此鈴鈴鈴鈴的響起,綱吉呆愣在門口。
 
裡面的裝潢都以檜木為主,還刻意的裝上微黃的電燈炮,有種溫馨的氣氛。擺設的商品種類很多,仔細看的話,會發現東西都不是全新的,似乎都曾使用過,從玩具布偶到縫紉機都有,應該是家二手商店。
 
綱吉在裡頭打轉,商品都放在開放式的櫃子,一層一層的,雖然有的老舊,但原先都是價值不斐的精緻品,然後,綱吉停下腳步。
 
吸引他興趣的,是一只有兵乓球般大的黃色玻璃鳥。
 
──看起來好像雲豆喔……
 
「不知道雲雀看到這東西會是什麼表情。」
綱吉輕輕笑著,猜想那個不茍顏笑的人是否會露出欣喜的樣子。
 
「那隻是“HIBADO”。」
 
順著聲音探去,是個有些上年紀的黑髮男人。
 
「真是可愛的名字。」
綱吉對男人投以一笑,想必他就是這兒的老闆了,不過還是有點吃驚,以店的招牌和商品來看,綱吉還以為店主應該是個年輕的女人。
 
「呵呵……這是我太太取的名字,這裡的每一樣東西都有。」
 
男人淡淡的勾起嘴角,半瞇著眼睛,綱吉覺得那帶著魚尾紋的眼角充滿濃濃的感情,而他的直覺似乎告訴了他什麼,悲傷的。
 
「那店名也是?」
 
「不……那是她的名字。」
 
綱吉明白過來了,這裡溫馨的氣氛,「您很珍惜她呢……」
 
「是啊,一直以來。………喜歡嗎?」老闆指著“HIBADO”。
 
綱吉點頭,許多小擺飾中唯一令他中意的只有這個,「請問價錢?」這裡的商品都沒有貼出價位,難得他想買回去,雲豆看到“夥伴”應該也會很高興。
 
老闆遙遙頭,閉上了眼睛,而眼下的皺紋更清晰了,「送給你吧。」
 
「可以嗎?」懷疑的皺起眉,老闆則再給綱吉一個微笑,「……謝謝,我會珍惜的。」那個人或許會吧?
 
綱吉小心翼翼的將玻璃鳥放進口袋,眼神中多了一點感情。
再次謝過老闆,綱吉拉開那扇木門,風鈴清脆的聲音傳入他耳中。
 
「……你是個善良的人呢……所以,」男人笑著說,「用不著太過執著。」
 
老闆低沉而溫柔的善意,綱吉只是輕輕頷首,沒有表情的。
然後,店裡剩下的,是沉重的關門聲。
 
 
 
 
走出“Caroline”,綱吉摸出玻璃鳥看了一會,又放回口袋,「不要太執著……嗎?」
 
──但是一切都已經無法改變了不是嗎?
 
 
「這位先生不好意思,請問到馬蘭大街要怎麼走?」
 
綱吉轉過身,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高大男子帶著困惑的表情。
 
「啊,從這裡往………………嗚!
 
痛楚從頸後傳到大腦,在視線消失之前,綱吉看到的是幾個模糊的黑衣人,還有,稀稀疏疏的談話聲。
 
 
 






 
 
 
 
「找到了嗎?」
 
里包恩的臉色依然跟往常一樣,只是語調比平常更為冰冷,除了綱吉給自己開了個無傷大雅的玩笑,還丟掉身上的發信器的話,他可不能保證彭哥列首領會死在文件山中。
 
佔掉通訊室大半空間的高科技螢幕上閃爍著紅點,將尼二的手指不斷穿梭於鍵盤,他現在完全不想去猜身後門外顧問是什麼表情。
 
「首領目前在C16地區。」
 
站在里包恩旁的獄寺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話,得知綱吉的位置後,他立刻掉頭就想離開通訊室。
 
「等等,嵐之守護者。」
 
「里包恩先生請您不要阻止我。」
 
「帶上部隊C,不用通知其他人。」里包恩嘴角勾起一個弧度,「還有……不要忘記蠢綱要你準備的東西。」
 
獄寺一愣,對里包恩鞠躬後,頭也不回的奔出通訊室。
 
「里包恩先生,真的不用通知其他守護者嗎?」雖然有嵐守在加上部隊C,但還是令人不放心,將尼二悄悄的打探里包恩的思緒。
 
「不用,就算他死了也是自找的。」
 
甩掉他的人用意居然是這個,自從綱吉接任以來也過了好幾年,不得說他真的成長到足以獨自擔當整個彭哥列,影響整個義大利黑手黨界,但,
 
里包恩也越來越不能理解綱吉的想法了,儘管一直陪在他身邊。
 
 
────或許,打從一開始我就沒有真正的了解你。
 
 
 








 
 
 
意識清醒後,撲鼻而來的是陣濃濃的潮濕味,頸子後頭的痛楚也漸漸清晰。
綱吉沒有立刻睜開眼睛,他聽到不遠處有些人正在談話,試圖聽到一點什麼,可惜都是模糊的單音,他感覺身旁也有人的氣息,而且是不少人。
 
