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8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佐鳴】沉淪-1

 

【佐鳴】沉淪-1


 漩渦鳴人此刻坐在椅子上心情滿是複雜,他穿著老是被自己嫌礙手礙腳的鐵灰色西裝,兩手直直地撐在大腿上,湛藍雙眼的視線不知該擺何處,鳴人額上冒了顆冷汗不由得緊張起來,眼角餘光隔壁是自己的父母親,而他們的對面是另一對夫妻,而自己對面坐著的某人,正是造成自己緊張的罪魁禍首──宇智波佐助。
 
想起了會造成現在如此的局面,鳴人就更加地無奈,去年因為自家漩渦公司碰上了財務危機,過了好幾個月都無法順利周轉,父親最後只好求助於好友──宇智波富嶽,漩渦公司得到宇智波公司的一筆金額勉強度過了危機,但就在上個月前,宇智波富嶽帶著妻子拜訪漩渦家沒幾天後,便提出希望能與漩渦家的獨子相親──很明顯的「政治婚姻」,鳴人的父親──皆人也知道漩渦公司經營的東西和宇智波公司互相互補,若能合作的話對自家公司無疑也是一大利益,但……
 
說是相親,但是關乎到利益問題的話就等於大勢已定,看著父親如此苦惱,鳴人也不忍心果斷拒絕,而且自家公司會面臨困境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自己操縱的那份股票失利,可重要的是欠了宇智波人情,在利益場合欠了人情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即使是剛參與公司營運的鳴人也能深深的體會到,反正自己都已經24歲了還沒交過女朋友,唯一一次戀愛在高中向對方告白遭拒絕後不了了之,現在有人願意要他,而且對自家也有好處,又有什麼理由不接受這等好事?
 
但就有這麼個、唯一也最關鍵的理由──要結婚的對象也是個男的。
 
現在社會開放,男人和男人結婚早已不稀奇,但偏偏那個人是自己中學同學、宇智波家二少爺──宇智波佐助。鳴人和佐助中學在同個班,兩人雖稱不上是死黨,但見面總是免不了鬥嘴,勉為其難算是半個朋友,但佐助高中考上一所很遠的學校而搬走了,兩人從此斷了音訊,鳴人也沒有特別在去連絡過佐助。可命運就是如此神奇,現在那個印象中老被自己罵是渾蛋的傢伙可能就是自己未來的結婚對象,這讓鳴人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反感,但換個念頭想想,至少是自己認識的人,佐助雖然嘴巴壞了點,可是人不壞,曾有幾次自己快要掛科時好心的幫自己惡補,要是換了一個有不良嗜好的人……鳴人想都不敢想,即使是自己願意和佐助結婚,那傢伙說不定還不要呢,於是──
 
「我願意去相親。」鳴人帶著堅定的語氣對皆人說。
 
當漩渦一家和宇智波一家在五星級餐廳門口碰面時,鳴人看到了那個將近十年不見的傢伙,佐助和中學時代根本判若兩人,當時和自己差不多的身高現在足足高了一顆頭,好歹自己現在也有一百七好嗎!更讓鳴人驚訝的是臉,原本就長得帥的臉隨著時間琢磨,多了成熟男人的魅力,雖然依舊是個冷臉,但似乎有更冷的趨勢?不……該不會是因為知道要結婚的對象是自己,所以不高興?
 
──馬的!我才不爽呢、渾帳!
 
儘管鳴人見到佐助心裡突然多了很多雜七雜八的念頭,但身為今天主角之一的佐助完全沒正眼去看鳴人,連視線都沒有在他身上多停滯三秒,鳴人對此更是火大,撇去相親,起碼自己和對方是中學同學、半個朋友,怎麼連打個招呼都嫌棄?還是說……佐助早就忘記有他這麼一個人了?
 
