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骸綱】Transmigration-滿月









漆黑中的那抹柔光,映在眼裡多少回?又有多少圓滿?
那些凌亂的歲月已經重疊了。
 
夜晚,那個人拿著純白的圍巾來找他。
他說曾經在和今天一樣滿月的日子,特地爬到高處,試圖將它握在掌心。
卻怎麼也抓不到。
 
他說很多事情都變了,那是罪人最後的下場,如同月亮的缺角。
但是,換來的代價、填滿缺角的人,那天雨中…………
他確實緊抓住了。
 
 



 
 
04 滿月
 
 
 
「check。」
 
孩子不客氣的用黑色騎士推倒白色國王,白棋滾落到桌面上,發出『咚』的聲音。坐在對面的tsuna哀豪一聲,唸著『怎麼又輸了…………』把棋子重新排好。
 
幾分鐘前,tsuna在整理倉庫時找到佈滿灰塵的西洋棋盒,他興奮的拉上正在看《戰爭與和平》的孩子到大廳坐下,又跑到廚房沏了一壺紅茶。他自信滿滿的對孩子說:『要不要來玩啊?老是看那種書會讓腦袋遲鈍的。』然後開始對孩子說明西洋棋的玩法,孩子則是瞥了他一眼,安靜的聽著。
 
接下來的每盤棋都是孩子贏了,而tsuna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要求下一盤下一盤。
 
「……chrome你真的是第一次玩這個嗎?」
tsuna挑起眉頭看著孩子送進嘴裡的那杯冒著熱氣的紅茶,那不知道已經是第幾杯了,放在自己面前的還是滿著的,只是涼掉了。
 
孩子拿起茶壺替自己再添滿杯子,「你應該多看點那種書。」嘴角不懷好意的上揚。
 
「啊……你笑了呢。」雖然是嘲笑,但這是tsuna頭一次看到孩子的笑容,不意外的,很好看。
 
孩子感到疑惑,只是一個笑容而已,有必要這麼高興嗎……自己難道沒有在他面前笑過?
 
「再來一盤吧?」
 
 
 
 
自從tsuna對自己說起過去,又過了兩星期。
之後他就沒有在說起相關的事,孩子也沒有多做反應。兩人過著一天一天淡淡的生活,有的時候他會看見tsuna站在那台鋼琴前,拿著乾淨的布仔細擦拭著,或者跑到孩子的房間靜靜看著照片,偶爾,tsuna會獨自出門一陣子,孩子心裡清楚他去做了什麼。
 
孤身漂泊的生活貫了,突然多出一個人闖入自己的世界,其實也沒那麼糟糕,還是因為在身邊的那個人是tsuna?孩子沒有想過換成其他人又是如何。
 
而那個名字,那個還很陌生的名字,現在也習慣了。
孩子清楚這意味著什麼,短短的日子裡,他今生的靈魂已經刻下永遠消不去的痕跡
 
 
 
西西里開始下雪。
昨天發現天空飄下細微的小白點,但馬上又停止,屋子四周沒有堆起多少雪白。
tsuna說要在雪積滿道路前買好存備的生活用品,於是他拉著孩子到大街上閒晃。tsuna還是那個樣子,看到喜歡的東西就立刻買下來,沒有多久,手上就拿滿了袋子。
 
「應該沒有漏掉什麼吧…………」他打開出門前寫下的字條,一一確認上面的物品。確定都買齊後,tsuna笑著對孩子說『我們回去吧。』。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走在回家的路上。沒有叫馬車的理由,是因為tsuna說這樣可以逛到更多東西。經過一間飾品店的玻璃展示櫃時,tsuna注意到了那條銀色的項鍊。
 
「啊……好漂亮…………」
tsuna感嘆的說著,孩子順著他的眼光望去,銀色的墜鍊閃著白光。
雖然tsuna喊著漂亮,但是那只是銀製的長形墜飾,沒有雕花、沒有鑲上寶石,單純的銀罷了。
 
tsuna叫著孩子一起走進店裡,他把手上的提袋放置在一旁的窗台,興奮的問起店主那個銀墜。
孩子在旁邊等待,他想大概tsuna又要花錢了吧,瞧那副像是發現珍寶的樣子。
不久,tsuna轉身來到孩子身邊,「老闆說可以在上面刻名字喔。」
 
「喔……很好啊…………」
 
「對吧。」tsuna笑的燦爛。
 
最後果然買下了,但刻上名字要花幾天的時間,tsuna給店主留了電話,重新提起窗台上數量可觀的袋子,跟著孩子走出飾品店,還回頭望了一眼展示玻璃裡的樣品,眼裡充滿期待。
 
雖然孩子知道tsuna買過很多東西,但還沒見過他買飾品,大宅裡的裝飾大多都是畫、花瓶之類的,不是有一段歷史,不然就是名作家的作品,他也沒看過tsuna身上有什麼配件,甚至連手錶都沒有,這樣的人,今天居然帶著滿足的笑容,買下了那條樸素的項鍊。
 
「……怎麼想買那條銀墜?」
 
「這個嘛…………秘密。」
 
「………………」
 
 
 
 
 
 
 
接近傍晚時又飄了一些雪,現在也停了。
tsuna和孩子坐在最高樓的陽台,分享夜色。
 
兩人穿上厚重的外套,孩子身上多出一條圍巾,是tsuna替他圍上的。
知道孩子夜晚有坐在窗台吹風的習慣,tsuna特地把孩子拉來頂樓,「今晚是滿月呢。」
 
「所以……叫我來跟你一起賞月?」孩子挑起一邊的眉。
 
「有什麼關係嘛。」微笑。
 
兩人又寂靜下來,tsuna只是掛著淡淡的笑容,凝視著柔光。
在孩子身旁,tsuna總是找話題跟他搭話,從沒像現在一樣,靜靜的待在對方旁邊。夜風清清吹拂著tsuna栗色的長髮,投射在陽台地板的影子,碎了好幾片。月光照在他的側臉上,那輪廓顯得蒼白。
 
tsuna從沒問過自己的一切,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家人朋友……或者是,連那天雨中,用幻覺造出的三叉戟都沒有過問,還有,自己這異色的瞳孔,是知道嗎?不,他不可能知道────但那雙清澈的眼睛,似乎能把人看穿一般。
 
現在連雨季都結束了,自己仍在這裡,而tsuna從沒說過『留下來』的話,那麼……選擇是在自己身上嗎?
 
