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6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佐鳴】沉淪-5

 

【佐鳴】沉淪-5



最近公司營運的相當不錯,除了本身公司最近海外貿易收穫頗大外,和漩渦公司的合作也是助益之一。
佐助快速翻閱文件,在抽屜裡拿出幾個資料夾,他整理出一些還沒仔細批過的文件放進公事包裡,其中包含漩渦公司近來營運的現狀報告,而那張報告正是鳴人整理的。
其實,鳴人也逐漸接手他家公司的管理,佐助認為對方也是相當不錯的經營料子,除了之前操作股票失利的案子,那只是時機不對,其他公司又聯合海外,才會讓鳴人的那份股投資失敗,只要經驗多了,佐助相信鳴人不會比自己遜色。

──但自己絕不能輸給他。

莫名的爭鬥心,以前和他什麼都要比,比成績、比體育、比打架、比身高,雖然都是自己贏,但是他仍然會時刻注意那傢伙的動向,只要一不小心就會被追上,除了成績和身高。

佐助嗤笑了下,拿起要帶回家的文件便離開辦公室。


開車回家的路上佐助順道去超市買了晚餐的菜,然後特意開平常不會走的路,他知道鳴人今天是搭火車去的,所以回程大概會走這條,接著他可以調侃他一番,在順便載他回家。
果然過不到幾段路就找到那傢伙的身影,傍晚的橘黃色陽光照在鳴人的金髮上像是蒙上了一層薄暈,看起來有些虛幻,從佐助的角度看過去還能瞥到鳴人嘴角的弧度──大概是在孤兒院那邊玩得很開心吧。

佐助正想要開口叫鳴人的時候,對方的表情忽然皺了起來,然侯跑到右邊的小巷口,不一會鳴人帶著憤怒的聲音傳到佐助耳裡,佐助把車停在路邊、下車跑到鳴人轉進的小巷口。

「你們在幹什麼!」鳴人帶著怒音質問著正抓著女孩的男人。

佐助躲在轉角看著四、五個痞子在調戲一個高中女生,而鳴人站在那些男人面前打算保護那個女孩。

「嘿!幹什麼也輪不到你小子來管老子!」

抓著女孩的其中一個男人說完就朝鳴人揮拳,鳴人一個偏頭閃過然後右手一出就給對方腹部重擊,其他的同夥看到同伴被打倒在地瞬間都愣住了,女孩趁機尖叫著跑掉,不一會那些人便擺開陣仗對鳴人左右夾攻。佐助看著鳴人一一輕盈的閃過攻擊,他知道那傢伙國中打架身手也不是蓋的,但是現在一對多人讓一旁的佐助覺得這是逞強。

就在鳴人揮出的拳頭被閃過,沒想到原本第一個被打倒的男人抓住他的腳,結果鳴人被其中的夥伴打中左臉,重心不穩的往下倒時卻被人捏住下巴,雙手分別被其他人抓住,整個人就硬是靠在牆上不能掙扎。

「仔細一看,這小子長的比剛才那女的還正!」捏住鳴人下巴的男人正用著猥褻的表情打量鳴人,「既然你打擾老子們的樂趣,那上你也不差!」

「媽的!放開我!」

當鳴人扭著手想要掙脫又不如願,其中一只鹹豬手就伸到他的衣服裡,皮膚被觸碰到的瞬間讓鳴人感到很噁心,以及一種本能的危機感要自己尖叫、求救,但自己的自尊又不允許。

就在男人把手伸向褲子的皮帶,鳴人幾乎是絕望的閉上眼睛。
就在這時候,男人突然叫了出來,鳴人疑惑的睜開眼睛,佐助正把扯自己褲子的那個男人的手扭到背後,看那男人發白的表情鳴人猜那只手大概脫臼了,當鳴人還沒反應過來佐助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對方已經解決第三個人,下手非常狠,最後一拳落在剛剛打鳴人左臉的那個人鼻樑上,流出大量的鮮血。

一夥人知道打不過像是修羅附身的佐助,鼻青臉腫的夾著尾巴逃跑。

「佐、佐助……」

鳴人回神過來叫著正稍稍喘著氣的佐助,沒想到卻被對方吼了聲:「超級大白痴!給我閉嘴!」

要是之前的鳴人一定會罵回去,但此刻並不允許他這麼做,佐助往常如面癱般的表情現在表現出明顯的憤怒,像是在說自己真敢回嘴,他就會像剛剛那群人一樣的下場。

見鳴人一聲不吭,佐助拉著他的手一個勁的走出小巷,途中鳴人想發出聲音卻被他給瞪回去,只好默默的跟上對方的腳步,他實在搞不懂佐助到底是在生氣什麼。

走到了車前,佐助打開副駕駛座的門就一把粗魯的把鳴人甩在座位上,接著又狠狠的關上。
看著佐助坐進自己隔壁的位置,鳴人盯著對方的側臉打算看出什麼端倪,現在他的臉上已經沒有剛才明顯的怒容,但卻是比平常更加面無表情,身上還泛著淡淡的低氣壓,鳴人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佐助,從自己的認知當中,對方一直都是很理性的。

──我做錯什麼了嗎?