兩人不語,待雙方家長寒喧幾句後,就跟著接待的服務人員走去事先預約好的包廂,當佐助走過鳴人身邊時,以不著痕跡的低語向他喊了聲:「白痴。」,那是以前佐助拿來罵他的習慣用詞,然後自己會回罵他是「渾蛋佐助」,沒有惡意的,那單單只是兩人間相處的方式,但不同的是,這聲白痴充滿了不屑與厭惡。
 
鳴人感到憤怒而握緊了拳頭,但還是乖乖地跟著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在這個世界裡先沉不住氣的人必定會成為失敗者,況且處於不利的是他漩渦鳴人,雖然希望佐助乾脆一點拒絕他,反正他們兩個本來就互看不順眼,可一想到關乎自家公司的利益和欠的人情,鳴人不得不承認要是佐助真的回絕了,輸的依舊是自己。
 
這場飯局吃下來佐助都沒有和鳴人說過話、甚至抬眼起來看他,只有佐助的母親──宇智波美琴不斷問著鳴人問題,從她愉快的表情看來似乎是很喜歡鳴人這個未來的兒媳,兩位母親明明才沒見幾次面卻已經聊得像是多年好友,兩位父親依舊是板著臉商討公司的營運以及最近的經濟,彷彿鳴人和佐助只是跟來的。到了飯局的尾聲,四位家長從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漸漸回到原本的目的。
 
「鳴人真是可愛,要是能做我的兒子就好了,不像有人對著自己老媽還擺張臭臉。」
 
美琴邊說邊斜看向佐助,她的意思很明顯是希望鳴人能嫁到宇智波家來。被美琴這樣一說,鳴人感覺到佐助本來就沒怎麼高興的表情更加不悅了,在鳴人心底偷偷要美琴阿姨別在調侃佐助,沒想到問題一下子就朝自己丟過來了。
 
「鳴人,你願意做宇智波家的兒媳嗎?」
 
──好一個乾淨俐落的問題。
 
鳴人很想披頭就大罵:「誰要嫁給這個渾帳啊!」但還是無奈地吞了下去,難道自己要像個暗戀對方多年最後能論及婚嫁但還得裝矜持的少女紅著臉輕聲說“我願意”嗎?
 
「呃、我……如果宇智波阿姨不嫌棄的話……」
 
話一落下,鳴人察覺到佐助不著痕跡的輕哼了聲,反倒是坐在佐助旁的美琴聽到鳴人變相願意的話語樂得嘴巴都張開了。
 
「真是太好了!我好高興,佐助你說是吧?」
 
美琴把頭轉佐助,這場飯局的目的就差他的一句話,所有人把視線都投向他,鳴人雖然還是低著頭,但眼睛也不自覺得盯著佐助,心跳越來越快,他的命運就掌握在佐助的手中。
 
發言的主角終於輪到自己這邊來了,佐助不慌張、但也不急著回答,這讓氣氛瞬間變的詭譎,他慢慢抬起眼看著對面顯得非常緊張的鳴人而後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
 
「是啊,能娶到這麼可愛的『妻子』是我的榮幸。」
 
佐助話一說完,除了鳴人大家都笑了,一直繃緊著臉的富嶽也露出滿意的笑容,唯有鳴人聽出佐助刻意強調“妻子”的語調,那一瞬間像是對方一劍刺穿自己的心臟,比在門口那聲“白痴”更加明顯的譏諷與鄙視,對自己身為男人的尊嚴徹底的踩在腳下。
鳴人咬牙、在餐桌下的雙手緊緊縮成拳頭,一瞬間完全記不起到底自己是為了什麼要這樣被佐助糟蹋,身體壓不下想給對面笑的可惡的人一拳,但當眼角瞥到母親和父親笑著的面容,滿心的憤怒卻再也囂張不起來,如果真的打了佐助,後果一定很可怕吧?自己就算了,可絕不能把爸媽一起連累了,鳴人鬆開緊握的拳頭,他又低著頭、靜靜的等著已經決定他命運的飯局結束。
 
 
 

 

 

 

 

 

 

 

 

 

TBC
-------------------------------------------
 
 
終於有空可以在鮮網更新文章,沒想到竟然就撞上了抽風期,然後也意外發現我壓根沒在這裡放沉淪......我到底在幹嘛呢ˊ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