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佐鳴】木葉日常系列-契約








【佐鳴】木葉日常系列-契約





夜色籠罩著天空,零碎的星點在黑空中閃著光芒,夜晚特有的寧靜包圍整個木葉忍者村,各種顏色的住家屋頂被染得失去鮮豔,連白天熱鬧的大街現在也陷於沉寂,只剩火影辦公室依舊是燈火通明。
 
寬廣的辦公室只有一位金髮青年,他手上正提著筆在一份又一份的文件上簽下他的名字,雖然速度不慢,但也不見堆在桌子一旁的小山有消滅掉多少,心裡清楚會造成這種後果的兇手不是別人,就是他自己本人,微微地嘆了口氣,按了按有些酸澀的眉心,他繼續面無表情的工作。
 
大概也只有在這樣寂靜的夜晚自己才會跟著沉穩吧?換作平日早就扔下筆豪爽地說:「不幹了!」儘管知道只要自己願意,一開口馬上就有人會進來陪自己聊天,或許……搞不好有人可以幫忙一起解決這些改也改不完的文件。但他沒有這麼做,仍然安分地批文件;可以當作等待的消遣,也順便為自己的本分好好盡責,免得明天被櫻髮少女的拳頭給招呼到,不意外地住進病房。
 
筆在紙上的沙沙聲一直沒有停過,也不知過了多久,金髮青年終於停下手中的筆,嘴角揚起了溫柔的笑容將視線移往空無一人的窗外,「還待在外面做什麼?快點進來啦!」
 
沉默了一陣子窗戶才被打開,頂著一頭黑髮的暗部戴著面具跳進辦公室內,慢步走到金髮青年面前,「怎麼?本來想給你驚喜的,鳴人。」黑髮暗部輕蔑的語氣,使得金髮青年不悅地皺起眉頭。
 
「渾帳佐助!什麼叫驚喜!你只是想看我被嚇到的蠢樣子吧!」鳴人憶起佐助上次執行任務回來故意隱身消除氣息,悄悄來到自己背後……突然冒出一句「我回來了。」任誰都會被嚇到的吧!
 
看著那個因陷入回憶而生氣嘟起嘴的人,佐助好笑的將貓面具移置到臉一邊,「這樣因此讓你有點警覺性不是很好嗎?」對方似乎有點太安逸了,根本沒意識到自己是火影的身分,多少人排著隊要暗殺他也不機伶點。
 
鳴人找不到回嘴的話,狠狠瞪著眼前沒多少表情的男人。
 
「鳴人……用這麼熱情的眼神看著我,是希望我在這裡抱你嗎?」佐助邊說邊低下腰往鳴人靠近,很成功的激起對方的反應。
 
「才不是!你、你再靠過來小心我把你轟出去!」
 
見鳴人紅著臉慌亂地往後退,本來就沒有那個意圖的佐助達到目的見好就收,否則真的會吃上一記螺旋丸,心想著捉弄這傢伙怎樣也不會膩。
 
瞧佐助安分地站好,鳴人才慢慢拖著椅子回到原本的位置,臉上還掛著淡淡的紅暈,「呐,怎麼拖到現在……不是應該昨天就該回來的嗎?」
 
「出了點小狀況,所以延遲了一會。」
 
「狀況……會不會很麻煩啊……」鳴人探起身,上下打量佐助的衣裝,一副深怕在哪找到血跡的樣子。
 
「很擔心嗎?」佐助明知故問。
 
「嗚……」被戳到心眼處鳴人尷尬地紅了臉,「誰、誰會擔心你這傢伙……」
 
佐助聳聳肩,但也辦法,誰叫他的愛人就是死鴨子嘴硬。他繞過辦公桌,隨手從旁拉了張椅子坐在鳴人旁邊。
 
「喂,你幹麻?」不解佐助詭異的舉動,鳴人下意識往旁邊退了退,就怕某人有不良意圖。
 
「幫你批文件。」佐助朝鳴人投以一個鄙視的目光,順手抽了一大疊小山放在自己手邊,都認識這麼久了,怎會不知道這可怕的量是哪個白痴惹出來的,「不然今天就別想早早回家了。」
 
鳴人喔了一聲,看佐助真的拿起筆幫忙消滅文件山,自己也跟著手邊的工作,兩人沉默不語,辦公室內再度剩下沙沙聲。雖然嘴上沒有一句好聽的話,但用行動來表示正是佐助的溫柔吧,鳴人微微一笑,他打從心裡希望這一切都不要改變的好。
 
自從佐助回歸木葉,除了剛開始的日子很難敖,但大致上都還過的去,又過了幾年兩人很自然地就在一起了,儘管沒人說開始,但是牽手、擁抱、親吻……反正戀人間該做的事他們兩個都做過了,佐助也偶爾會說出「我喜歡你」、「我愛你」等等讓人害羞的話語,這應該都表示他們正在交往吧。
 
