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釀玫瑰

關於部落格
  • 406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佐鳴】沉淪-6

 

【佐鳴】沉淪-6



從早上接了媽媽打來的那通電話後,鳴人覺得有些小小的失望。
他想走回廚房繼續解決完才剛扒了幾口的早飯,眼睛剛好瞥到日曆上的數字,今天是10月10日,他漩渦鳴人的生日,雖然今天不是假日,但自己為了這個偉大的日子前幾個星期就把公司比較棘手、繁雜的事情都在這之前解決掉了,不去公司也無所謂,所以他就很舒服的睡到早上十點。

當然,醒來的時候佐助已經去公司了,桌上好心的替自己留了早餐,可惜放了太久是冷的,鳴人只好重新加熱一次,咬著不論品種都覺得難吃的綠色蔬菜,突然想起昨天佐助對自己說他今天公司有個會議、還有一些自己聽不太懂的海外公司總裁要來會面……等等,總之,他會加班到很晚才會回家。

有些憤恨的決定不去理會蔬菜,就算偷偷倒掉佐助也不會發現──就像自己的生日一樣。

正當鳴人把夾著菜的筷子往桌上用紙摺成的小垃圾桶移動時,電話響了,是許久不見的母親打來的。

「小鳴嗎?剛剛打你手機不通,公司那邊也不在,原來是在家啊。」

「嗯,不、不過我沒有偷懶喔!公司那邊的事情都處理好了!」母親用稍稍提高聲音強調了“在家啊”,讓鳴人冒了顆冷汗,雖然老媽平時很開朗、大方,但處理公事起來也是很嚴厲的。

「哈哈哈!開玩笑的啦!我知道公司那邊小鳴已經能自己處理好了。」

「……媽,你打來有事嗎?」無奈,自家老媽老是喜歡這樣作弄自己。

「啊……今天是你生日呢!你媽我本來訂了間餐廳的,但你爸接到一通電話,說是突然要去新加坡,我不去也不行……真對不起啊,你爸他為了這件事糾結了很久呢。」電話一頭的語氣沒了剛才的朝氣,玖辛奈覺得難過。

「沒、沒關係,媽!這也是沒辦法的嘛,你跟爸快去吧,我都幾歲了這點小事沒什麼啦,一個人過生日也行的!」

聽到母親低落的聲音鳴人似乎能也能同樣感到玖辛奈的心情,其實更多是無奈,自家父親很疼自己,連自己都覺得根本是要寵到天上了,想當初結婚那天,老爸不顧形象的哭倒在老媽懷裡,反倒是要老媽安慰他,一般來說應該要反過來吧?
要是自己說會介意,老爸可能會立刻拒絕去新加坡,來幫自己慶生吧?怎麼能因為小小的生日耽誤了公司的大事,這可不成!

「好吧……等等!你剛說一個人過生日?佐助那小子沒要幫你慶生?還是他根本不知道你生日?」

「呃!那、那那個佐助他知道啦!只是他……他今天公司也有很重要的事情沒辦法幫我過啦!」面對老媽質疑的語氣鳴人又開始冒冷汗,天知道自己老媽她似乎不太喜歡佐助。

「什麼?你可是他老婆耶!公司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比老婆重要?而且是結婚後第一個生日!他是不是對你不好?」玖辛奈忍不住咆嘯起來。

「真的是很重要的公事啦!佐助他對我很好啦!對、對了!今天他也幫我留了早餐喔!好了啦!媽你放心我跟佐助沒什麼問題,你還是快點跟爸去新加坡吧?再不走搞不好爸就不去了喔?」

「……我知道了,禮物我們已經叫人送過去了,記得要收喔!生日快樂,小鳴。」

「嗯,謝謝你們,掰掰。」

掛上電話鳴人狠狠嘆了口氣,果然自家老媽不是好惹的對象,這通電話講的他戰戰兢兢的,鳴人揮去一頭冷汗。

不過……雖然是想要母親安心才那麼說的,但鳴人真的覺得佐助對待自己算是還不錯了,前提是撇去一些莫名其妙就對自己生氣這一點,像前些日子他差點被侵犯那件事,佐助拉著自己回家後就生悶氣,儘管到現在他還搞不清楚對方是在氣什麼、也懶的去問,至少其他部分,佐助沒有要求他必須做什麼事,煮飯、做家事這些都是兩個人輪流,日常生活兩人常常伴個嘴,其實也還滿開心的。

──可是,老媽說對了一件事……或許佐助根本不知道自己生日吧?

