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LL綱】The secret of Vongola-派對(上)

 




 
有時候彭哥列首領的想法令人摸不清,甚至是他的守護者。
 
或者,應該說從綱吉上任首領一職後,他們便不想去涉及綱吉的內心,一旦越過那條看不見的警告線,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事沒人可以預料。
 
 
至少,只要他們保持沉默,那麼綱吉就能保有這樣的美麗與強大。
 
 
 
 

 
 
03.派對


 
 
「又到這個時候了呢……」
 
綱吉撐著頭,慵懶的將依舊白皙的紙張推到桌子的邊緣,絲毫不擔心它們會不會就此滑落地毯,更把里包恩待會會過來的事情忘擺到一邊去,他悠閒的轉著手中的鋼筆。
 
一股冷風從身後吹來,綱吉抖了抖身體,決定把落地窗闔上,要是感冒了,最後倒楣的還是自己。
西西里也快接近冬季了,那就代表著那件事也得準備,不,公文已經躺在他桌上好幾天了。嘆了口氣,因為那張薄薄的公文,他被里包恩唸了好久好久,天呀……真想一頭撞死算了。
 
突然,綱吉的表情一皺,迅速的坐回位子,把剛剛被自己推到邊邊的工作搶救回來,才把鋼筆重新拿好,門,就被推開了。
 
「嗚哇!!!阿綱────」
藍波一個勁的撲向綱吉,鼻子還掛著幾條鼻涕,讓綱吉下意識的往椅背縮了下,「怎麼啦?藍波?」輕輕撫著藍波的頭,綱吉幾乎是同時放鬆,幸好不是里包恩過來。
 
「里包恩他拿槍射我啊!!哇────」
 
「……………」
 
藍波三天兩頭就跑來自己這邊發難,平常的話,綱吉會拍拍他的頭,好聲好氣的打發掉,但是今天剛好不巧碰上『截止日期』,原本就心煩意亂的綱吉,決定無視掉巴在自己身上還留著鼻涕的小鬼。
 
「拜託……藍波,你去大廳乖乖待著,里包恩就不會裡你了。」被里包恩當靶玩的原因多半都是出自於藍波自己,何況要是真的有心的話,那麼藍波現在就不是在這邊投訴,而是在棺材裡了。
 
「可是里包恩在門外面啊────」
 
「喔,在門外啊,那………你說什麼!!!!
 
「不要大驚小怪的,首領。
 
綱吉頭猛轉向門,里包恩靠著牆站在那裡,表情比昨天見到的還要黑。
 
「你有時間能浪費在蠢牛身上,想必那件事應該處理完了吧?」
 
里包恩刻意在某些字眼上加重語氣,讓綱吉冷汗直冒,他知道里包恩藏在背後的右手拿著什麼,在敷衍過去的話,不只是藍波,連自己都會被送進醫療室的,「我說……那個……或許……準備的差不多了……吧?」
 
支支吾吾的態度,令里包恩抬起一邊眉,「喔?說來聽聽。」
 
還真沒想到里包恩連書面資料都直接跳過了,一滴汗珠從額角滑落,綱吉腦中快速的閃過幾個剛剛休息時間想出來的『藉口』,卻臨時找不出哪個是最好的,不管是哪個───最後還是一樣的吧!
 
綱吉絕望的移開視線,恰巧瞥到窗外遙遠的一方,彭哥列的後花園處,然後沉思了一陣子。
 
「哈……就這樣吧,里包恩。」綱吉臉上堆起大大燦爛的笑容。
 
 
 
 
 
 
 
要說彭哥列是忙碌的,卻也很悠閒。
大宅裡依舊是安靜的,這是常態,除了一些無聊人士的消遣。雖然首領並不計較禮儀和規定,但按照彭哥列傳統加上門外顧問的施壓,規矩一向是彭哥列的代名詞。
 