那自己想要留在這裡嗎?
 
「tsuna…………」
 
「咦?…………」tsuna轉頭看向孩子,臉上帶著驚訝,「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耶…………」
 
「那又怎樣?」只是叫名字而已。
 
「……沒有,怎麼?」tsuna笑了,眼裡充滿愉悅。
孩子不懂這些小事哪裡讓他開心了,早上自己不過嘲笑他一下,也露出同樣的表情。
 
「爲什麼要帶我到這裡?」
 
tsuna沉默,半垂著眼將視線移回滿月,沒有表情的側臉是在思考,或是單純的看著光芒?孩子也把頭轉向明月,那帶著微米色的圓,上頭佈滿灰點,四周依舊圍繞著厚雲,邊緣都模糊了。西西里的夜晚都是如此寧靜,在暗色的背景下,有多少人跟他們一樣,望著月圓。
 
呼出的氣體都變成白霧,tsuna呵熱了一口氣在僵硬的雙手,初雪的氣溫已經這麼低了,再過幾天大概就沒辦法像現在這樣出來吹風了吧。
 
「chrome…………」
tsuna輕輕呼喚孩子的名字,孩子斜著頭,瞥了他一眼,那雙栗色還停留在柔光。
 
「你相信人死後會輪迴,然後……再回在人世間嗎?」
tsuna像是呢喃的細語,讓孩子半皺著眉頭,「輪迴?」
 
「東方人好像是這麼說的吧?以前是不相信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tsuna頭轉向孩子,對上了那雙一藍一紅的眼睛,「看著你,我覺得應該是真的…………」
 
「哈哈……別這樣瞪我啦,只是突然這麼想而已……而且…………」對於孩子朝自己投來帶有警戒的目光,tsuna揮著雙手,把頭又轉向月光,「如果是真的,那一定是件很悲傷的事吧。」
 
「……………」──悲傷……
 
「啊,飄雪了────」
tsuna仰望天空,那反照著滿月的白點微微發著光,慢慢的降下。
其中一小雪花落在他右眼角下,tsuna沒有特意擦拭,待雪花吸收體溫,悄悄順著臉龐滑到下巴,看起來,就像淚水一般。
 
「去年……我應該會覺得屋子裡的溫度比外面還要冰冷…………但是,現在不會了。」
 
月光下tsuna側著臉的笑容映在眼簾,有些刺眼。
他話語中的涵義,重重的傳入孩子心底。
 
tsuna用袖口擦了右臉,然後想到什麼似的,激動的面向孩子,「對了……以前積雪的時候,我常常跟他一起打雪球呢。」口中的那個『他』,就是tsuna的玩伴,「等雪積厚些,我們也來玩吧,chrome?」
 
「你還是小孩嗎?」皺眉。
 
 
 
 
 
 
 
初雪掩蓋了大地,那條街上留下許多白色腳印。
孩子呼出白霧,他站在飾品店門外,從玻璃展示櫃望進店裡,tsuna正背對著他。隔著一塊玻璃,孩子聽不見店主和tsuna的談話,不過稍稍看見了那上揚的嘴角。
 
雪大約積了兩、三公分,現在也還飄著零散的白點。
孩子伸出手,一片雪花落在掌心,漸漸化為水滴。
他凝視那透明的膚色,好像有什麼東西跟著融化了。
 
「chrome。」
tsuna推開木門,掛在右上方的風鈴鏘啷一聲,他捧著精緻的小盒子快步走向孩子。
帶著溫柔的笑容,tsuna輕輕打開盒蓋,將銀墜取了出來。
 
「拿著。」把小盒子塞到孩子手中,tsuna把項鍊的扣環打開,逼近孩子的脖子。
 
「等等!你要做什麼……」
察覺到tsuna的意圖,孩子往後退了一步,卻還是晚了點,tsuna已經迅速的將扣環帶上,銀色的墬飾掛在孩子胸前搖晃著,「嗯,果然很適合chrome呢。」
 
「什……這不是你────」
突然被戴上項鍊,孩子不滿的拿起銀墬,卻瞥到了上頭刻的字跡。
 
Chrome
 
孩子瞪大了眼,原本應該刻著的『Tsuna』,現在卻被自己的名字取代,難道從一開始,他就這麼打算嗎?
 
tsuna滿意的微笑,「這個,是給你的代價。」
 
「…………代價?」孩子半垂著眼,手指撫過銀墜上的凹痕,嘴角下意識的微微牽起,「是嗎……就這個便宜貨?」
 
「……別看它這樣,很貴的喔…………」tsuna皺起一邊眉,提起右手放在孩子面前,「走吧,似乎要下大雪了。」
 
伸向他的手心,跟那天一樣。
然而這次,孩子沒有猶豫。
 
 
 
 
 
 
 
 











-------------------------------------------------------------




意外發現這邊沒有更新到trans,馬上來懺悔了(汗)


是說,天空沒人在等文章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