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佐鳴】帶你回去-2






【佐鳴】帶你回去-2






夜晚,佐助盯著天花板想睡也睡不著,儘管一向是淺眠的他,連睡夢中也必須保持警戒,只是沒想到有這麼一天連闔眼都令人煩躁,這或許就是所謂的失眠吧?
 
其實原因很簡單,就只因為自己見到了三年不見的朋友。
朋友,佐助在心裡默念這個詞,或許他們倆的關係已經變得連朋友都不是了,早在終結之谷一戰那天自己所說的話,把這層羈絆都給抹殺了。
 
『告訴你吧,鳴人……我,從來就沒愛過你。』
 
佐助閉上眼睛,當年他們七班相處的景象在腦中浮出,那穿著橘色寬鬆衣服的人總是給人添麻煩,他們一起經歷了許多事情,最後竟然在一起了,很小心的不讓人發現,他們會在任務結束後私下相見,在四下無人時十指相扣,又或者在暗處小巷裡接吻,這應該稱得上是戀人了。
 
毫無疑問的,那句話從自己脫口而出時,就代表自己狠狠地背叛了他。
 
──有誰會把背叛自己的人當作是朋友呢?
 
所以當兩年後漩渦鳴人再度出現在他面前,寧願先無視自己的夢想也要緊抓住他們兩人之間脆弱的羈絆,自己就把那句話在他耳邊以別人聽不到的聲音、不帶任何情感地對他再說了一遍。
 
儘管如此,自己也知道對方並沒有因此而放棄,反而更加努力地修行想要接近自己,甚至是打敗了曉的首領。這麼樣的一個人,如今再出現在面前,竟變得像陌生人一般。
 
佐助慢慢睜開眼睛,天花板的景色映在他的黑眸裡。
他不明白漩渦鳴人當自己是陌生人這明明才是自己所想要的,但為什麼一旦擺在眼前會令自己心情感到一絲怒意與失落?
 
──你真的是那個吊車尾的嗎?
 
忽然,門被輕輕推開了,佐助不動聲色地閉上眼睛,有人走了進來,是從傍晚就不見人影的漩渦鳴人,這裡除了自己沒有其他人了,再加上那股毫不掩飾的詭異查克拉。
 
佐助將眼睛睜開一點隙縫,眼角餘光瞥見鳴人從櫃子裡拿出一套黑色的衣服以及忍具包,雖然匆忙換上但完全不發出任何一點聲響,最後拿起矮櫃上的狐狸面具,不著痕跡地又出了門。
 
──這時間帶著忍者裝備要去做什麼?
 
猶豫了一下,佐助披上椅子上的黑色斗篷、帶上草薙劍,決定跟在鳴人身後一看究竟。
 
 
 
木葉邊境的森林很濃密,就連白天陽光也只能透下一點,而夜晚更是伸手不見五指了。
佐助些微驚訝地望著前方遠處的人影,同樣穿著黑色衣裝又帶上面具的鳴人快速且俐落地在樹幹間跳躍,絲毫沒有多餘的動作而又安靜地不發出聲音,光從這點來看就曉得對方的身手一定又變得更強了。
 
只是沒有血輪眼的他怎麼能如此輕鬆地穿越這片黑暗的森林?如果不是長時間在這種地方活動而讓眼睛習慣是做不到的。
佐助皺起了眉頭,難道這傢伙住在這裡已經很久了嗎?
 
突然,前方的鳴人停下來,佐助也停下腳步將自己隱藏在樹木後面。
透過血輪眼,佐助看到在鳴人的前方有數名忍者的查克拉流動,那夥人應該是在打鬥的樣子,而且戰況很激烈。鳴人以微妙的角度站在樹幹上不讓對方發現,其實從那間房子開始,鳴人就一直隱藏氣息,但佐助相信以現在的鳴人就算再靠近一點也不會被察覺。
 
可是,為什麼要特地來觀看忍者的決鬥?
 