 

到家後,佐助一聲不吭的把醫藥箱拿出來放到客廳的桌子上,在用眼神示意鳴人要自己處理臉頰上的浮腫,接著提著菜就走到廚房,留下滿肚子疑惑的鳴人。

「什麼嘛……那傢伙……」鳴人拿起一罐藥膏,小聲嘟嚨。

佐助切著菜的同時聽見從客廳裡傳來鳴人的吃痛聲,大概是怕被自己給聽見所以刻意壓低聲音,這下佐助的心情突然好多了,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剛剛會如此憤怒,當那個白痴差點要被強暴時,自己腦袋一片空白,唯一的念頭就是想殺掉那些該死的雜碎。

──就像屬於自己的東西被玷汙了一般。

突然冒出這種想法的佐助不禁一愣。

──屬於自己的東西麼……漩渦鳴人。


當鳴人拿著浴巾搓頭髮走出浴室已經半夜十一點多,一向早睡早起的佐助已經背著他躺在床上睡著了,看著對方的背影讓鳴人想起下午的事情,他渾身又泛起雞皮疙瘩,那種應該只會發生在女人身上的事居然就這樣發生在自己這個男性身上,當男人粗糙的手伸進衣服裡的時候,他只感到絕望和恐懼,如果佐助沒有出現的話,那後果連鳴人都不敢想像。

只是……佐助怎麼會出現在那裡呢?

他記得佐助昨天有說過要去公司拿個文件而已,而且超市也在反方向,對方應該沒有理由出現在那裡,更何況自己拐進巷子裡?

──難道佐助是特意想要來接自己回家嗎?

怎麼可能。
鳴人在心裡狠狠的嘲笑自己一番,那可是宇智波佐助耶!那個渾蛋怎麼可能?瞧那傢伙不知道又在生什麼悶氣,根本還是那個冷情的面癱。

罵歸罵,鳴人還是打從心底感激佐助的出現,他輕輕的坐在床沿,躊躇了很久才對著對方的背影說了句極小聲的:「謝謝。」


儘管鳴人這麼做只是想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對方有沒有聽到就不是他的事了,但好巧不巧的讓佐助聽見了,那像蚊子聲般的道謝。
其實他沒有睡著,漩渦鳴人從來就不知道宇智波佐助早睡是因為他必須在床上躺上一小時才能睡著。佐助撐起手,他看著才剛躺下就馬上呼呼大睡的鳴人。

──真是個白痴,口水都要滴下來了。

心裡是這樣罵,但臉上又是自己不知道的溫柔,他看著對方左臉上的貼布,不自覺的輕輕撫上那臉頰,貼布下的臉有些浮腫,佐助皺皺眉,忽然覺得自己就那樣放過那些雜碎似乎太仁慈了,但他必須承認那些人有句話是說對了。

『仔細一看,這小子長的比剛才那女的還正!』

大大的湛藍色雙眸、不算英挺卻很可愛的鼻子,以及粉嫩欲滴的唇,這小子不能說是帥氣,也沒有女人那般嫵媚,那種說不出的陰柔,在他身上卻非常和諧。佐助的手指最後停在唇上,莫名的想嚐嚐那是什麼樣的味道,壓下奇怪的念頭,佐助撤回手指,又仔細端詳起這張臉,這時鳴人像是感到被打擾的呻吟一聲,佐助還以為對方要醒來,沒想到鳴人磨磨牙,唸了幾聲拉麵好好吃,翻了身面向佐助又繼續睡。

佐助啞然失笑,這傢伙白天那麼張揚跋扈,晚上睡覺也不老實點,像是要回應佐助的話,鳴人突然皺起了眉頭。

「佐助…………」

佐助抬抬眉,鳴人夢到自己了啊……他是想對自己說什麼?

「……你這個渾蛋………不要放蔬菜……」

──這白痴連作夢都要罵自己麼!

佐助抽搐著嘴角,竟然會期待這傢伙說些什麼真是瘋了,但想起那句像是鼓起很大勇氣才吐出來的謝謝,表情又軟了下來。
其實這些日子相處下來,佐助隱約知道自己的心情是什麼樣的,自己那些失常的表現都是為了什麼,就只是不想承認罷了──他喜歡漩渦鳴人,所以看到那傢伙被人碰自己才那麼憤怒,知道對方作夢都想著自己才會感到一絲愉悅,屬於自己的東西麼?

佐助放下手,他躺下來才發現自己睏了,接著,他輕輕的、小心的在鳴人的額上落下一吻。

 

──早在幾個月前這白痴就已經是屬於自己的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