其實鳴人對於佐助回來木葉是很高興的,可就算經過了這麼多年、兩人在一起,自己依舊沒有實在感,只能說當初佐助的離開在自己內心深處留下很大的陰影。
 
「怎麼了?皺著眉頭。」
 
「咦?」鳴人抬起頭,對上佐助深邃的黑眸。
 
「吊車尾的又再胡思亂想了。」
 
「不是跟你說別再叫我吊車尾的嗎!渾帳佐……」鳴人不滿的叫道,眼睛剛好瞥過佐助手另一邊堆起的文件,而原本被拿走的只剩兩、三張了,不得不承認佐助的效率跟自己比起來就是高了那麼一大截,讓他只好把罵人的話乖乖吞回去。
 
──嘖……乾脆以後都拉渾帳佐助來改公文算了……
 
「鳴人。」
 
「幹麻?」鳴人沒好氣地握好筆低頭準備在文件上簽名,以為佐助又要說出什麼話來酸他。
 
「嫁給我。」
 
簽到一半的名字筆尖狠狠地往上頭歪去,鳴人丟下筆,馬上面向佐助,也不管那份文件是不是重要的機密文件,「佐、佐助我好像聽錯了……你再說一次……」
 
「我說,嫁‧給‧我。」
 
再認真不過的黑眸映出了自己驚慌失措的臉龐,鳴人從沒想過佐助會說出這種話,連交往之類的都沒說開始怎麼直接就求婚了?不對!那是命令句啊!而且為什麼是嫁?好歹自己也是火影,要嫁也是對方嫁給他吧,再說……
 
──即使大家都默認了,但是男人跟男人在一起這種事依舊還是違背道德,又何況是結婚?
 
鳴人垂下頭,刻意避開佐助的視線,「……為什麼你要說這個?」難道對現在的生活不滿意?但就算結婚了兩個男人又不可能生孩子,日子也是一樣度過……
 
「嫁給我。」佐助再次用平板的語調重複了一次。
 
「佐助!」對方那種逃避問題的態度惹惱了鳴人,佐助不會做無意義的事,他向來都有明確的理由,連當年離開木葉、離開他身邊時,他也一字一句地告訴自己,儘管那是悲痛的理由。但那樣的佐助現在不肯說出這試圖想改變兩人關係的原因。
 
鳴人氣得又對上對方深邃的黑眸,兩人沉默不語,他們都在等待彼此的答案。
 
「……讓我想想。」先妥協的是鳴人,也不管桌上的文件,逕自地起身慢步走向門前,當握上門把的那刻,他還是期待佐助開口留住他,但對方始終保持沉默,鳴人知道佐助正看著自己的背影,他咬咬牙推開了門離開。
 
幾乎是用盡了全力地奔跑,四周的景色模糊成一片從眼裡流過,剛才佐助的眼神還清晰地留在腦海裡,鳴人不明白為何那深沉的黑瞳滿是無盡的悲傷,發生了什麼事?一回到家,鳴人連衣服也不換就把自己重重地摔在床上,將臉埋進枕頭,那陷進去的枕心傳來細碎的叨唸,聲音忽然停止隨即暴怒一聲:「宇智波佐助你這個大渾蛋。」
 
 
 
 
奇怪,真的奇怪了──櫻髮少女一進火影辦公室就覺得非常奇怪。
平時總愛三拖四拖才到辦公室的火影大人今天居然比自己還早到,而且是乖乖地改著公文,昨天堆的像山一樣高的欠債,如今只剩下薄薄幾張了。
 
「早安,小櫻。」
 
鳴人抬起頭跟櫻髮少女道早又迅速地埋下去,但小櫻沒看漏對方眼睛下方重重的黑,據她知道的,鳴人一向是好吃好睡,失眠這個詞跟他無緣,還是說鳴人刻意不睡?再說暗部隊長帶的隊在昨日就回來了,要是以前的狀況,鳴人可能是到中午才會扶著腰慢步走進辦公室,根本不可能一早就在批文件。
 
「鳴人,你跟佐助吵架了嗎?」
 
「呃?我、我們沒有吵架……」那應該不算吵架吧……至少沒有動手?
 