佐助緩緩接近鳴人,他很小心地隱藏呼吸,就在佐助靠近離鳴人不到十公尺的時候,鳴人忽然有了動作,一剎那佐助以為他發現自己了,但鳴人拿出了苦無,往那群忍者擲去打落了不知是誰發出、正在攻擊另一名忍者的手裏劍。由於距離近了,從衣著還有護額來判斷,佐助知道是三名木葉暗部的忍者對上五名霧忍暗部,木葉暗部裡其中兩名受到重傷已跌坐在地。
 
當霧忍發動水遁忍術攻擊木葉暗部,鳴人一瞬間就來到雙方之間,雙手各形成了螺旋丸,藍色高速旋轉的查克拉球體穿過水分身狠狠擊中了兩名霧忍,當他們倒下之際,沒受傷的木葉暗部也解決了其中一名霧忍,形勢完全逆轉,剩下的霧忍扛起倒下的夥伴便撤退了。
 
「喂!你────」
 
木葉的暗部正要留住鳴人,鳴人早已不見了蹤影。
 
佐助利用血輪眼看見鳴人往返程的路走,他再度跟了上去。
相比出發時穿梭在樹幹間的速度,對方只是散步一般慢慢走回去,佐助覺得似乎有什麼分散了自己的注意力。
 
「為什麼跟蹤我?」
 
熟悉的聲音從佐助後方傳來,他轉過身望去,並沒有任何人在那裡,但又轉回前方,把面具移到側面頭部的鳴人就在離自己不到一公尺的地方,佐助反射條件地退了一步。
 
「什麼時候知道的?」
 
「從你打開門的那刻開始。」
 
佐助驚訝地瞪著鳴人,自己很小心地隱藏了氣息也沒有發出聲音,而且從開門的一刻起……那不就自己的行動全被他知道了嗎?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算了,回去吧。」鳴人看著佐助,原本平靜的藍眸閃過了一絲波瀾,他轉過身再次往前走。
 
佐助不明白對方那一瞬間流露出什麼樣的感情,也不知道自己是抱著什麼心情去跟蹤他,既然鳴人沒有追問下去,那麼什麼也不必去糾結,那樣只會讓自己陷入更深的思緒。
 
邁開腳步,佐助跟了上去。
 
 
 
「那個人又出現了?」
 
鹿丸單手撐著頭,語氣慵懶的讓人提不起勁,另一只空閒的手握著筆在文件上圈圈畫畫的,看那個一臉麻煩的表情,想必是綱手偷懶留下的文件又丟給他處理。
 
寧次站在參謀辦公桌前面,仔細地描述昨天自己帶隊遇上霧忍的情形,以及那名不知名的人物。
最近這一年來陸續有木葉忍者回來報告在任務中有個帶著狐狸面具的忍者會在危急之中相救,卻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誰,那個來去如疾風一般,誰都無法掌握他的行蹤。
 
從下忍到暗部,都曾反應碰上過這名忍者,尤其是危險的任務和機密任務,幾名忍者都表示那人有一頭金髮,而且只幫木葉的忍者,除此之外就沒有任何有關這人的情報了。
對此,在開始的一個月裡綱手有派人調查這名忍者,但都毫無收穫,可不知從何開始,綱手就沒有在提過這件事情,即使上層要求必須查明此事,最後被綱手不了了之。隨著時間一久,大家都不再討論此事,只默默感謝那個人。
 
「跟我說這麼麻煩的事……火影大人不是說這件事不要深追了嗎?」
 
「我看到他使用螺旋丸。」
 
鹿丸瞪大眼睛、皺起一邊眉頭看向寧次,或許是自己聽錯了,「……什麼!?」
 
「雖然只有一瞬間……但那應該是螺旋丸。」寧次同樣皺著眉頭,瞇著眼回想昨晚那個人的身影,球狀高速旋轉的查克拉、以及一擊打倒霧忍暗部的破壞力,確實是螺旋丸。
 
螺旋丸,四代火影開發的忍術,會使用的人寥寥可數,儘管知道不可能,但終究會聯想到那個人,畢竟,那可是那個人的拿手絕招。
 
鹿丸低著頭開始思考,金髮、使用螺旋丸,世界上不可能有這種巧合,也是他們不敢奢望的奇蹟,因為,漩渦鳴人已經死了,不可能存在在這個世界上了。
 
「……寧次,你有跟火影大人提到螺旋丸嗎?」
 
「說過,但是火影大人說只是恰巧────」
 
突然寧次噤了聲,他瞪大眼睛半信半疑地看著鹿丸,鹿丸也以相同的眼神看著對方,「似乎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們呢……」對一個來歷不明、也不曉得對木葉到底是敵是友、還是別有目的,身為木葉火影對這個人的態度相當地消極,「看來我們有必要私下好好調查這件事了。」
 
「螺旋丸這事先別跟其他人說。」
 
「我知道。」
 
寧次明白鹿丸在考慮什麼,就算他們真的查明了那人的身分,但萬一真的只是巧合,那麼對大家而言是再次在傷口上撒鹽,尤其是春野櫻,懷抱著三年的希望轉成絕望的剎那,只會令人崩潰。
 
就在鹿丸與寧次在參謀會議室討論著策略,疏不知在門口有一抹粉色悄悄離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