身體動不了,手腳都被綁住了,至少嘴裡沒有被布什麼的塞住,不然他一定會覺得很噁心。
 
綱吉慢慢的打開眼睛,週遭一片昏黑,漸漸習慣後,就看見綁住手腳的居然是重重的鐵鍊。
 
──唉呀呀,夠狠的,這些人。
 
「你也是被帶來這裡的嗎?」細微的聲音從綱吉右邊傳入耳中。
 
是個看起來跟自己年紀一樣大的青年,不,可能在小一些。
 
「這裡是哪裡?」
綱吉意識清醒後,第一個想問的問題,因為直覺到環境非常骯髒,似乎是破舊的廢棄工廠,乾淨嚴肅的大宅待久了,身體的自然反應。
 
「啊……你一定是被抓來的吧,那我還比較幸運。」青年不在乎的悶笑,綱吉眼裡充滿疑惑,讓青年又是一陣笑,「搞不清楚狀況呢,你。」
 
「……這些人,還有你、我是人質?」綱吉輕聲說著,怕是被遠處的那些人聽到了,「還是說……是人口販子?」
 
「……你很聰明嘛,我是被賣到這裡的。」
難怪青年會說自己比較幸運,因為綱吉是怎麼昏倒的也不知道就被抓來了。
 
「你倒是很冷靜……」綱吉看了四周,有些是跟自己同樣大的,還有一些稍微小一點的孩童,不約而同的,臉上都是害怕不安的神情,而旁邊這個青年,卻過分輕鬆。
 
「我已經被轉賣三次了,就算是死也無所謂,而且……你還不是一樣。」說他冷靜,自己還不是半分恐懼都沒有?
 
「啊……雖然不是被賣走,但是被綁架之類的事情我還是有點心得的。」苦笑。
 
「……看不出來,你的人生還挺可悲的。」
 
「或許吧,但是比我悲慘的人到處都是。」綱吉露出厭惡的表情,被綁緊的手腳開始發疼了,「那麼,這批人口販子是哪個組織的?」
 
青年愣了一下,眼神複雜,「黑手黨,而且……」
 
「喂!誰准許你們說話了!?」
 
響亮的『啪』一聲,青年突然倒在綱吉身上,綱吉驚訝的抬頭,是個穿著黑西裝下巴留著鬍渣的高大男人,他的左手還停在空中,是賞了青年一巴掌的那隻手。
 
綱吉警戒的瞪著男人,小聲問著青年『你沒事吧……』,而青年緩緩推正身體,點了頭。
 
「聽著,你們這些人,乖乖聽話我就把你們賞給彭哥列首領,要是敢反抗……」
男人說著說著,從西裝暗袋抽出一把手槍,頭也不移的就朝旁邊開了一槍。
 
複數的尖叫聲響起,綱吉左臉頰上瞬間感到溫熱的液體,在他左側過去一點的地方,一個孩童倒下,額頭流出大量的血,而濺出的血液也落在綱吉身上。
 
「……喂,你在幹什麼?」綱吉沒有情緒起伏的語調,用冰冷的眼神看著男人,「什麼賞給彭哥列首領?
 
無形的壓迫感從綱吉身上溢出,男人到抽了一口氣,而綱吉身旁的青年慌張的要綱吉不要開口,要是惹惱了眼前殺人不眨眼的男人,下場就會跟倒下的那個孩童一樣。
 
「你、你想要反抗嗎?」槍口指著綱吉。
 
「回答我。」
 
綱吉仍然面無表情的說,男人咬緊牙,按下了板機。
 
碰────
 
青年張大眼睛,綱吉身體一陣,子彈打在他的左腹部,血開始浸濕綱吉的衣服。
 
「看到沒有!反抗的人就是這樣的下場!哈哈哈哈────
 
青年拉著綱吉的身體,不讓他倒下,滿臉憤怒的瞪著喪心病狂的男人。
 
「怎麼?你也想死嗎?很好,我就成全你……」
 
男人將槍口對準青年,青年渾身顫抖,閉緊眼睛。
 
 
 
「住手!不要動!」
工廠唯一的出口擠滿了同樣穿著黑西裝的人,個個拿著手槍,瞄準了男人的同夥,而前方拿槍指著男人的人有著一頭灰髮,應該就是帶頭的人。
 
「你們是誰!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男人咆嘯。
 
「當然知道,洛斯拉家族的左右手。」彭哥列家族底下的第三大同盟。
 
灰髮的男子壓低聲音,臉上帶著的盡是不屑,「好了,請把首領安全的交出來。
 
「你在說什麼?什麼首領!你們是哪個家族的!」
 
不理會看似在裝傻的男人,灰髮男子開始環看男人身後那群被綁住的青年還有孩童,然後他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還有……熟悉的,血的顏色。
 
