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佐鳴】請你記住-2





【佐鳴】請你記住-2





夜色來臨,黟黑吞沒了木葉忍者村。
第十演習場漆黑一片,周圍相當的安靜,只剩河水潺潺和樹葉相互摩擦的聲音,茂密的樹林裡有個晃動的人影,他朝前方的大樹丟了三把苦無,下一秒再度丟出了三把,原本的苦無因而改變方向,擊中兩邊的大樹。
 
佐助手扶著膝蓋喘息,他不滿意的嘖了一聲抹去額角滑下的汗水,還是不行,這種程度跟那個男人比起來還是太弱了。他輕靠在樹幹,微弱的月光灑在臉上,憶起傍晚那個意外出現的未來長大的鳴人,他能感覺出對方很強,儘管無法分析到什麼地步,但真的與他所認識的吊車尾判若兩人,而那雙清澈湛藍的眼眸面對自己時,似乎想說什麼。
 
未來的自己怎樣了?是否變的更加強大?為宇智波一族殺了那個男人了嗎?還是拋開仇恨從此安逸?
 
不,絕對不可能,佐助嗤笑自己的念頭,怎麼十八歲鳴人的出現就擾亂了自己的心智,他用不著在意別人,只要專心讓自己變强、直到能親手殺了鼬就好。
 
黝黑的瞳眸閃著冷酷,他抽出苦無朝前方狠狠一丟,那瞬間,白霧砰一聲地出現,佐助瞠大了眼,他看出白霧裡的人是誰,他下意識地大喊:「鳴人────」
 
白霧漸漸散去,佐助緊張地凝視著,最後他見到十八歲的鳴人食指穿過苦無的環孔,漂亮地擋下攻擊。
 
「好危險啊,佐助。」鳴人平靜地望著仍舊是十三歲的佐助,看來,他還在過去的世界裡,這下真的大禍臨頭了,照這情況,或許連他恢復查克拉也回不去了,他撫著額頭嘆息。
 
佐助錯愕,為什麼鳴人會突然出現?更讓他驚訝的,在那種毫無預警的狀態下對方竟然能這樣輕鬆接住自己使勁丟出的苦無?
 
「你……真的是漩渦鳴人?」
 
「喂,現在才這麼問太也遲了吧?」鳴人豎起大姆指指著胸膛,臉上充滿自信,像是在說“我就是漩渦鳴人大爺錯不了。”,「倒是你……這麼晚了還在修練啊?難怪從以前你苦無就丟的比我好。」鳴人撇撇嘴,把手上的苦無丟還給佐助。
 
月光照在鳴人的金髮上看起來閃閃發光,那雙清澈的藍眸並沒有因夜色而蒙上陰影,反而更加的耀眼,無論何時總是滿溢著堅強,是啊,這的確是那個吊車尾本人。
 
鳴人知道佐助正在打量自己,確實是這樣的一個人,不管是小時後還是長大,他放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就是這樣別於其他人,帶著一絲霸道的溫柔,雖然目前這個現在還存著敵意。
 
「你是不是有話要說?」佐助開口,從一見面開始,他就覺得對方看待自己的眼神和卡卡西、小櫻他們不同,像是想說什麼卻又不說的樣子。
 
「不,佐助,我不能告訴你想知道的事。」話一說出口,鳴人就覺得自己是自打嘴巴,但也來不及了。
 
「你果然知道些什麼事情對吧!告訴我!」佐助架起苦無到胸前,如果對方堅持不說,那麼就算要使用武力也要逼問出來。
 
唉唉……別讓事情變的更複雜啊,鳴人深深的對自己在某些地方有話直說的個性感到頭疼,照未來佐助說的,那句話就是“不經大腦”。看著縮小版佐助架起苦無,這感覺很奇妙,或許這麼打一場會很有趣,但對方一定不這樣想,而且現在身上沒有任何忍具,要是使用忍術一不小心就會傷到佐助,現在應該是快點離開才是上策。
 
「對不起,我得先走了。」
 
還沒反應過來,佐助就看著鳴人像卡卡西一樣瞬間砰的消失。
 
「可惡…………竟然逃走了。」
 
 
 
 
鳴人站在四代火影的顏岩上,雙手插著腰,任由微風吹揚起金色髮絲,他往下望著那依舊燈火通明的火影辦公室窗子。果然有點猶豫,畢竟自己沒有掌握到確切的時間點,雖然能見到“那個人”的希望並不大,但內心深處還是任性的想再次見到他。
 
──會是誰呢?
 
舉起手結了個簡單的印,鳴人用變身術讓自己變成十三歲的模樣,他深呼一口氣,跳下岩壁往火影塔走去,一進到建築裡,他發現裡頭裝潢並沒有多大改變,但看起來就是舊了點,自從那次佩因毀了整個木葉村,火影塔當然也就重建了,難怪未來的看起來會比較新。這時間在火影塔裡的人不多,途中還遇到了惠比斯,鳴人以“火影大人召見我。”為由,順利的打發他。
 
儘管自己刻意放慢腳步,終究還是來到熟悉的辦公室門前,他想著是否要像以前的自己那樣,一把推開門華麗的出場,但隨即搖頭打消這個念頭,其實,並沒有那樣的心情。最終是禮貌性的敲了門,裡頭傳來一聲強而有力的「進來。」,熟悉的語調讓鳴人心底立刻感到一絲失落。
 