鳴人極力反駁的態度反倒讓人起疑,小櫻咪起眼睛看著他,碧綠的眼眸像是在逼問,鳴人頭又垂了下去。
 
「……昨天佐助他要我嫁給他。」平靜的語氣只像是在敘述一件平常的事,昨夜這句話一直在鳴人耳邊不斷重複著,怎麼也散不去。
 
小櫻有些驚訝的瞠大眼,但馬上又恢復原來的表情,看鳴人那副模樣,想必傷透腦筋了吧?但她不知道該跟鳴人說些什麼,畢竟這問題的背後還存著更多的問題。
 
「……那傢伙看我的眼神就像準備去送死的樣子……」鳴人皺起眉頭,他討厭佐助這種眼神,猶如當年他毅然決然去投靠大蛇丸那種決心。
 
小櫻嘆了口氣,其實這才是鳴人在意的事情吧,「那麼,鳴人,我只問你一個問題……」祖母綠對上了湛藍,「你喜歡佐助嗎?」
 
鳴人臉頰浮出了紅暈,驚慌失措地差點從椅子上跌下,儘管佐助向來都表現的很明顯,但是大家也都沒有過問,偶爾他那幾位朋友會開玩笑地攬著他的肩膀問什麼時候要發帖子,雖然如今真的發展到要發帖子的問題,可從來就沒人這麼問過,況且,連他自己都沒對佐助透露任何一點喜歡的話語。
 
「小、小櫻,為什麼要問這個?」
 
「到底是喜歡還是不喜歡?」小櫻的耐心到達極限,當初那個老喊“小櫻我們去約會吧”的傢伙,現在連句喜歡居然知道害羞了?
 
不容寬待的氣勢令鳴人有些緊張的吞了口口水,「我……」
 
見鳴人支支吾吾,小櫻收斂了氣勢,她蹙蹙細眉,「唉……其實佐助要我不要說的……」聽到小櫻的話,鳴人疑惑地看著她。
 
「他昨天先到我那邊療傷了。」
 
鳴人瞠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受傷了?可是────」
 
「腹部的刀傷,雖然沒有危險,但也算是重傷了。」回想起昨日黑髮暗部身上染著觸目驚心的鮮紅來找自己,可真的嚇壞她了,「佐助應該是怕你擔心,所以刻意回家換上乾淨的著裝再去找你的吧?」
 
小櫻的話一字一字傳到鳴人耳裡,令他想昨日佐助的話。
 
──出了點小狀況,所以延遲了一會。
 
兩個星期的任務,好不容易回來了,對方沒像往常一樣對自己亂來,沒有親吻,連觸碰都沒有!是啊,自己怎麼就這麼該死的沒察覺到當他擔心對方有沒有受傷時,佐助四兩撥千金的態度!
 
「渾帳佐助!居然給我裝作一副沒事的樣子來批文件!」鳴人用力拍桌子,像是要配合他的怒氣般,發出很大的聲響。
 
鳴人對小櫻喊了聲抱歉,從昨天佐助進來的那個窗口跳了出去,一下就沒了影子。
 
小櫻來不及開口阻止愣愣的留在原地,她挑起一邊眉頭看向桌面。
 
──批文件?
 
 
 
早上六點。
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的,佐助看向床頭的鬧鐘,他抬啟左手放在額上,發現自己留了一些冷汗,體溫似乎變高了,知道這是怎麼造成的,他現在感到很疲憊,所幸就不想爬起身而躺在床上,視線盯著天花板,思緒飄回了昨夜。
 
其實當鳴人打算離開正握上門把時,佐助知道對方希望自己能開口留下他,但他沒這麼做,也沒辦法回答鳴人拋向自己的疑問,他不曉得該怎麼對鳴人說清那種情感。在那個任務中,他確實感受到對於死亡的恐懼,敵人很強,中刀的那一瞬間他眼前浮現的不是鮮血而是鳴人的身影,死了就無法再見到那陽光的笑容了,他害怕了,宇智波佐助第一次對死亡感到純粹的恐懼,雖然最後以敵方敗亡收場,他們贏了,但自己卻輸了。
 
那一瞬間,佐助有很多話想對鳴人說,也覺得不能這樣就死了,他還欠漩渦鳴人一條命,他願意為了保護鳴人而捨棄自己的性命,但不是在這種任務中。只是從任務回來再次見到熟悉的藍眸,他心中又感到不安。
 
漩渦鳴人是火影,他的生命中就算撇除宇智波佐助,還有村子、夥伴朋友以及不可動搖的決心;但宇智波佐助剔除了漩渦鳴人、從復仇中解脫後,就什麼也沒剩下了。
 
這樣的他,拿什麼資格將對方禁困在自己身邊?
 