「十代首領!」
 
灰髮男子不顧一切的衝向那人身邊,不斷喊著『十代首領、十代首領。』
 
「……十代首領!?該不會是────」男人臉色逐漸轉為蒼白,驚訝的張開口。
 
「我沒事的,不要這麼緊張,獄寺。」
 
綱吉慢慢睜開眼,手撫上獄寺慌張的臉龐。
 
「但是您身上……」流了大片的血。
 
綱吉溫柔的笑了笑,要獄寺解開手腳的鐵鍊,藉著他的支撐慢慢的站起來。
綱吉從左腹留著血的那個口袋摸出黃色的玻璃碎片,上面還卡著一顆彈頭。
 
「哈哈……“HIBADO”救了我呢……」子彈沒有穿過綱吉的腹部,但碎成好幾片的玻璃碎片還是劃傷了綱吉的皮膚,還好傷口並不深。
 
「好了,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綱吉面向不知所措的男人,而這次,那原本沒有表情的臉,換上了更加極為冰冷且銳利的殺氣。
 
「彭、彭哥列首領……」
 
「說,為什麼要將這些人賞給我?」
 
「是、是我們首領聽說您、您…………」
 
男人說不下去,因為他知道眼前這個瘦小的彭哥列首領身上的壓迫還有殺氣已經壓得他喘不過氣來,而綱吉也沒有想要聽下去的慾望。
 
「請、請您饒了我!!!」男人丟掉手槍,不顧顏面的跪在地上,懇求著彭哥列首領。
 
綱吉眼睛一閉,對部隊C的成員一個彈指。兩名部下立刻來到綱吉身邊,將男人壓倒在地上。
 
「不、不……請等一下!我們首領會給您更好的貨色,請、請放過我────」
 
綱吉手掌伸向獄寺,獄寺一愣後從口袋裡摸出一把純白的手槍,那是綱吉的專用手槍,「你只配我使用槍。」那雙棉織的白色手套還躺在右邊的口袋。
 
「這是你賞給那位朋友的一巴掌。」綱吉笑著說完,朝著男人左手掌心開了一槍,和著慘叫,血濺了出來。
 
鮮紅的血液映在獄寺眼裡,他不想去看綱吉的表情──那嗜血的笑容。
 
「再來呢?這是那可愛孩子的……」又一槍開在男人的右掌心上,慘叫加倍。
 
把男人不斷喊著求饒的話當成一種享受,綱吉臉上的笑容更動人了,「還有……這個是“HIBADO”的份喔。」
 
第三聲槍響,男人的左腹部流出大量鮮血,醜陋的慘叫已經停止,但男人仍在呼吸,獄寺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他別過頭去,握緊了拳頭。
 
男人失焦的眼裡映著綱吉美麗的笑容,混著恐懼以及無限的憎很。
 
「最後,也是最重的罪,你,包括洛斯拉家族,汙辱我彭哥列十代首領。」醉人的笑容消失,綱吉換上輕蔑的眼神。
 
碰────────
 
 
 
 













 
 
 
白色,是綱吉最討厭的顏色。










 
 
「獄寺,你有帶過來的吧……」
 
「是……」
 
白色的玫瑰灑在孩子冰冷的身體上,花瓣沾了還存有一點溫度的血,染成紅色。
 
「把剩下的同黨收拾乾淨,留下一個回去。」
 
「那這些被抓過來的人……」獄寺看了一眼剛才在綱吉身旁的那名青年,青年則帶著畏懼的表情警戒著。
 
綱吉眼神沉了下來,「一個一個將他們送到安全的地方。」
 
撇了一眼男人鮮紅的屍體,綱吉所幸將眼睛閉起來,從褲袋掏出幾張照片,灑在男人屍體上,其中一張,正是男人的臉。
 
「獄寺,我們回去吧…………」
 
等……等等…………彭哥列首領…………
 
綱吉轉過頭去,青年站在他身後,青年的臉孔還留著剛才害怕,張開嘴,想要說什麼。
 
「……謝謝你…………」跟著青年的話,而旁邊同樣被帶來的孩子們也點點頭。
 
綱吉臉上依舊是冰冷的表情,但眼神中多了一絲溫柔,「……呵呵……看樣子我的人生還不算太悲慘呢。」
 
綱吉頭也不回的走向迎接他的專屬黑色轎車,獄寺替綱吉開了車門。
 
「……我根本不是善良的人……」低頭輕聲呢喃。
 
所以……我還是執著於鮮血。
 
「嗯?您說什麼?」
 
「……不,沒什麼,里包恩一定還等著我呢。」
 
綱吉給獄寺虛弱的一笑,獄寺覺得那才是綱吉原本的表情,最真實的澤田綱吉,
 
他最敬愛的首領。
 
「是的……」
 
 
 
 
 
 
 
 
 
 
 
 
 
 
 
 


























 
 
 
 
 
兩日後,艷麗且凶狠的火焰吞噬了洛斯拉家族一切所有,
 
什麼都沒剩下。
 
 
 
 
 
 
 
 
 
 







 
 
























FIN







------------------------------------------------------------------------------------------------------------------







那個,心得請至鮮網(汗)


我又先更新天空了(大汗)


此系列都是黑綱吉登場ˇ討厭(?)人家我想寫黑綱吉很久了ˇˇˇˇˇ


喜歡請留言ˇˇˇ

看不懂歡迎來找我唷XDDDDDD








 




SEROKA    2009.5.1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