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請你記住-4






【火影】請你記住-4






由於音忍的突襲,第七班比預計的還晚到溫泉旅館。
一行人抬頭看著巨大的招牌,不說這裡靠近在火之國的邊境,四周都是濃密的森林,平時很少有人經過,旅館建築居然有三層樓,想必這裡不是非常知名,就是收費昂貴,鳴人不禁慎重考慮是否要幫卡卡西出錢了。
 
「卡卡西老師我不想露宿。」小櫻先開口表明立場。
 
「我也不要。」佐助很難得的同聲附和。
 
「既然老師堅持執行任務,能住旅館的話,怎麼可以讓可愛的學生們露宿呢?」鳴人低聲補上一句,給卡卡西致命的一擊,雖然想幫他,但這任務的報酬,自己是絕對不可能從綱手那邊拿到的,所以不能心軟。
 
當卡卡西一邊嘆氣一邊走進旅館,小櫻和鳴人在後方響起了歡呼。
 
 
 
「房間分配就是這樣,不准有問題。」
 
卡卡西一臉無力卻渾身泛著殺氣的把錢包掏出來,因為要節省經費,所以只能訂三間房間,原本是想三個男的擠一間,但是旅館卻有著莫名的“兩人房就只能睡兩人”規定,與其去訂一間三人房,不如乾脆的訂三間房間,不過三人倒是很配合的沒有反對聲音。
 
「奇怪?鳴人你怎麼沒有抗議啊?」小櫻感到疑惑,之前出任務時也有同樣是佐助和鳴人同間的情況,只是那時鳴人還大嚷“為什麼要跟這家夥同一間”,果然是無所謂了嗎?
 
「為什麼?反正我跟佐助已經同……啊、不,我是說我們常常出任務,大家住同一間都習慣了啦!」鳴人揮去額上流下的冷汗,差一點就要說出不該說的話了。
 
「喔,這樣啊。」
 
小櫻沒有起疑的走去自己的房間,鳴人深深的嘆了口氣,轉過頭面向佐助,「我們也走吧。」
 
「……沒想到我的未來還得跟你扯上關係。」佐助皺起眉頭,聽對方話中的意思,以後“我們”還必須“常常”出任務。
 
「…………」
 
這句話應該是我要說的吧!鳴人突然覺得哭笑不得,到底未來是誰抓著他不放,半是強迫的要求同居,管東管西管到自己要跟佐井、寧次、鹿丸、牙說話都要如臨大敵戰戰兢兢,免得某人亂開血輪眼,連吃拉麵還要經過某人同意,以上都可以不計較,更重要的是某人把他身為男人的尊嚴徹底的────
 
「是、是啊,那、那還真是委屈你了。」漩渦鳴人你要冷靜、冷靜,身為“長輩”千萬不要跟小鬼計較,尤其是叫宇智波佐助的小鬼。
 
鳴人強壓爆青筋的衝動,很乾脆的轉身就往房間走,免得自己一時想不開發動螺旋手裏劍,那就要出人命了,怎麼未來的佐助把自己吃得死死的,連過去的佐助也要跟自己過不去嗎?
 
兩人一前一後的進到房間,鳴人隨意地將行李丟在角落,便換上浴衣直接往溫泉走去。
雖然現在這間旅館名氣不太,但在未來的世界可說是非常知名,據說住一晚的價錢能讓自己吃上好幾個月的一樂拉麵,鳴人根本不可能在這裡投宿,所以好不容易有這麼絕佳的機會,當然要好好享受享受。
 
聽著某人逐漸消失的腳步聲,佐助也慢條斯理的換上專用浴衣,看著被對方亂丟的行李以及衣物,即使心智和實力成熟了,但這大剌剌的個性也改不掉嗎?完全不敢想像一個都十八歲的傢伙還睡在一堆垃圾裡。
 
──還真是個需要被照顧的人啊……
 
佐助一愣,不知道怎麼會跑出這樣的想法,他嘆出一口氣想著:就算未來鳴人跟誰在一起了,那個人也絕不會是自己。不說同是男人,兩個人的個性和想法根本截然不同,就是在一起也會成天吵架,佐助幾乎能想像出自己和某人大打出手、而某人被氣得臉紅脖子粗的模樣。
 
嘴角不自覺的上揚,卻又迅速恢復原本的弧度。
一想到未來,就不得不記起那個男人,自己的哥哥──宇智波鼬。
自己的未來早就已經成定案了,一個復仇者,又怎麼能去奢望所謂的幸福?
 
──幸福?
 
佐助嗤笑,自從那個讓自己變成一無所有的夜晚,幸福這個詞彙就不曾出現過了。
 
整理好衣物和行李,佐助冷冷地拉開房間的紙門。
 
 
 
鳴人一走進浴場就被寬敞的浴池感到驚嘆。
或許一天下來可能只有他們幾個入住,浴場裡空蕩蕩地飄著白霧,大約二十公尺寬的浴池右邊隔著竹簾,如果把女湯也算進來,那不知道有多可觀。
 
鳴人覺得很興奮,從來沒有一個人享受這麼樣寬敞、無人打擾的泡澡時間,他隨即到一旁洗頭、沖水,便把腰上的毛巾折好放在頭上,像個孩子似的跳進溫泉池裡。
 
「噗哈──這裡的溫泉水好特別,難怪以後會出名啊!」鳴人把手肘靠在沿岸的石頭,舒服地嘆口氣。
 
據未來的小櫻說,這裡的溫泉水含有一種對女性膚質很好的成分,叫碳……什麼來著,總之能夠讓皮膚變得光滑細緻,還有傳言說能增進忍者的查克拉,總之一堆人擠破了頭都想來住一晚,啊啊,回去一定要跟小櫻還有佐助好好炫燿才對得起自己啊。
 
──不曉得他們現在在做什麼?
 