「是你啊,有什麼事嗎?」
 
「果然是綱手奶奶啊……」不能見到三代爺爺確實有點失望,但是面對綱手總是比較習慣的,鳴人不自覺的輕笑,那年輕的五代火影跟未來一模一樣。
 
「鳴人你在說什……不對,你是什麼人?」
 
察覺到跟平常的鳴人不同,綱手放下手中的印章,提起警戒面對眼前這個“看似是鳴人”的傢伙,雖然不知道對方是怎麼辦到的,居然能模仿相同的氣息,但體內無法掩飾的强勁查克拉透露了事實,那種微帶壓迫的感覺不可能是一個十三歲孩子的。
 
「唉,本來還想能多撐幾分鐘的……不愧是綱手奶奶。」鳴人攤手,剛才漫步在火影塔裡途中想的幾項小惡作劇立刻被抹殺,不過這不是他來這裡的目的,他解開了變身術,恢復原本十八歲的樣子。
 
綱手吃驚的直瞪著忽然抽高的身影,「四代火影……?」
 
「不,綱手奶奶,我是未來十八歲的漩渦鳴人。」
 
鳴人有點無奈的說著,隨著面貌越來越成熟,就越來越多人說他長得很像四代火影,未來的綱手也曾說過“果然是父子,根本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這就不奇怪現在這位綱手會如此驚訝了。不等綱手開口,鳴人走近辦公桌,對她稍微解釋為什麼自己會在這裡的原因,不意外地得到綱手一副不能置信的表情。
 
「好吧,這種事情真的很難讓人相信,但我真的是鳴人。」鳴人舉起右手,一股淡淡的紅色查克拉慢慢凝聚在手上,「這是九尾的查克拉。」
 
紅色查克拉即使只是一點點都讓人感到不舒服,九尾從以前就被稱做不詳的象徵,十三年前就被四代火影將牠封印在那個孩子身上,綱手瞪大了眼,除非那個孩子死了,不然能擁有這種查克拉的只有漩渦鳴人。
 
「……你真的是鳴人?」
 
「真的是我,綱手奶奶。」擺出招牌笑容,鳴人拍著自己的胸口。
 
綱手慢慢恢復冷靜,好好想一想,這種荒唐的忍術確實是像“意外性第一的忍者”做得出來,她重新看著身高比她還高的鳴人,雖然外表和內心都成熟不少,但他身上那滿溢著陽光的氣息是任何人都模仿不出來的,「的確是,除了你之外沒有其他人了。」
 
「那你特地來這裡,應該是有事要來找火影的吧?」
 
「哈哈……這個……因為我好像……沒辦法回去的樣子………」
 
綱手嘆了一口氣,早就猜到是這麼一回事,「那你是希望我幫你想辦法?」
 
鳴人立刻點頭,目前在這過去的世界,只有綱手有能力和權力可以幫他,從以前就是這樣,綱手奶奶一向最疼自己了,「我在想我能來到過去,大概是因為引出了九尾的查克拉,九尾本來就是古時候的查克拉聚集體,可能是呼應了我的忍術吧。」
 
「那只要再發動九尾查克拉,或許就能回去?你是這個意思?」
 
「是的,但只發動一點九尾查克拉還行,可要發出能施這術的查克拉也許會有風險。」而且不見得能回到未來,搞不好會永遠停留在這個時代,更糟糕的還會回到更過去的世界,「綱手奶奶應該對四代火影的那個忍術有印象的吧?」當初會想修練的原因,也是因為未來的綱手奶奶拿出四代火影密封許久的捲軸給自己看的。
 
綱手搖頭,她是見識過那忍術沒錯,但完全不了解那是怎樣的術,再說,鳴人用的術又與四代火影有所差異,這一點她是沒辦法幫鳴人了。
 
本來就沒抱多少希望的鳴人看著綱手一臉苦惱的樣子笑了出來,「沒關係的,綱手奶奶,我會自己想辦法,我原本就是來拜託你讓我離開村子的。」
 
在村子施術弄個不好會讓所有人發現自己是未來的漩渦鳴人,但總不能一邊維持十三歲模樣的變身術一邊想法子施展時空忍術,就算自己在厲害也無法擔保不會出意外,遠離村子是最好的方法了,可是木葉忍者村被一層肉眼看不見的查克拉保護著,從上空離開一定會被發現,唯有從大門口才能離開村子,但必須持著火影給的任務單。
 
明白鳴人想法的綱手微微皺著眉,似乎在思考,「其他還有誰知道你目前的身份?」
 
「呃……卡卡西老師、小櫻還有佐助。」
 
「剛好是第七班的?」語調上揚,綱手嘴角勾起一抹不懷好意的微笑,「那我這裡剛好有一個任務,你和他們一起去吧。」
 
「咦?但是……」怎麼各方面來說好像有點被敲詐的樣子?……而且還要面對佐助……
 
「有什麼問題嗎?卡卡西?」
 
綱手往窗外一喊,卡卡西就捧著親熱天堂從外跳進辦公室內,其實鳴人知道他一直待在外頭聽他們對話,卡卡西應該原本就打算向火影報告這件事吧,畢竟自己的出現實在讓人懷疑,所以鳴人剛才的話也同時是說給卡卡西聽的。
 
「沒問題,火影大人。……鳴人你可能會需要我們幫助的,對吧?」
 
過了這麼多年,即使不用特意去看卡卡西的表情,也能從他說話的口吻聽出來,卡卡西是真心想要幫助身為夥伴的自己,鳴人感到一陣鼻酸。
 
「啊啊……謝謝你們啦。」









------------------------------------------


發現天空這裡都沒有打後記((全在鮮網那兒


想看的人請移置鮮網((沒人想看好嗎#####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