十代首領命人般了張桌椅到後花園,給他的小波斯菊們澆了水,就坐下來喝著不久前親自從日本買回來的綠茶。他身後站著一排手下,黑色的西裝出現在彩色可愛的花園是多麼突兀啊,但這也是彭哥列眾多家規的其中一條,走出大宅,首領身邊至少要有B級護衛。
 
因為連續幾天把『工作』給做完了,甚至是最棘手的那個也處理完通通丟回里包恩那邊,剩下來的時間綱吉可以明目張膽的休息。
 
放下茶杯的瞬間,放在桌上一邊的手機響起了國中時期的並盛校歌,綱吉皺著眉頭淡淡的瞥了一眼,似乎是因為打擾了他難得的空閒而不高興,確定了螢幕上顯示的名字,又再度放回桌上。
 
「首、首領……您不接嗎?」一個職位較高的手下,愣愣的問著綱吉。
 
「沒關係。」
 
只要不是里包恩,漏接誰的都無所謂,而且────
 
「沒有接的必要。」
 
綱吉勾勾手指,示意要那人靠過來,綱吉在他耳邊嘀咕幾句,只見那手下擺出一臉遲疑的樣子。
 
「真的嗎?首領?」
 
「聽我的話,照做就是了。」
 
手下慌忙的離開,綱吉勾起嘴角一副看好戲的樣子,端起茶杯,慢慢品嘗他悠閒的下午。眼角餘光瞥見那個手下拿起水管,還特地拔掉連彭頭,他大聲的要站在水龍頭的另一個人打開開關,對著一顆大樹的『旁邊』,什麼都沒有的地方『澆水』,綱吉的笑容越來越燦爛,那要放聲大笑又拼命忍住的表情顯得格外抽搐。
 
大量的水灑在大樹的隔壁,立刻不知從哪裡傳來一聲驚呼,而離那邊距離十公尺的綱吉已經抱著肚子,毫無氣質的大笑。
 
「很好玩嗎?彭哥列。」
突然現身的骸,全身溼透的站在樹旁──那個什麼都沒有的地方,表情依舊是他的招牌笑容。
 
「哈、哈哈哈哈……骸,任務處、處理完啦,辛、辛苦你啦──哈哈哈哈─────」
綱吉笑得快接不上氣,絲毫感覺不到骸發出的殺氣似的,而在他身旁手中拿著水管的部下則當場冷汗直冒,雖然首領是始作俑者,但根本不用擔心霧守大人會痛下殺手,當然,相信霧守大人也不忍心,可是執行的卻是他們這些無辜的手下。
 
骸一步一步漫不經心的走來,綱吉身後的手下都退了一步,大概除了首領,所有人都感覺到生命危險。
 
「這是變相的報復我上次把你偷懶的小秘密告訴阿爾科巴雷諾嗎?親‧愛‧的‧綱‧吉?」
 
「哈──呃……骸、骸別生氣唷,先坐下嘛。」
終於察覺到濃濃殺意的綱吉收斂了一點,他比了對面的位置,要骸坐下來好好談。
 
骸不屑的瞥了一眼,但是乖乖坐下,綱吉替骸到了茶,但將茶放在他面前,骸只是厭惡的皺起眉頭,想起了許多不好的回憶,「我真不喜歡這茶。」
 
「怎麼這麼說……這個可是我拜託雲雀才能────」綱吉注意到骸不開心的真正原因,立刻閉上嘴巴,「唉……那個時候你人在外面啊……只能拜託雲雀……而且你當初還跟里包恩達成協議……」最後那句話綱吉小聲的像是蚊子一樣,惹來骸挑眉。
 
「我可是為了你而快點趕回來的喔,居然是這種對待?」
骸全身溼透,衣服濕濕黏黏的貼在身上,加上微寒的風就更不舒服了,最重要的是,他後腦杓的幾搓頭髮全塌下了──這是綱吉發笑的原因。
 