鳴人半闔著眼,藍眸裡蒙上一抹憂慮。
想到未來的那個佐助是否依舊再找尋自己?心頭的歉意就滿溢出來。
 
果然還是得快點回去才行。
 
突然,浴場的門被開啟,一頭黑髮的少年走進來。
他正打算走去旁邊的清洗區,就被熟悉的爽朗聲打住。
 
「佐助!這裡的溫泉很舒服喔!」
 
鳴人在溫泉池裡揮著手,那在佐助眼裡是幼稚的舉動,但是,並不討厭。
 
清洗完身體,佐助跟著鳴人的右手邊泡進浴池。
只是佐助一看向鳴人,就被眼前的景色一愣,剛才站在門口因熱氣產生的白霧而沒有看清對方的樣子,濕潤晶瑩的藍眸、微紅的臉頰以及往下看見明顯的鎖骨,想讓人在上頭留下什麼。
 
──等等,我在想什麼啊?那可是漩渦鳴人、一個男人啊!
 
佐助別開視線,不禁想起昨天這個大人鳴人突然出現的樣子,那時候的他穿著黑色T恤,雖然是長高許多,但與一般男人來說,卻似乎小一號的樣子,而現在在他身旁看來的確是如此。
 
發現佐助一臉詭異表情的樣子,鳴人忽然打了個寒顫。
他下意識的伸手摸摸脖子,喂喂,該不會是大人佐助前天在自己頸上留下的吻痕還沒消失吧?
微微不安的鳴人覺得自己應該說些什麼打斷這種奇怪的氣氛。
 
「喂……你的項鍊呢?」
 
「咦?」意料之外的是佐助先開口,鳴人一時之間無法了解他在說什麼。
 
「那條五代火影給的項鍊,你不是很寶貝它嗎?」
 
「喔……那個啊,已經被弄壞掉了,所以現在戴上了這個。」
 
初代火影查克拉結晶的項鍊在佩恩一戰裡被九尾化的自己一把捏碎了,雖然綱手沒有責備自己,但鳴人卻非常捨不得,不說它的意義非凡,畢竟那條項鍊也跟著自己三年了。
而現在鳴人指著脖子上一條銀色墜飾的項鍊,是未來佐助送的,銀墜的背面還刻著“宇智波佐助”這個名字,當然這絕不可能翻給眼前的“佐助”看。
 
「果然什麼東西到你手上只有毀滅一途嗎?吊車尾的。」
 
「你說什麼?渾帳佐助!」
 
鳴人氣得轉過身面對佐助,而佐助對於對方這種幾近於本能反應的動作感到莫名的愉悅,跟昨天傍晚完全不同的表現,這才是他們之間應有的相處態度。
 
「說你吊車尾,都十八歲了還這麼矮嗎?」
 
「你────」
 
被說到痛處,鳴人瞪大眼睛、額上的青筋冒出,有種想要打趴佐助的念頭。
好歹自己身高也有一百七以上,但偏偏某人長大後居然高過自己半顆頭多,而又貌似持續增高中?雖然未來的佐助偶爾會拿身高來做文章,但只要自己“你給我禁慾一個月”一出,對方就會乖乖閉嘴,又是獻茶、獻拉麵的。
 
難道要對眼前這個小佐助也來一句?
 
──可惡!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等回去之後宇智波佐助你就給我等著!
 
佐助看著咬牙切齒、握緊拳頭的鳴人感覺非常有成就感,一副非常不甘心的模樣讓人想繼續作弄下去,沒錯,平常自己就是這麼對“漩渦鳴人”的,嘴巴說不過去,接著兩人就開始打架。
 
──不知道能跟眼前的鳴人打到什麼程度?
 
昨晚在樹林裡被對方開溜了,但要是打起來應該會很有趣,如果認真起來自己一定是輸的一方,他就是想知道這個十八歲的鳴人實力到什麼地步了。
 
突然,佐助瞥見側身過來的鳴人左手臂上的刺青,那個跟卡卡西手臂上一模一樣的雙煙霧記號,「那個刺青……你是暗部?」
 
怒氣一瞬間消失的無蹤無影,鳴人在心底暗叫不妙,在未來他是第三分隊長,而佐助是第一分隊長,同是暗部成員讓鳴人忘記對“以前的佐助”隱瞞這件事了。
 
夾雜著詫異與不甘心,佐助握緊了拳頭,鳴人居然會是暗部成員完全是預料之外,短短五年的時間裡就成了暗部──忍者中的忍者嗎?他真的是那個被自己成天喚作是吊車尾的漩渦鳴人?
 
如果對方認真使出實力,那麼自己會在一瞬間就被殺的吧……
 
看著沉了一半臉的佐助,鳴人心涼了大半,都相處這麼久了當然知道眼前小佐助在想什麼,又何況是現在急於復仇的他?想必是相當失落。
但自己能在五年的時間就能擔任一支暗部的隊長,這也得追究於佐助,為了要帶他回木葉,自己進行了多少殘酷又艱難的修行,再加上曉的攻擊,簡直是一年當十年用。
 
該怎麼叫佐助不要灰心?告訴他未來你也是暗部隊長?──不行。
 
或向佐助來句『哈哈我很厲害吧!你才是吊車尾的!』──這絕對不能。
 
鳴人想著安慰語句的動作反而讓佐助更加不爽,他嘖了一聲,便從溫泉池起來。
 
望著佐助的背影,鳴人不發一語,怎麼這粗神經在最不能使的地方,偏偏使了出來──當初佐助離開木葉的契機就是兩人在醫院樓頂上的一戰吧……
 
難道……儘管知道真相的自己,也只能眼睜睜地放著錯誤一再重複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