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8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佐鳴】沉淪-4



 【佐鳴】沉淪-4


自佐助道歉過後,兩人之間起了微妙的變化。
鳴人在無名指傷好了就心不甘情不願的把戒指默默的套上,佐助看到後依舊是那副誰都欠他錢的冷臉,只是嘴角似乎上揚了幾毫米?接著,鳴人和佐助在無意識之間關注對方的行動,然後對彼此的一些生活日常看不順眼而吵架鬥嘴一番,一天見面都要來個幾次『白痴』、『渾蛋』諸如此類沒營養的對罵──彷彿回到國中時期的他們,鳴人和佐助都沒發現,他們已經不只是生活在同個屋簷下的陌生人。

比如,鳴人懷疑佐助的味覺很有問題,飯後水果──番茄似乎對佐助而言是必備品,但鳴人更願意將它歸類為自己討厭的蔬菜那類,有一次在下班後他拉著佐助到平常自己最愛的一樂拉麵吃晚餐,當熱騰騰的大碗叉燒拉麵端到對方面前,佐助吃了一口,然後一臉嫌惡的說:「這麼油膩的東西是給人吃的嗎?」,氣得他把佐助那碗搶過來自己全解決掉。
隨後的隔天,佐助居然親自下廚煮了晚餐,鳴人簡直不敢相信那種像是大少爺的佐助會料理,更讓他不敢相信的是餐桌上出現了一盤盤噁心的綠色蔬菜,那傢伙還很囂張的擺著臭臉命令自己全部吃光不然就走著瞧的死樣子,然而當自己費盡所有堅持下吃完蔬菜,佐助竟然爆出一句:「沒想到味道還滿成功的……」

──感請您少爺是第一次下廚拿我當實驗品啊!

再比如,佐助發現鳴人根本是同情心氾濫,曾有次他們兩個假日難得都在,所幸就一起出門買個日常用品,在路上鳴人經過一家賣小玩意的店,佐助知道鳴人看上了玻璃櫥窗旁的青蛙造型錢包,結果最後居然買了錢包旁邊的護目鏡,原本以為對方是因為怕自己嘲笑才不去買那個看上去很滑稽的青蛙錢包,在詢問下,鳴人說是要送給孤兒院裡一名叫木葉丸的孩子,理由是前陣子答應說好要送他當生日禮物的但最近太忙給忘了。
佐助也搞不懂自己是哪根神經出錯了,他跑去調查鳴人所說的那間孤兒院,原來鳴人很早以前就用個人名義為孤兒院作捐助,聽院長說前幾個月鳴人突然斷了資金,到最近才又開始,佐助忽然明白過來那幾個月前是指漩渦公司財政困難,鳴人才沒多餘的心力資助,自己都自顧不暇了還惦著那種事情嗎?佐助在心裡嗤笑了一番,但在孤兒院捐贈名單上多了宇智波佐助這個名字。

又像是,佐助會去注意鳴人的領帶美觀,再幫對方打理的同時又說:「既然你冠著宇智波的姓就不要出去丟人現眼。」雖然鳴人依舊氣的跳腳,但他知道這不過是佐助拿來調侃自己的小玩笑,畢竟對方嘴角也掛著淡淡的笑意。總總事情下來,鳴人發現佐助還是那個國中時看自己要掛科,除了在一旁嘲笑,最後依然幫自己惡補和猜題的……半個朋友?

兩人關係雖然改善許多,但鳴人仍然不知道該如何去定位佐助,他不討厭他,也不是朋友的那種好,就算是自己嫁給他,他們也不像是一般夫妻那樣……恩愛?

──自己……喜歡佐助嗎?

「三更半夜翻來翻去的在想什麼?」

「嗯?」

佐助的聲音從背後傳來,鳴人轉頭過去,大概是自己移動的關係所以把對方吵醒了,佐助一向睡的很淺,只要有什麼小動靜就很容易被吵醒,而且那傢伙還有起床氣,回答的不好很有可能一腳被踢到床下。

「沒、沒啦……只是明天要去看木葉丸,所以有點興奮睡不著……」

「你是明天要出遊的小學生嗎?大白痴。」

「我才不是白痴!渾蛋佐助!」

「……白痴快睡吧。」

鳴人在背後給佐助扮了個鬼臉,然後靜靜的看著對方的背影,佐助就是這樣,雖然說不出什麼好聽的話,但確實是在關心自己,鳴人突然想起國中的時候,自己和班上的每個人都處的很好,但唯獨一個人,那傢伙總是一個人默默的坐在班上的最後面,也很少跟人說話什麼的,男生們說他是天才所以不屑跟我們混在一起,女生則是愛的要死,但因佐助都是一臉冷冰冰的才導致女生們不敢向前搭話,於是那個時候的自己就用了『女生的目光都被你這傢伙搶走』的爛理由去接近對方,三不五時就和那傢伙吵架,其實相處下來,佐助並不像班上男生說的那麼驕傲自大,雖然嘴巴是臭了點,他就只是……不知道怎麼和人相處。而自己去接近他的理由……

──誰叫那傢伙看起來很寂寞?

鳴人心底偷偷嘲笑了下,接著又轉過身去背對著早就已經又睡過去的佐助,不管自己到底怎麼看待對方,至少,他現在過的很不錯。

 

佐助醒來的時候鳴人已經出門了。
今天假日公司沒什麼事情,只需要去拿個文件,佐助有些慵懶的從床上爬起來,一如往常的去廚房倒水喝,目光瞥到餐桌上,居然有份早餐?那傢伙這麼有閒情逸致啊……佐助注視著那顆微微焦黄的荷包蛋不禁勾起嘴角。

他有察覺到他們之間似乎變得不一樣了,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有對方那一份,生活中自己居然會不自覺的去想到對方,像是知道漩渦鳴人常常吃那些沒營養的泡麵就感覺不爽,都幾歲的人了還不知道怎麼照顧自己,所以佐助也常常弄些對方討厭的蔬菜半是報復的逼鳴人吞下去,當那傢伙一臉鐵青的咬著菜就莫名的有種成就感。
又像是鳴人自己有輛重機,他時常睡過頭然後飆快車,那種騎車方法看的自己都覺得危險,當佐助好心的要開車載他一程,那小子還不知好歹的說:「這是男人的浪漫你懂不懂!」讓佐助一瞬間想要砸了那台重機。

 吞下最後一口吐司,佐助把盤子丟到水槽裡,然後換上簡單的T-恤、穿上外套,當他走到玄關時看到了美琴故意擺的結婚那時的照片,裡頭的鳴人笑的很僵,而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
佐助皺了皺眉頭,他不否認自己關心那傢伙,也不確定是不是喜歡他,但可以確定的是目前這樣的生活他不討厭,至少,鳴人現在笑的很開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