「啊啊,明明人就回來了,還裝模作樣的打手機……」
 
「想給你一個驚喜啊,但我忘了你該死的直覺。」言下之意,骸依舊是生氣綱吉潑了自己一身水。
 
綱吉聳聳肩,腦中試想著骸說的驚喜,莫非是那種,應該正在另一頭國家跟自己講電話的人,突然出現給自己蒙眼睛,在耳邊輕說:『猜猜我是誰啊?』諸如此類,非常不適合兩個大男人的戲碼,綱吉下意識的抖了身體,「好啦,是我的錯,行了吧?」
 
「不行喔,我的葉子都塌了啊,就看你晚上要怎麼補償我……」骸還沒說完綱吉就投了一個白眼,「開玩笑的……瞧你這麼悠哉,看樣子那個已經準備好了?」不然阿爾科巴雷諾怎麼可能放人在這兒享受下午茶。
 
綱吉對骸扯了一個大大的微笑,燦爛到令他打寒顫的誇張,骸撇過頭,「綱吉……有沒有對你說過你這微笑非常危險?」
 
 
 
 
白色的雪花緩緩降下,又到了一年的尾巴。
這個時期的彭哥列總是比其他日子更加肅靜,或許過低的溫度能讓人冷靜,對於那些熱血的黑手黨人都能平靜地度過冬季。虛偽的談判、濺血的殺戮在冬天少很多很多。這應該是件愉快的事情,尤其對彭哥列十代首領而言。
以前他倒沒那麼喜歡冰冷的冬天,現在卻覺得冬季真是一年之中最美好的季節……只是每年這個時刻總有件是令他心煩。
 
沒錯,那就是聖誕節,更明確地說,是聖誕派對
 
「我認為你腦袋一定壞掉了,蠢綱。」
 
「……真是許多不見的綽號呢……」綱吉笑著輕輕端起剛剛女僕送到桌前的草莓蛋糕,悠悠地嚐了一口,好甜。
 
里包恩有點不悅地瞪著那塊滿是粉紅色的蛋糕,雖然察覺到對方的視線,但綱吉還是慢吞吞地動作。其實綱吉知道自從自己當上首領以來里包恩很少像以前還是師生關係的時候那樣叫他,雖然不清楚當自己不在時里包恩都是怎麼在別人面前稱呼他的。至少,這應該代表他算是很滿意自己到目前為止當首領的行事作風,只是……
 
里包恩你喊那個蠢透了的綽號就算了,還非得特別加重音嗎?
 
「最好給我一個完美的理由,否則就滾回去關在辦公室裡。」
 
「……我想這次絕對是,」綱吉輕輕放下只剩半塊蛋糕的盤子,「最完美的派對。」很難得的綱吉衝著里包恩擺出異常堅定的笑容。
 
說起聖誕派對,其實不過是彭哥列的尾牙聚會那種東西,屆時會有很多同盟家族一起來參加,沒有任何利益攸關的輕鬆派對,很難想像黑手黨也是這樣的基督信徒,聖誕節這天必須是和平的,但是……一群人聚在一起總是會發生一點小小的事情,畢竟是黑手黨,另外又是彭哥列,某人討厭群聚的事實在西西里誰還不知道?
 
光是雲雀就是彭哥列首領的頭疼之處,其他五個一起加上來還有其他熱情的同盟,每年都能搞得綱吉欲哭無淚,咬著牙冷冷瞪著原本是派對場地的建築屍骸,一次又一次對著隔天遞到他面前的重建基金申請單發出可怕的咆嘯。
 
──今年絕不能再這樣了。
 
「里包恩你放心吧,沒問題的。」























---------------------------------------------------------



嗯..對,這篇是(上)

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寫完這篇,所以先擺上來好了。((而且目前這篇的內容是上上的月就寫好的了...

雖然希望這個系列的文每篇都能一篇結束,不然就是因為爆字數才分成上下兩篇,而不是這樣才一點點字數就放上來......

話說回來,這個系列只是我想寫出黑化綱吉的私心,沒想到在天空點閱數還滿高的(笑)


阿阿...寫文章還是好快樂阿...



喜歡的話請留言ˇ


P.S.如果我寫完了,不會發(下)出來,而是將這篇直接修改成完整的“派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