佐助自嘲的笑了,無論之後鳴人的回答是什麼,就是因此跟他劃定界線,他依舊願意不惜生命來保護他。
 
 
 
鳴人披著白色長披風的身影以疾快的速度在各家屋頂上跳躍,迎面的風拍打他的劉海,弄得他有點癢,木葉街上的路人喊著火影大人,他沒有像平常那樣掛著傻氣的笑容跟他們問好,途中幾名暗部成員跟上來詢問,他乾笑著說沒事打發他們走,鳴人只希望腳上的速度能再快點就好了,昨天自己也這樣奔跑,不同的是他這次不是逃離那個人身邊,他想快點見到那個男人。
 
終於他來到他所熟悉的廣大庭院,數年前本是雜草叢生,現在兩旁種植幾棵不算高的樹,四周擺滿了數盆盆栽,過高的草也除乾淨了,那個人當然是沒有這樣的閒情,是自己嫌庭院太空廣而放置的,雖然那個人老是說礙眼,但卻從沒忘過要替他們澆澆水。
 
鳴人早在進入庭院前就隱藏了氣息,他無聲無息地來到那扇敞開的窗邊,俏巧那個人就坐在床沿背對著他。
 
黑髮男子身旁放著醫藥箱,他正動手將腰上纏繞著的一圈圈繃帶解開,側面的嘴角不時因疼痛而抽動下,那副樣子看在鳴人眼裡,心也跟著泛疼。控制不住衝動,鳴人跳進室內,不管鞋子上沾著的泥土弄髒地板,也不管這房間愛乾淨的主人會不會大罵他一頓,他看著黑髮男子輕聲喚道:「佐助……」
 
佐助驚訝的看著應該在睡眠或者待在辦公室的鳴人,他瞠大了黑眸、薄唇微張,連手中的動作也停在空中,鳴人頓時覺得佐助這模樣很好笑,有點報復成功的成就感。
 
鳴人視線移到佐助身上沾著黑血的繃帶,他走過去單腳跪在佐助前幫忙繼續換繃帶的動作,佐助恢復冷靜,讓對方將繃帶一一拆下,兩人都沉默不語,室內寂靜的詭譎。當繃帶完全卸下,那道怵目驚心的裂口就呈現在鳴人眼裡,佐助沒看漏對方驚恐的眼神,暗自慶幸昨夜先去找了小櫻,否則就不會是裂口這麼簡單。
 
鳴人垂下頭,身體微微輕顫,佐助看不見他的表情,想著等一下是不是一陣嘶吼怒罵,或者乾脆就是一拳,只是對方抬起頭,那雙湛藍的瞳孔盈滿了水氣,對上自己眼睛的那刻,滑落了一邊的晶瑩水珠,佐助再次驚訝了。
 
「你這個……超級大白痴……」沒有怒吼,單是敘述的句子,平常老是拿來罵鳴人的話語,今日居然被對方反過來罵自己,但佐助只感覺到他的悲傷,覺得自己剛才的不安都是虛無。
 
佐助伸手撫摸鳴人的臉頰,像是在觸碰珍寶一般疼惜,他替他擦去了淚水,鳴人的臉不應該是哭泣的,他更適合那種大咧咧的笑容。接著,在鳴人臉頰上的大掌移到後方,把他的臉拉近自己,佐助低頭嘴唇輕輕覆上了他的唇。
 
就只有觸碰,蜻蜓點水的吻,深遂無底的黑眸對上了無奈湛藍的瞳孔。
 
佐助輕拉開一絲微笑,「鳴人,請讓我給你一個契約。」用靈魂作為代價,以生命立誓。
 
鳴人張大了眼,他終於明白佐助指的是什麼,但那明明就已經不需要了,他漾起笑容,「……渾帳佐助,諒你也不敢再離開木葉、還有…不准你離開火影大人身邊────」
 
那說話的嘴都還未闔起,就被封了口,佐助抓著鳴人的手臂像瘋狂般輕輕啃咬他的唇,探出舌尖企圖穿越齒貝的防線,鳴人猶豫了一下,還是張口讓對方探入,靈舌纏上了他的舌尖、不斷攪弄著,吮吻的靡淫水聲和低吟傳入兩人耳中。
 
直到鳴人快要缺氧而雙手推著對方胸膛,佐助才肯放過貝吻得紅種的唇,鳴人倒在他懷裡喘著氣,佐助故意將他紅潤的臉捧起面對自己,那雙原本未退去霧氣的清澈藍眸又更加濕潤,似乎一眨眼就會掉出淚珠。
 
「呐,鳴人……」佐助吻去鳴人眼角的淚水,臉上滿是憐愛,「嫁給我。」
 
鳴人盯著佐助的眼神不語,再次將頭埋進對方懷中,這次,佐助清楚的感覺到那顆金色腦袋上下動了動。
 
 
 
 
 
 








END


--------------------------------------------------------------------------


第一篇火影文=w=

或許因為寫文寫久了,所以沒有不適的問題(啥?),一下子就暴字數了(掩面)

這篇是我對佐鳴的愛阿阿阿───

希望大家看得開心ˇ




以上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