想來自己也從來沒有親自跟他說過的樣子,國中時自己抱著朋友送的禮物,裡頭也沒一個是他送的。
鳴人看著自己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銀白色的,內圈還刻著那渾蛋的名字,不知為什麼自己現在心情真是差到谷底了。
最後,鳴人還是把綠色蔬菜給倒的一乾二淨。

 

「牙!那杯是我酒耶!」

「有什麼關係嘛~壽星今天是不可以生氣的唷!」牙一手拿起酒杯另一手阻止鳴人的攻擊,接著迅速的灌下那杯酒。

「是啊…鳴人君今天不、不能生氣喔……」

「什麼啊!連雛田都這樣說。」鳴人沒好氣的把頭轉向另一邊默默的替自己再重新倒一杯,嘴巴嘟的老高,壓根沒看到雛田臉紅的樣子。

鳴人剛要拿起另一杯倒好的酒,又被坐在對面的小李給搶去了,「哈!鳴人,這也是青春的一部分喔!」

「啊!我的酒!」

餐桌上的一夥人見鳴人氣紅了雙頰又是一陣哈哈大笑。


中午的時候,在家裡閒來無事的鳴人接到牙打來的電話,說是幾個老朋友要幫自己慶生,地點就在某個小餐廳的包廂。

能見到許久不見的朋友鳴人自是高興,他和佐助的婚禮也有邀請這些人,鹿丸、牙、井野、丁次是國中就認識的朋友,雛田、天天、小李則是高中和大學才認識,對於嫁給一個男人這件事情他們是預料之外,對象是宇智波佐助更是不用說了,想當初井野也曾暗戀過佐助,儘管一些調侃少不了,但他們並沒有因此而對鳴人抱有其他看法,這點讓鳴人由衷的覺得能交到這些朋友真是太好了。

桌上邊腳擺著已經只剩殘渣的巧克力蛋糕是雛田特地去訂做的,她和鳴人在大學是同一個系的,在場誰都知道雛田喜歡鳴人,除了某個遲鈍的當事人以外,剛得知鳴人要結婚時,她在棉被裡哭了一整夜。

「鳴人君……宇智波……呃、佐助先生人好嗎?」

本來想叫宇智波先生的雛田想到鳴人算是改姓成宇智波便隨即改了口叫佐助的名字,還吵鬧著的大夥們聽到雛田的問題瞬間安靜下來,鳴人夾著菜的筷子就這麼尷尬的停在空中,七雙眼睛全部注視著他,確實自婚禮結束後就沒人提過鳴人的丈夫,這麼一問所有人突然好奇起來。

「話說,那個佐助怎麼沒有幫你慶生啊?」應該是要開個慶祝會然後邀大夥來的,怎麼變成我們來邀壽星本人?

天天手裡拿著酒杯她挑起一邊眉毛似乎帶著點懷疑的疑問,雖然明眼人都知道這是場政治婚姻,但好歹是另一半過的第一個生日,難道就不表示個什麼嗎?

「我看是他忘記你生日了吧?」或者根本沒記起來過。

鹿丸一臉懶散的托著臉,一手拿起只剩半杯的酒搖晃,鹿丸跟鳴人同一個班,自然認識宇智波佐助,他跟他沒有很熟,甚至整個國中三年下來說不到幾句話,一般都是鳴人和對方拌嘴的。
多年不見,沒想到再見竟然是在鳴人的婚禮上,那個時候宇智波臉上帶著那種寵溺的笑容,直覺告訴他那只是假的、演出來的,總之,自己是絕對跟那種人合不起來的。

「呃、佐助他────」

「他該不會仗著宇智波公司打壓你吧?」

鳴人話還沒說完就被鹿丸突然壓低的口氣給打斷,朋友這麼多年,鹿丸用這麼語氣說話就表示他在生氣。

──嗚啊……鹿丸生氣起來很可怕的啊……

「喂!鳴人你怎麼不吭聲?那傢伙真的欺負你啊!」

「佐助他沒有欺負我、也對我不錯啦!啊、我出去叫服務生再拿一瓶酒來!」

鳴人立刻站了起來,飛也似的就衝出包廂,一夥人就這樣愣愣的看著人消失在門口──好個漩渦鳴人式的逃避問題。
既然當事人都說好了,就算再問下去也問不出個什麼八卦,所以當鳴人拿著酒瓶回來時,大家也很默契的不再說有關佐助的事情,繼續他們歡樂的慶生。

 

下午兩點,鳴人在餐廳門口送走他的老朋友們,殿後的雛田還時不時回頭望著他,讓鳴人也不斷跟她揮著手。本來還打算續攤的鳴人在一夥人身影散去後,無力的垂下手,是啊,今天並不是假日,大家也是趁著中午空閒特地出來幫自己慶生的,已經不是無憂無慮的學生了,各自有各自的事業要忙,體悟到這一點的鳴人稍稍感到有些落寞,不禁又想起那個應該還身在公司、忘記自己生日的男人。

──可惡!我到底在失望個什麼勁啦!

鳴人有些惱怒的想去踢地上被人亂丟的寶特瓶,但還是收起了這個念頭,有些無奈的把瓶子撿起來丟在公用垃圾桶裡。
時間還早,鳴人想著回家也沒事可幹,不如就按照原本的計畫好好享受他難得的休閒,他把手插進褲袋裡,轉身離開餐廳。
卻沒想到自己迎頭撞上一個胸膛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